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辈不讲武德!【八千字章节】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辈不讲武德!【八千字章节】(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修仙从沙漠开始更新最快!

为【东莱真人】在周家立庙受香,是周阳当初承诺过的事情。

他一向是言出必践,既然答应承诺了这件事,就不可能反悔不做。

在“灵寰界”,虽然各门各派和各个家族,都会设立祖师堂和家族祠堂让后辈修士祭拜逝去的先辈,但是这种祭拜只是一种礼仪,没有什么其他含义。

并且无论是祖师堂,还是家族祠堂,都只能自己门派和家族的人进入其中祭拜,不能让外人进入其中。

周阳现在说要为一个活着的前辈修士立庙受香,这件事听在周通玄等人耳中,的确很是稀奇。

不过他们稀奇归稀奇,在乎的点反而不在这里,而是在于周阳说拜了一位厉害前辈为师。

身为周家高层,周通玄等人当然知道,自家这位老祖一直都是独自修行的,从未听说其拜过谁人为师。

现在突然说拜了一个厉害前辈为师,这件事真是让他们又惊又喜。

能够让已经是元婴期修为的周阳都说厉害,拜之为师,那人即使不是传说中的渡劫期真仙,也定然是一位元婴后期大神通修士吧!

这样一位大神通修士收周阳为徒,便等于周家也和这样一位强者建立了关系,明白了这一点后,周通玄等人如何能不惊喜。

只见身为族长的周通玄眼中喜色一闪,当即便恭敬向着周阳行了一礼问道:“孙儿斗胆,敢问老祖宗所拜那位师尊的尊号是什么?不知那位前辈对于庙宇的规格有何要求?庙宇名称可有特别要求?庙内供奉神像还是神牌?”

周阳对此当然早有预案,闻言后马上就说道:“他老人家尊号【东莱真君】,庙宇规格倒是没什么要求,不要太寒碜就行,庙宇名称就叫做【东莱真君庙】好了,至于庙内供奉的神像,老祖我早就准备好了,你们到时候按照老祖我给你们的神像,多临摹雕刻一些安放到各处庙宇就行了。”

什么!

周通玄等人面色微微一变,都是有些惊愕至极的看着周阳,被他这番话透露出来的消息给惊住了。

“真君”二字尊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用的。

虽说“灵寰界”现在已经把元婴期修士也加上了“真人”二字尊称,可是这“真君”二字尊称,却是连许多渡劫期真仙都不敢享用的。

遍数整个“灵寰界”,现在也就极西之地修仙界的大光明仙宫修士,会把他们创派祖师尊称为“光明真君”,但那也只是他们自己内部这样说罢了,外界没有几个修士会承认的。

这种情况下,周阳竟然敢把自己拜的师尊加上“真君”尊号,周通玄等人如何能不骇然失色。

周阳把他们脸色变化看在眼中,却是面色不变的淡然一挥手道:“尔等不用多想,老祖我那师尊早已不在此界,尔等只管照老祖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这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要更为骇人!

但是周通玄等人却已经不敢多想下去了,连忙应道:“是,谨遵老祖宗喻令,我等一定用心办好此事。”

此后,周阳又陆续吩咐了一些事情,便结束了这场影响整个无边沙海修仙界进程的谈话。

谈话结束后,周阳亲自驾驭着【缥缈云车】前往了黄沙门。

黄沙门经过五百余年的休养后,渐渐已经恢复了元气,有了重新复兴的征兆。

尤其是随着十七年前,宗门太上长老马保山结丹成功,重新恢复宗门传承,所有黄沙门的修士,都似乎看见了宗门复兴的希望。

虽然此时此刻,距离黄沙门当初制霸无边沙海修仙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百余年,当初那些经历过那段美好时光的黄沙门修士,都已经全部逝世。

但是关于黄沙门过往辉煌的事迹传说,却是被那些逝世的宗门前辈修士们,口口相传的传诵了下来。

每一个听说了那些事迹传说的黄沙门心中,曾经都有过一个美好的梦想,梦想着宗门有朝一日能够再续辉煌,重新回到宗门前辈们口中那个强者辈出时代。

五百年来,黄沙门的修士换了一代又一代,这种美好的梦想也一代代传承了下来。

现在,随着宗门重新出现金丹期修士,所有的黄沙门修士,似乎都看见了梦想成真的希望。

可以说,现在的黄沙门修士,底气是五百年来最强的时候,出门和宗门外修士交流的时候,都是三句话不离宗门太上长老马保山,言语间满是得意之色,有着扬眉吐气的感觉。

五百年,他们足足等了五百年,终于等到了这扬眉吐气的一天到来!

