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恐怖片场 > 第022章 风起

第022章 风起(1 / 1)

三人商量好之后就开始各自的行动了,只是,林正那边由鹰眼负责,而丁昊这边由菜单负责,这样一来,钱仓一发现这件由自己一手拉起的计划居然没有自己什么事做,购买电子设备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不,虽然他们两人负责了这些事情,但我还是要去尝试接近林正与丁昊,这样才能够发现其中的玄机。”决定了之后,钱仓一询问同一办公室的人员,了解到了林正与丁昊所在的班级。

在这过程中,他也意识到了一点,这两人在新海高中已经是知名人物了。

“丁昊肯定是知名人物,无论是学习还是体育还是艺术还是身体条件还是相貌,他都可以称得上是非常优秀,几乎可以与全能划上等号。林正成为知名人物的时间就是最近两个月,而他成为学校知名人物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成绩比丁昊更好。”

以上就是赵原的原话,赵原是钱仓一所在办公室的负责人,也是钱仓一在新海高中遇到的除了他们三人自己之外的第一位老师。

“新海高中每年都有学生这么厉害吗?”钱仓一问了一个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怎么可能!”赵原摇了摇头,“虽然那些学生也很厉害,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不过与丁昊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就好像星星与月亮的区别。”

“那……林正呢?”钱仓一发现赵原对林正的看法似乎并不好。

“这……说实话,林正只有成绩能够抢丁昊的风头,但是成绩这一项,林正进步得太诡异了,就像横空出世一样,我以前教过他,他的成绩一般,也没有引人注目的品质,与普通的学生没有任何区别。”赵原自己也非常不理解,不过林正用两次考试来证明了自己,即使仍然还有人怀疑他是抄袭,也不会没有证据就去指责他了。

“谢谢。”钱仓一道完谢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他向田径场走去,下午的课还在一个小时之后,他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新海高中的田径场非常新,好像刚建成不久,棕红色的跑道与中间的绿色草坪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

“这个叫丁昊的学生,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在林正横空出现之前,他几乎是完美无缺,而现在,林正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将丁昊这块完美的玉给凿了一个大缺口,毕竟,对于一名学生来说,成绩才是最根本的评判标准。”钱仓一双手插在口袋中,随意的在跑道上走动。

眼前的风景,让钱仓一不禁回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许多人都有想过回到过去,不过很奇怪我却没有这种想法,任何时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钱仓一轻声说道,在他身旁没有一个人,他这句话完全是说给自己听的。

“可能是因为完全丧失兴趣的缘故吧,因为看了太多有深度的书籍,所以思考层面一直以人类作为整体来考虑,结果却陷入了困境当中,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有这种想法,哲学问题可真是让人头疼的东西。”不过,钱仓一没感叹多久,下课铃声就响起了。

“接下来是我的课。”钱仓一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在上课前三十秒,钱仓一拿着课本与备课本来到了教室,这时,大部分学生已经将这堂课的课本放在了桌面上。

“我们这堂课讲的内容是中世纪zheng教合一的国家,请大家翻开课本到78页。”钱仓一按了一下手中遥控器的按钮,他背后的显示屏上就出现了这期课的教学内容,“和大家想的一样,这一节内容的考点不多,可能只有8分左右,而且并不一定会出,所以大家记住几个关键点就好了。”

从学生过来的钱仓一当然明白讲台下的学生真正需要什么,再加上他并不是真正的敖康成,这些话即使说出来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

“无非就是本质,缺点以及现存的一些伪zheng教合一的国家等等,很容易理解,好了,开始上课。”此时显示屏上仍然显示的是这一节课的封面,几个大字工工整整的躺在屏幕正中心。

因为权重并不高的缘故,所以钱仓一的这堂课并没有多少学生认真听,他认真数了下,四十多人可能超过二十五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剩下的人发呆的发呆,睡觉的睡觉,此时此刻,他终于深刻体会了一把自己读书时,老师上课的感觉。

不过钱仓一也没有为难这些学生,当然,他可以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不过,却没有必要。

“因此,在这种制度下,宗教必将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而人们对宗教原始精神实质的认识也将偏离,最终整个社会的势必会走向分崩离析,那么,zheng教合一的国家存在有它的现实意义吗?当然有,否则上述所说的国家也不可能存在,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显然,它已经不满足人们的精神和物质需求,因此……”说到这里的时候,钱仓一发现台下一名女生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而且脸上时不时出现羞红的表情。

“国家的制度一定会发生改变,除非有外力强迫国家维持这一政治形态……”钱仓一走到了那名女学生身旁,而这名女学生还没有发现钱仓一,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老……老老老师!”在同桌的提醒下,这名叫李娜的女学生终于发现了钱仓一,然而,当她想将桌上的信纸收起来的时候,信纸已经被钱仓一拿了起来。

“这是什么?”钱仓一有些好奇,迅速将手中的信纸扫了一遍,看完之后,他的脸沉了下来,“你……和我出来一下。”说完,钱仓一就走出了教室。

此时,李娜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既害怕又恐惧,可是又不敢不听钱仓一的话,在这种状态下,她的脑袋浑浑噩噩,即使已经走到了钱仓一面前,也没有发现,而是继续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