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死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死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恐怖广播更新最快!

和尚依旧念诵着经文,面色不变,仿佛已经超然物外,什么都没察觉到,或者说,他的精气神,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地方,

比如,

这幅画里。

苏白笑了笑,这时候笑,实在是有点没心没肺的了,不过他知道和尚不会在意,之前自己一路走来,嘉措,胖子,也都没给自己脸色看,因为他们不会介意这种事情;

一方面这本就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凭借自己的本事,能吃多少是多少,至于事后怎么样,都懒得白费力气和你去生气做表面功夫;

另一方面则是现在主线任务2进行得这么艰难,多一个苏白不多,少一个苏白不少,也都看开了。

是的,他们已经看开了,因为越是往里走,他们越是感到一种无力和绝望。

于大殿之中,嘉措一个人硬拼一个金甲力士,将其击毙,但是自己也走不下去了;

茅草屋的前院中,胖子似乎是再次引动了天雷,斩杀了拦路僵尸,但是这次反噬的力量更可怕,他自己更是被钉在了岩壁上。

这其实,已经算是一种尽人事听天命了。

嘉措双腿被一根长枪刺穿,独臂也被废了,已然是奄奄一息,胖子不得不依靠龟息功来苟延残喘着,和尚如今这个局面,

确实距离团灭,不远了;

以苏白一个人的能力,如果是对决一个敌人,兴许还有转圜和机会,但是这次面对的,是一个让人很无力很绝望的局面,甚至到现在连自己所面对的真正敌人是谁,那之前的一切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

自从上山以来,苏白的内心之中就感到很是压抑,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出来的感觉,仿佛是自己在主动羊入虎口。

画中的老翁自己见过,那个老翁脚下的童子,就是那个小家伙,这一点,苏白可以确定。

但是,他们在画里,苏白总不能提着一幅画出去,把这一幅画送到妖穴,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然和尚也不用在这里“割肉喂鹰”了。

和尚还在努力,苏白看得出来;

他也就在门边蹲坐了下来,左看看右看看,到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和尚后背位置。

那几头鹰明显开始吃得越来越慢了,甚至吃得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割肉喂鹰,是佛门的典故,体现出一种大慈悲,但是大慈悲之中也有着大险恶,以肉喂鹰,佛舍弃的是肉,一同带去的,还有因果。

老鹰吃下去的是肉,吞下去的,是因果。

苏白对佛门道理不是很明白,但是他清楚一件事,以和尚的处事方式,绝不会做出这种纯粹割肉喂鹰图虚名的事情来,这里就自己一个观众,他做了给谁看?

果不其然,也就没多会儿,画像开始震颤起来,画面中的人物,开始变得愈发的惟妙惟肖;

少顷,老翁从里面伸出手,送到了和尚面前,对着和尚翻了翻掌心和掌背;

和尚看了看,又闭上眼,摇了摇头;

随即,手掌缩回了画像之中,画像之中的老翁,一只手牵着婴儿一只手拄着拐杖,行走在山水之间,自得其乐;

如果是之前,苏白还真觉得这个老翁是一个道家真人,但是一路走来所见所看,这个老翁,绝不是自己原本所想的那么简单。

和尚喟然长叹,身体一晃,摔倒在了地上。

苏白咳嗽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和尚的脸,

“和尚,和尚?”

和尚微微睁开眼,“完了,都完了。”

“别那么悲观嘛,一切都好商量。”

和尚摇了摇头,眼耳口鼻开始溢出鲜血,并且是金色的鲜血,这是和尚的本命血。

“接下来该怎么做?”苏白问道。

“什么也做不了了,他不是道家的人,也不是佛家的人,他是一个鹊巢鸠占的魔。”和尚慢吞吞地说着,“一个鹊巢鸠占,却想着偷窃正果的魔。”

魔?

鹊巢鸠占的魔?

那个魔,还给了自己一枚绵延丹?

和尚鼻息尚存,但是出气比进气多了,显然是处于生命透支的状态。

苏白站起身,走到了画像前。

自己以及之前的胖子三人,目的,也就是这幅画而已。

现在看见画了,却不知道该怎么把那个任务要求的孩子给弄出来,真的只是距离成功就隔了一层纸,但是这一层纸,却像是隔了海角天涯。

画面一颤,出现了一道波纹,一只苍老却白皙的手伸出来,放在了苏白面前:

“你,选择,和我一起进入画中来么?

在画中,得永生。”

声音很苍老,但是苏白能够确定,是那个老翁的声音,只是此时老翁的声音,比第一次在河上渔船中见面时,显得低沉了许多,而且不带那种温润祥和,有的是一种,冰冷的质感。

“甭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隐婚是门技术活 银河称霸指南 我的23岁美女房东(异能狂徒在校园) 史上最强导演 英雄联盟之最强重生 重生之金融大亨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