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通天鬼眼 > 第357章 乱世尸王

第357章 乱世尸王(1 / 1)

王老爷子望着他俩说道:“我这辈子,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得多了,我从没见过江中出现那样的漩涡,那是一种怎么说呢,要把人整个漩进去的,非常大的一个漩涡,你看不到底,但那个漩涡就这样慢慢的越转直近,关键是,根本听不见旋转的声音,但是就朝你转过来了!”

王老爷子的眼睛,睁得很大,他的脸很瘦,突出了那对瞪得极大的眼睛,似乎看着你,又似乎透过你在看着什么未知的东西。

望着这样古怪的王老爷子,许欣打了个寒颤,“后来漩涡怎么样?”

王老爷子眼睛望向天花板,“我记得从那漩涡中突然升腾起黄黑色的风卷,那风力不是一般的大,拿刺刀的士兵,忽啦一下被卷走了,我们站在岸上的人只听到一声声惨叫,那东洋头头,下令我们岸上的青壮年把那些东洋兵救出来,把我们一个个推到水里,我也被推进去了!”

许欣颤着声问道:“那救上来了吗?”此时的他心似乎被揪住了,紧张得喘不过气。

“那漩涡看不见底,不知道有多深,还有股很难闻的臭味,是一种腐烂了很久的东西散发出来的气味,我差点没被臭晕过去。不知道咋的,我摸到了一只脚,就赶紧把他往岸边拉,没想到那水下突然来了一股吸力,不但人没救上来,我还被拉了下去,我死命蹬着,那时也没想着要放掉手中的人。”

“就这样,我蹬着挣扎着,冰凉的水往我口鼻里直灌,不知道是谁伸了根竹竿给我,顺着竹竿,把我救上岸,我感觉自己浑身冰凉,不停地打哆嗦,这才发现,那江水比我们平时下水时冷了好几倍,就好象在暑天里被井水从头浇到脚那样,身上的热度是一点都没有了。”

“我这才转身去看拉上来的那个人,那人穿着什么的都是完好的,就是从他露在衣服外的脸,还有手,都白得不象样,按现在的话说,就象是被漂白剂漂过那样,他嘴巴张着的,手象是要抓什么东西全部张开,肚子很鼓,眼珠什么的也是突出来的。脸上带着惊骇的表情,刚才还凶神恶煞的,现在就这么冷冰冰躺在地上,我这么一看,估计他也就二十刚出头,唉,做恶事,总是会被鬼收了去!”

“两个东洋兵头头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被抓进去十几个兵丁,只有这一个被我扯了上来,而那黄黑色的旋风还在江上转来转去,象龙抬头一样,在场的老辈子们全部跪下来磕头,说是龙王爷显灵了!”

许欣一脸的纠结,“龙王爷?龙卷风?也差不多,都姓龙!”

后脑勺立马挨了胡瑜一记,“给我闭嘴!”

许欣立马缄口不言,他感觉到了胡瑜对桃花江异状的重视。

只听胡瑜低声问道:“其他的士兵都没见踪影?”

王老爷子叹息道:“那样的情况,我们下去的人能活着上来就不错了,你是没见到那个漩涡之大,生平仅见啊!”

“那后来又怎么样了呢?”胡瑜还想知道更多具体的情况,“你有见到什么东西浮上来吗?”

王老爷子端着茶杯的手一颤,浑浊的眼珠盯着胡瑜转了转,说道:“有!”

胡瑜忙问道:“是什么东西?”

“江水里那个大大的漩涡,突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方方的,鲜红色的东西冒出了头,然后越升越高,最后就是整个立在漩涡上,我们这些人看得很清楚,那是一口红漆棺材,看上去非常新,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漆,从江里升起来,就象刚刚漆好放下去那样,我们都看得心里头发慌,头皮都是麻的。”

“还以为那口红棺会上岸,但是那棺材就是这么闪了闪,很快又沉下去了。”

“又沉下去了?”胡瑜心中略带几分惊疑,不经意间,语气中也带了几分疑问的意思。

“是,又沉下去了,沉下去的时候很慢很慢,象有人象有人轻轻托着那口棺材,生怕惊动了棺材里睡着的人似的,我们这些人都看傻了,每个人都吓得要死,但是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把眼睛从那棺材上移开!现在想想,那口棺材上的王字,恐怕就是个诅咒!那棺材非常邪门。”

“两个东洋兵头头吓得腿软了,棺材沉入水面后,漩涡就小了,很快江面平静,老辈子们都说这是尸王在警告众人,不要打扰了他的清静,东洋兵头头们都灰溜溜地走了,但是扬言会血洗安昌镇。”

许欣咬牙恨道:“真是岂有此理!”

“我那会子,也不知道咋的,认定了尸王一定会保佑这里的不受灾,说来也怪,好几天,东洋兵都没出现,我们过桥什么的也不需要朝鬼子鞠躬了,大家又恢复到那时候的样子,但我们都觉得这桃花江里肯定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大家都不提,也不敢提啊!”

“后面就太平了吗?”胡瑜觉得这样就抹平一件事,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王老爷子叹道:“哪儿能呐?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如果是这么简单,我们也就不知道那是尸王!”王老爷子心有余悸地说道:“那时只盼着鬼子不要来,不要来,来了准遭殃,可是你越是害怕,就越来得快,不到十天,鬼子就来了,还推来了大炮!”

胡瑜吓了一跳:“有大炮?”

“可不是吗?他们把大炮推到山那边直接向桃花江的最中心位置开炮,一炮打下去,水花溅得老高老高,我们这些人躲到镇那边的祠堂里,不敢出来,只是感觉地面在颤抖。”

“听到连续三声炮响,岸边的房子被火点着了,也没人敢去救火,我们想着可能安昌就这么完了,没想到那江中的水突然窜起几十丈高,象条水龙一样直扑那山头!胆大的几个还跑出去看,远远能看到那具大红色的棺材在江面上象陀螺似的不停地翻转,而那水龙就是从棺材顶上飞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