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通天鬼眼 > 第453章 电梯内的小孩

第453章 电梯内的小孩(1 / 1)

胡瑜听后一愣,“我可没有看出你受阴魂的骚扰啊!”

张佩茹长叹口气道:“听说过红棂屋吗?”

“当然,在柯岩!”胡瑜点头表示肯定:“红棂屋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知道的,我以前结过婚,很短,他就去了,尽管我感觉很幸福。”张佩茹的话语中有几分热切地怀念,“我用了整整五年时间才恢复过来,现在,我又找了一个,是个做搞科研的,基因分析,每天给我看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基因图解析图。”

胡瑜笑起来:“如此看来,小佩姐的生活还是很有趣的,冒昧问一句,你再婚多久啦?我一点都不知道啊!”

张佩茹笑道:“还不足一百天呢!”

“那你不是还在新婚燕尔,就这么跑出来,姐夫不会不高兴?”胡瑜有点讶异,“正常的男人都会不爽的吧?”

“不爽的是我!”张佩茹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胡瑜注意到张佩茹是个不太愿意将自己情绪表现给外人看的人。

“能说说吗?看在我叫你姐的份儿上。”胡瑜朝张佩茹笑了笑:“如果能让我知道的话,也许能帮你参谋参谋。”

张佩茹再度叹气道:“我们的相识很浪漫,在去年的平安夜,彼此都是单身,当时在人民广场有商家派发礼物,我兴致一来,也去抢,我抢到了一瓶干红,而他抢到了个红酒的开瓶器,那天挺冷的,还飘着雪花,但我就是想喝酒,跑上前找他借开瓶器,他笑了笑,就递给我,并说,送你了,圣诞礼物!”

“就这样?”胡瑜挑眉问道:“你们一起喝酒?”

“嗯,是的,就这样,我们一起喝酒,结果他喝一点就歪歪倒倒,然后说,他得赶紧打包一个烤甜薯给儿子带去,儿子还在家巴巴等着他带烤甜薯。”张佩茹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然后呢?”

“然后?”张佩茹歪过头看了胡瑜一眼,继续说道:“然后,我就打了个车,把他送回家,当然,在他家楼下买了两个烤甜薯带上去。他的儿子来开的门,一个长得干干净净的小男孩,看到父亲喝醉了,把他父亲扶到沙发上躺下,接着就赶忙去拿了毛巾给父亲擦脸,动作很麻利也很迅速,看得出,他经常做这些事情。”

“他家,并不乱,相反,收拾得很有条理,跟他的儿子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他儿子两岁时,他父母就离婚了,儿子很早就学会了做饭收拾屋子等事情。”张佩茹摇摇头道:“我也分不清楚是他儿子吸引了我,还是我觉得这个一喝醉就狂睡的男人很可靠,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那么你说阴魂不散是怎么回事?”胡瑜觉得很奇怪。

张佩茹道:“我们办了酒,他工作调动,从上海到西安去,而正巧因为一些其他事情,干脆年假婚假探亲假全部请了,有五个多月的时间,还有调休加班的时间算上,我们渡蜜月还有到乡下生活段日子,让我感到这样的生活很惬意。”

说到这里,张佩茹的声音突然转为低沉:“但我没想到,我们一到柯岩住进他乡下老房子,事情就开始不对劲了,那时我才知道,他的妻子并没有和他离婚,而是因病去世了!”

“那他为什么要瞒你?”胡瑜有些不解,“因病去世,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张佩茹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问他,他也不说,而且他本来就属于话少的那一类,有时跟他说一件事,我会觉得很火大。”张佩茹自嘲地笑道:“三十好几了,我还是没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够悲哀的!”

“不,小佩姐,我想你们俩之间只是缺少了解,并不是你不会控制情绪吧,再说夫妻之间虽然不会什么细节都说清楚,但总是家在努力,至少我爷爷就是这么教我的。”胡瑜放松地伸长了腿,右脚架在左脚上,这显得他的腿更长了。

张佩茹轻轻地摇了摇头,忧郁地低下头:“我们没有在他原先的卧室睡,换了一间靠东的房间,但是,我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他原先卧室的床靠的背后,有一张符,白纸黑色的符,四个床脚也贴了!”

听到这个话,胡瑜坐直了身体,“你看清楚什么样的符了吗?”

张佩茹将手机递了过来,胡瑜一看:“镇邪符!你们在柯岩的房子居然有这种东西?”胡瑜惊愕的问话让张佩茹更是心情低落,“我婆婆就象二三十年代走出来的旧妇女,不笑,也不说话,第天只是那双眼睛盯着我们,家里面,说不出的阴沉。半夜的时候,我甚至能听到女人的脚步声,细细轻轻,却无处不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了。”

偏过头又对胡瑜说道:“我定了8月26号回程票,可能在兴市的一个朋友那边过一夜,8月27号才回到柯岩老家,你到时,有没有空呢?你知道我们张家一直很敏感,所以这件事,我不希望有别人知道。”

胡瑜缓缓搭下眼皮,他去柯岩的事情,已经很多人知道,所以,瞒不过别人,因此这件事情,只能放到台面上,遂将自己原有的安排细细说了一遍,张佩茹听完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样吧,你作为我娘家的小舅子,也来看看我住的地方,给我壮壮胆,如何?”

“若是以这样的身份去,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我们可是一群人,小佩姐你能应付得了我们吗?”胡瑜的话中带了点调侃之意,“我记得你以前总是系不好鞋带呢!”

张佩茹脸红了,“不知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啊?”

胡瑜刚想说什么,电梯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短发的小女孩,脸圆圆的,很可爱,手中抱着一只泰迪熊,她微低着头,眼睛却向上翻着,目光象邪恶的蛇,锁定了目标,只待对手疏于防范,就会来个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