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这个才子不风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这个才子不风流(1 / 1)

江南的烟雨迷蒙,在梅雨季节,天空很少有完全的晴空万里,哪怕是晴天,也有一缕缕白云在上空时常飘过,相隔片刻会再有阳光照耀下来,烘烤大地。

但一到了夜晚,先是淅淅沥沥飘起雨丝,十分轻柔,然后到深夜便是雨打芭蕉、玉珠落盘,不停歇地下起来雨,在这里生活,夜间听雨已经成为每个江南人都要习惯的事。

润州城,端午来临之际。

湘云馆推出的戏剧《牡丹亭》第一场和第二场先后演出,再次引发了润州士子和大家闺秀们热议。

在古代娱乐项目匮乏的时代,勾栏瓦肆还没有普及,街头卖艺也只是杂耍居多,像这种动员如此多的清倌人、伶人、其它配角等,一起上演新颖的舞台戏曲,的确给润州百姓一种视觉的冲击感。

由于润州城毗邻长江,与扬州隔岸相望,城外东北角有金陵渡,乃是通商口岸,所有渡江西上,或是出海,都要从这个渡口登船,因此润州的物产丰富,经济发达,自从江淮之地被后周夺取之后,润州便成为了江南唐国经济前三的城市,一直到亡国为止。

润州城百姓相对其它州府人,还是要富裕一些,即便比不过金陵城百姓,却也差不了太多,但是跟金陵人想必,润州百姓心中却一直有着些自卑,毕竟不是京城人,富而不贵。如今他们外出行商者,进入了金陵后却涌起些自豪,因为润州有了全新的舞台戏剧,这方面领先了金陵,也算一种可以吹嘘的谈资。

最近一些润州商人去往金陵、常州等地,大多会被当地朋友问起苏以轩的词作,以及西厢记舞台剧的事。若是在某个场合无人问起时,他们也会在茶前饭后,主动提及,增加一些自豪感,仿佛能抬高作为润州商贾的身份一般。

毫无疑问,除了苏才子名声远播之外,柳墨浓的人气也是在润州内外传开了,人气稳压润州其它三大花旦,甚至连金陵的花旦们,都感觉到压力,万一金陵城内也兴起这种戏剧,她们也会面露此等问题了。

湘云馆,桑妈妈笑呵呵走到柳墨浓独居的院落阁楼上,例行过来探望,寒暄问暖,极其热情。

“呦,墨浓,今日你可出风头了,城内几位侯爷爵位的权贵,到咱们湘云馆宴请吃酒,都花了重金请你出场,听你现场唱上一曲牡丹亭里的曲词,赞不绝口。现在你的出场费,可比以前翻了十倍不止了。”

柳墨浓这些日子除了唱戏排戏,就是应酬润州权贵、达官乡绅,感到身心疲惫,尽管风光无比,赚钱变得容易,但是应酬实在太多,每次强颜欢笑,心中却愈发寂寞。

她一边对着铜镜卸妆,一边说道:“桑妈妈,我有些累了,接下来两日,不要再为我接宴席应酬了。”

桑妈妈有些惊诧道:“哦,傻丫头,大把银子你不想赚啊?”

柳墨浓轻叹:“状态不好,累人,也累心。”

桑妈妈摇头道:“你累什么,陪着饮点酒,抚琴唱曲,说说话,活跃一下场合,还有比这么舒服赚钱的门道吗?全润州城内的清倌人,现在最羡慕嫉妒恨的人,就是你了,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她们羡慕嫉妒我有这么好运气吧,跟苏公子相识!”柳墨浓提到苏公子,疲惫的脸色,才打起几分精神,或许能让她这样牵肠挂肚、改变情绪的人,暂时也只有苏宸了。

接触越久,柳墨浓越是喜欢上苏宸那个性格,随遇而安,彬彬有礼,对生活充满乐观心态,有才华,知情趣,一点也不像其它读书人那样呆板,陪在他身边,不论是看他作诗词,写话本,还是研究奇奇怪怪的格物,都十分惬意有趣。

桑妈妈如今也听说苏宸就是苏以轩了,笑的说道:“外面都传言,那位苏郎中,就是苏以轩公子,此事当真吧?”

柳墨浓知道现在苏宸的身份被人公布出来,全城皆知,无法回避了,微微点头,此时再向桑妈妈隐瞒,完全没有必要了。

“你倒是挺能瞒的,一直没有跟妈妈讲!”桑妈妈埋怨了一句,又有些后知后觉道:“难怪他当日跟你走的那么近乎,三番五次被你单独在房间接纳,你们鬼鬼祟祟的,没少卿卿我我吧?还算他有良心,占了你一些便宜,却没有真的破了你的身子,还给你量身打造这么好的戏曲,让你一下子人气翻身了。”

“桑妈妈,不要乱说,谁跟他卿卿我我,让他占便宜了?”柳墨浓有些羞涩,脸颊微红,反驳着桑妈妈的话。

“孤男寡女,你们共处一室,经常瞒着我在房间饮酒作乐,面对你这样的美人,他能一点不动色?除非他有毛病,否则,我才不信他没动手动脚、摸腰摸腿的!放心吧,我也不会怪他轻薄于你,毕竟这苏以轩才名太盛了,诗词首首佳作,戏曲又做的这样好,你跟他保持亲近关系,只会让你名声大噪,只要不怕身,我就权当不知道了。”桑妈妈此时倒是大放弃了,不再像先前防贼一般放着苏宸了。

“哎呀,真没有,苏公子是真人君子,从不轻浮薄礼,跟那些风流才子可不一样。”柳墨浓极力为苏宸辩解,不想有人辱了他的清誉名声。

“真如此吗?会不会是你不让人碰啊?还是他喜欢动真格的?这样吧,你邀请苏宸过来咱湘云馆常来走动,酒水和菜肴一律免费,只要他出入一下,就能给咱们这地方贴金了,如果苏宸想要留宿,也可以让馆内其它上等处子怜人陪寝,睡金全免,包他满意。”

柳墨浓闻言,笑容收敛,脸色变得不好看了,冷漠下来道:“不行,除了我,湘云馆其它人,谁也不能接近他!”

她态度坚决,直接回怼桑妈妈,不让她想这些馊主意了,除了自己,才不让那些清倌人染指苏宸呢。

桑妈妈直接愣住了,想不到柳墨浓反应这么大,心中涌起了一个惊人念头:这柳墨浓该不会真喜欢上苏宸了吧?

热门推荐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 这医生太懂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