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 第1080章 东宫比试

第1080章 东宫比试(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更新最快!

大殿中,聚着上百名贵族子弟,有男有女,正在玩投壶游戏。

别看这是个游戏,程序非常的讲究,不仅有司射的裁判指挥投壶礼,还有钟鼓司的乐工演奏。

上百名青年男女排成两队,依次投壶,朱芷薇也排在队伍中,她的目光不时地投向徐明武。

徐明武伸头瞧了一眼,发现这壶口直径二寸半,大约一根华子烟的长度,箭矢是竹木制成,长二十厘米。

根据司射官介绍,规则是投掷十支为一局,两人比试,根据投入瓶中箭数判断胜负。

既有胜负,就有彩头,女子相比的彩头基本是珠翠首饰,男子赌斗的话就实在些了,用黄金,大概几两,价值不高,主要是用来调节气氛。

徐明武没去凑热闹,他只套过大鹅,没玩过这东西,不敢献丑。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喝彩声,秦国公之子孙致远在五丈外十箭投中了八箭,引得大家鼓掌喝彩,许多少女眼中闪动着异彩,无比钦佩地望着他。

投壶的距离有三种,一丈、三丈和五丈,女子大多站在一仗外玩耍,男子们则在三丈,牛逼点的都选择五丈。

孙致远在五丈外十投八中,显然很牛逼,遥遥领先他的对手,也是目前为止的最高分。

有此殊荣,孙致远并没有洋洋得意之感,反而稳重的像个老家伙,转身给身后的昭阳公主朱芷薇让位。

徐明武看在眼里,附耳对朱大能道:“大能兄,这孙侯爷成家了吗?”

朱大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道:“老弟放心,孙侯爷二十三岁了,早在四年前就已成婚,如今他儿子都能翻跟头了!”

“哦,那真好”

徐明武顿时松了口气,压力骤减。

轮到昭阳公主时,只见她看向徐明武,玉手握着箭矢遥指道:“听闻徐少爷在军校的射击考核中射下一只麻雀,你过来,与我比试一番!”

被点名pk,徐明武连忙摆手,笑着道:“殿下说笑了,我那不过是运气而已,怎敢与殿下相比,在下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徐明武清楚,千万不能对一个争强好胜的女子比斗,特别在大庭广众之下。

你要是赢了,人家不开心,内心有怨气,大大增加了把妹的难度;若是自己输了,就更让人家瞧不起了。

所以不管输赢,受伤的永远是自己,认怂就得了,下次找个没人的地方捞回来便是!

而且,徐明武也是变相的向太子认怂。

朱芷薇犹豫了一下,没有对其纠缠不清,目视前方的投壶,扬起雪藕似的皓腕,素手投出锋芒,将箭向金壶投去,姿态柔美飘逸,极为动人。

徐明武含笑欣赏美人的娇姿,时而喝彩一声。

朱芷薇的技巧相当不错,站在两丈外投壶,十支箭投中了七支,四周一片鼓掌声,公主俏脸晕红,心情大好。

这时,朱经拿着十支箭走上来笑道:“徐老弟,来比划比划?”

显然,这位老哥没想放过徐明武,满脸的挑衅之色。

徐明武含笑微微摇头,表示不跟他玩。

朱经面色一沉,道:“春秋战国时,诸侯宴请宾客的礼仪之一就是请客人射箭,堂堂男子汉不会射箭,那是耻辱!”

“是啊,宴会请人射箭,客人怎么能推辞呢?这不是坏了几千年的规矩嘛!”有勋贵子弟插嘴道。

面对这条舔狗的挑衅,徐明武耸了耸肩,接过箭笑道:“那来一局吧,还请朱兄赐教!”

一味的避让,只会让对方更加嚣张,主动出击是王道!

“痛快!”

朱经也不废话,站在三丈线外,随手一箭向金壶投去,

“咚!”的一声,箭划出一道抛物线,精准了投进了壶中。

“彩!”

“小国姓爷真是厉害啊!”

围观众人纷纷交口称赞。

“这不算什么。”

朱经自得一笑,他自幼玩这东西,投箭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

“徐兄轮到你了。”

徐明武点点头,捏着箭体会一下手感,同样站在三丈线外,向向金壶投去。

“当!”的一声,箭矢击中了金壶口的边缘,弹了起来,落在地上。

周围响起一片惋惜之声,也有不屑的嘘声。

朱经嘴角微微上扬,脸上轻松,再次投出第二箭,又是一发命中,箭入壶口。

他抬了抬右手,示意道:“徐兄,又轮到你了。”

徐明武举起箭,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境慢慢冷静,周围的环境,对手的心理战,还有大美人的注视,让他倍感压力。

徐明武稳定一下心绪,目光紧紧盯着壶口,身体慢慢倾斜,举起的箭“嗖”的一声投了出去。

箭在金瓶边上弹了一下,最终还是落入了瓶中。

周围响起了一片鼓掌声,徐明武长长地松了口气,终于找到了自信。

朱经眉头一挑,斜睨了徐明武一眼,他稍微顿了顿,将手中三支箭连珠般的投出。

一连串清脆的击瓶声,朱经的三支箭全部投入瓶中!

周围立时一片惊叹,大声叫号,连太子朱和陛也是含笑抚掌,以示鼓励。

朱经的这一手,让徐明武心头一震,暗道这家伙可以啊,有两把刷子!

不过他显然不服气,被激起了斗志。

徐明武一连取来四支箭,同样连珠般的投出,箭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漂亮的抛物线,精准无比地投进了金瓶。

大厅里一片寂静,顿时掌声如雷,就连太子朱和陛和昭阳公主也忍不住鼓掌了,连发四箭全部命中,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孙致远自语道:“他能射下空中的麻雀,底子不浅。”

太子侧脸道:“二者联系很大吗?”

孙致远点点头,道:“所有子弹打出去都是有弧度的,仰射麻雀比直射靶子的弧度更大,更考验射手的预判和掌控度,投壶与之相比,小道尔!”

太子淡淡一笑,目光再度投降场中二人的对决。

朱经着实有些不服气,从来都是他在别人面前装逼的,今日竟被毛头小子抢了风头,这还了得?

“给我五支箭!”

朱经冲着四射官沉声道,他要一口气投完剩下的五箭,以完美姿态获胜!

司射双手捧上五支箭,场中所有人都站在两边,眼里充满了兴趣,准备见证奇迹发生。

五丈的距离相当于十七米,在十七米外瓶口只有八厘米的金瓶,光是辨别都有难度,稍微近视就没得玩了。

将一支箭投入如此细小的瓶口中,难度何其之大,比套大鹅还要难。

连发五箭全部投入瓶中,更是难上加难,这不仅是箭术的考验,更是一个人毅力和坚韧的巨大考验。

朱经接过五支箭,目视着远处的金瓶,像是在酝酿。

众人皆是神色严肃的注视着场内比赛,最后两箭,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

昭阳公主身后,一名红衣少女托着香腮笑道:“看小国姓爷胸有成竹的样子,平阳侯府的徐二公子可要输了!”

一旁,带着面纱的少女轻轻哼了一声:“不过是个不通文墨的粗鄙之人,输了不是很正常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