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六百九十七章:破城之战【中】

第六百九十七章:破城之战【中】(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修仙从沙漠开始更新最快!

冰涛城。

有着【万鬼噬魂阵】的掩盖,哪怕是多次杀入城中查探的聂玉霜,也未曾发现,在冰涛城的地下数百丈深处,竟然建立了九个灌满鲜血的血池。

这九个血池,每一个都有数十丈宽广,里面灌满着冰涛城数万修士和数百万凡人的鲜血。

血池通体使用一种血红如玉的玉石彻成,上面刻画着无数暗金色的符文,而每个血池中心处,都立着一杆高大的血幡,血幡上面煞光吞吐,其上隐隐可见一头狰狞凶恶的恶鬼身影浮现。

当冥骨老魔在地面上捏碎手中的骨符之时,地下一个血池旁边正在闭目打坐的血袍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眼。

“才过去这么点时间就撑不住了么?冥骨这老家伙还真是废物啊!”

血袍老者双眉一抖,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的低声骂咧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望着血池当中那杆血幡沉吟了起来。

“也罢,既然这次拿了那么多好处,如果不出一些血的话,上人那边也不好交代,毕竟以后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们帮忙才能做到!”

他口中喃喃自语着,忽然大手一招,身前血池中的那杆血幡便一下飞出落到了他手中。

然后他一手抓着血幡,一手握拳对着自己胸膛重重一擂,“哇”的张口喷出了一大团精血落到了血幡上面。

顿时间,那血幡上面若隐若现的恶鬼身影,一下便显露出了真实面貌。

那恶鬼显出真形后,血盆大口一张,便将血袍老者喷出的精血一口吞了下去。

吞下这一团精血后,恶鬼似乎还犹自不满足,一双猩红的鬼目继续看着血袍老者,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血袍老者见此,脸色顿时一沉,眼神冰冷的看着那恶鬼呵斥道:“孽障休得放肆,还不快快出来为我所用!”

恶鬼被他这样呵斥,鬼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恼怒之色,它恶狠狠的瞪着血袍老者,一副择人而噬的凶狠模样。

血袍老者却是一点都不惧它,反而一副发怒的神色大叫道:“好孽障,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老祖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血袍老者便手结法印,口中念念有词的施展起了某种秘法。

而随着血袍老者口中咒语的念动,那血幡上面的血煞魔光开始急速收缩着向幡内回涌。

这使得那立身于幡面内的恶鬼,好像遭受了什么极致酷刑折磨一样,面孔扭曲的张大嘴巴发出了无声惨嚎,原本凶狠狰狞的眼神,此刻只剩下畏惧与哀求之色。

血袍老者见此,心中得意,口中咒语却是一点都不曾停下。

他必须得给这恶鬼器灵一些深刻教训才行,否则此獠定然难长教训,日后说不得还会在他面前放肆。

这样一直等到那恶鬼被折磨得连形体都难维持之时,他才停下咒语,然后冷冷看着那恶鬼,也不言语。

恶鬼得了教训,这下也不用血袍老者再做吩咐,稍作恢复过后,便猛的自旗幡内一跃而出,径直落入了那方血池当中。

这一下,顿时如岩浆入水,满池鲜血都因为恶鬼的落入而沸腾翻涌了起来。

肉眼可见的,池中血水的水位在这种沸腾翻涌当中飞速下降,鲜红的血水,颜色也同样飞速变淡。

不多时,原本满溢的血水,便只剩下半池清水了。

而在清澈见底的池水之中,一头身高七丈的血发恶鬼,已经完全凝聚成形。

血袍老者见此,忽然将手中的血幡往前一扔,此物便化作一道血光没入了那血发恶鬼的体内。

然后他看着因为血幡入体而气息大涨的血发恶鬼,沉声下令道:“去吧,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吼!

血发恶鬼口中发出一声低吼,回首张开一双猩红鬼目看了血袍老者一眼,然后身体迅速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了这处地下空间当中。

片刻后,另外一处血池的上空,血发恶鬼身影凭空出现。

它看了一眼血池之中立着的另外一杆血幡,直接一声嚎叫拔出血幡用力一抖。

顿时间,这杆血幡内同样跳出一头恶鬼虚影来,然后借助血池的力量重塑了鬼躯,同样变成了一头身高七丈的血发恶鬼。

这时候,第一头血发恶鬼也学着血发老祖一样,将手血幡狠狠一扔,令其同样融入了那头新生的血发恶鬼体内。

之后两头血发恶鬼各自嘶吼着交流了几句,便分头奔赴了城中剩下的七座血池。

大约过去半个时辰后,九头外形几乎相同的血发恶鬼便突然出现在了城中战场上,对城内作战的修士发起了突袭。

这些血发恶鬼出现的极其突然,事先并未有任何征兆显露,再加上它们实力强大,手段诡异,每个都有着接近元婴中期修士的实力。

以至于它们一出现在战场上,马上就有数个元婴修士因为它们的插手而受伤,甚至有人当场陨落!

彼时周阳正在帮助徐天霖对付一个有着元婴后期修为的尸魔道修士。

这个尸魔道修士不但自身有着元婴七层修为,还祭炼了一具实力堪比元婴后期修士的【金甲尸王】,实力极其强大。

徐天霖虽然修行了一门克制魔道神通的【清灵玄光】大神通,却也只能勉强与之打成平手。

等到【九幽白骨阵】发动后,两头白骨魔王杀过来相助那尸魔道修士,徐天霖就反倒落入了下风。

而周阳在解救了北庭洲修士吕弘义后,所处之地离徐天霖所在的战场正好最近,他便顺道过来帮忙了。

没想到他刚帮助徐天霖炼化了两头白骨魔王,准备趁势连那个尸魔道修士也一同收拾,两头血发恶鬼便忽然出现在战场上,对他和徐天霖同时发起了偷袭。

当时情况颇为凶险,血发恶鬼出现的突然,又有那暗中操控【万鬼噬魂阵】的马婆婆趁机以阵法之力蒙蔽压制周阳等人感知,使得他和徐天霖这样神识强大的修士,都没能事先察觉到危险靠近。

等到他们发现不妙之时,血发恶鬼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数丈之外。

数丈的距离,对于元婴期修士而言,几乎可以说是脸贴脸了。

周阳还好身上穿着【辟邪宝衣】,当血发恶鬼那锋利的鬼爪向着他后心抓来之时,宝衣上面那些金色咒文受到邪恶气息刺激,自动飞出释放出耀目金光护住了他。

血发恶鬼也没想到自己选择的目标竟然会如此扎手,它伸出去的鬼爪被那金光一照,顿时就如冰雪遇骄阳一般,大半只手臂都直接被烧毁净化成了一阵红烟,连同它本身鬼躯都“滋滋”的迅速糜烂了起来。

这一下可是将它吓得半死,一声嚎叫过后,如避蛇蝎一般连忙身化一道血光遁逃离开,直到遁出数千丈后才重新现出身形来。

然后它身上血光涌现,通过调动体内那杆血幡的力量才将那只失去的鬼爪和身上那些糜烂伤口所修复。

做完这一切后,它才满眼恐惧和怨恨的望了周阳一眼,竟是直接化作一道血光离开了这片战场,转而向着城中其它战场杀了过去,不战而逃了!

再说徐天霖,徐天霖虽然不像周阳一样有着【辟邪宝衣】这样的宝物护身,可是他毕竟修为高绝,却是要比周阳先一步发现偷袭自己的血发恶鬼行踪。

因此在那血发恶鬼准备袭杀他的时候,他反而先一步催动【清灵玄光】神通将之逼迫出来,然后挥手便是一道青色的“乙木神雷”轰在了血发恶鬼身上。

“乙木神雷”固然不是什么高深秘法,可在徐天霖这位元婴八层修士手中使出来,威能与在金丹期修士手中使出来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那血发恶鬼吃他一记雷法,当时便被轰的身体裂开,全靠体内那杆血幡提供力量恢复才未直接崩碎,而后也再不敢对他出手,反学偷袭周阳的那头血发恶鬼一样,前往了其它战场。

可这两头血发恶鬼也不是什么用都没有,至少被它们这一打岔,让那个尸魔道魔修得到了一个缓冲之机,趁机将刚被周阳用【火龙罩】困住的【金甲尸王】给解救了出来。

这具【金甲尸王】乃是此魔修当做本命法器一般祭炼了一千多年的本命魔尸,单论神通比之周阳此前炼化掉的【玄甲天尸】还要强上一筹,其千锤百炼的尸王之躯已经具备了一些“不灭之躯”威能,即使受损也能很快通过吸收魔修法力或者阴煞魔气恢复。

在已经变成魔域的冰涛城内,除非周阳能够像此前炼化那具【玄甲天尸】一样,将之困在一处以【乾阳真火】不停炼化,否则几乎没可能击杀此獠。

周阳刚才好不容易趁势祭出【火龙罩】将之困住,正准备趁徐天霖拖住那魔修的机会将之炼化,结果被两头血发恶鬼这一打岔,却是让这个机会给溜走了。

此时两头肇事恶鬼逃离战场,魔修救回自己的本命魔尸,二人此前一番辛苦,却是全部付诸流水,这让二人神色都很是难看。

“周道友,刚才那两头血发恶鬼,定然就是血魔道的手段,这些魔修隐藏的手段一旦发动,肯定不止于此,你不妨先去其他道友那里支援,这里就交给徐某好了。”

徐天霖脸色难看的望了一眼两头血发恶鬼逃跑方向,一转头,暗中对周阳传音说出了自身建议。

他却是看得清楚,哪怕周阳现在继续留在这里帮他,合二人之力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击败斩杀对面的尸魔道魔修。

而因为血色恶鬼的出现,其他杀入城中的修士恐怕会有危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大佬 妖孽奶爸在都市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十万亿重炼体的神魔 传奇1997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我有无数技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