五百年的等待,数代人的坚持努力,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到来,这些黄沙门的修士,如何能不为此欣喜若狂。

尤其是,这百年时间里,周家那位老祖宗不知所踪,上代族长周广翔和重要长老周广襄又先后坐化逝世,新晋金丹长老陆雪薇又长期坐镇流云洲修仙界不回无边沙海。

没有这些成名多年的人物在无边沙海给周家撑腰,只凭周家那些后来崛起的后辈,根本不足以让与他们同辈起来的黄沙门修士感到有多少畏惧。

要不是知道周家还有一头五阶下品妖兽金翅雷鹰镇守,恐怕打上周家的话语,都要有黄沙门修士喊出口了。

总之最近这十来年,绝对是黄沙门修士们过得最舒服的十年,最有信心的十年,最有希望的十年!

然而这种舒服和信心,还有希望,随着天空中飞来的那辆银白色飞车到来,很快就消散、消失了。

银白色飞车在阳光下闪耀着华丽的光芒,看起来异常神圣威严,即使是普通的练气期修士,也能看出这一定是一件非常强大的法器。

只是半日后,这辆看起来神圣威严的银色飞车,在后来很多黄沙门修士的心中和口中,都成了带来灾难和毁灭的恶魔战车。

周阳驾驭着【缥缈云车】停留在黄沙门的山门外,无需任何多言,属于元婴期修士的强大气势威压便尽情释放而出,让所有山门内的黄沙门修士,都能感受到那股如山海一样浩瀚磅礴的强大气息。

这股强大气息并不伤人,却会让所有感受到它的人,都由衷产生敬畏之心,不敢有任何冒犯之意。

原本在山门内闭关修行的黄沙门金丹期修士马保山,脸色猛然一变,连忙冲出洞府,看向那股强大气息的来源。

当他看见那个从飞车内走出,如骄阳一样高悬天空的青年后,他眼中瞳孔一缩,脸上神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身为黄沙门最近几百年内入门的修士,马保山和周阳并未有过多少直接打交道的经历,周阳甚至对他都没有什么映象。

可是他对于周阳的样子却是无比熟悉。

不止是他,可以说在所有黄沙门的高阶修士心中,周阳的样子,都是他们必须要牢牢记住的一个人。

尽管周阳庇护了黄沙门五百年,甚至马保山结丹之时所用的那份【玉液金丹】都是他当初所给之物,可是这依旧不能改变黄沙门修士心中对他的忌惮和隐隐约约的憎恨。

在黄沙门很多修士想来,如果不是周阳的存在,黄沙门即使失去了金丹期修士,五百年来也不会每况愈下,越来越差。

这种心理,随着周家越来越强盛,便越来越如跗骨之蛆一样深入他们心里,深入他们骨髓之中。

马保山自从结丹成功后,便一直在想着怎么重振黄沙门的雄威,然后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做,周家都是自己无法绕过去的一道坎。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已经没落了几百年的黄沙门,要想重振声威,重新崛起,势必就要挑战现在无边沙海修仙界真正的霸主周家。

只有胜过周家,或者与周家势均力敌,打成平手,黄沙门才能真正像五百年前那样让所有无边沙海修仙界的修士高看入眼,让那些修仙家族和散修重新选择依附臣服于他们。

可是周阳结丹多年,早已步入金丹后期,并且有着斩杀多位金丹期修士的赫赫战绩,刚结丹不久的马保山,便是再狂妄自大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和周阳打平。

甚至连周阳那个同样刚结丹成功不到百年的徒弟陆雪薇,他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胜过对方。

所以这十余年来,他都是一心缩在山门内苦修,不求自己能够胜过周阳,只希望在修为上面,将来能够胜过那个陆雪薇。

周阳的年纪毕竟比他大上两百多岁,他打不过周阳没关系,只要再熬两三百年,熬到周阳坐化逝世,机会就来了。

然而现在,看着天空中如皓日当空一样,浑身散发着磅礴气势的周阳,马保山的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剧烈颤抖,几乎要站立不住。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走路。

马保山是没有见过元婴期修士,但是周阳此刻身上散发的那股磅礴气势,明显和金丹期的自己相差千万里,甚至仅仅是感受到那股气势威压,他就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如果周阳还是金丹期修士,哪怕是金丹九层修士,也不可能仅凭气势威压让身为金丹期的修士他这样。

“晚辈马保山,拜见周前辈,不知周前辈法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前辈千万恕罪!”

脸色变了又变后,马保山总算是稳住心神,飞出山门阵法,满脸恭敬之色的向着周阳行礼参拜了起来。

“恕罪就免了,老祖我今日过来,是想告诉你们,当初老祖我和贵派祖师曹文金所签订的五百年之约,已经圆满履行完毕,从今往后,老祖我对你们黄沙门,再无任何照顾庇护的责任!”

周阳挥了挥手,一开口,便让马保山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

“前辈!”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周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没错,既然老祖我对你们黄沙门的庇护时间已经结束,那么接下来我周家便要着手一统无边沙海修仙界了,你们黄沙门自然也在统一的范畴内!”

“只是老祖我顾念以往和你们黄沙门先辈们的交情,不愿多造杀戮,允许你们保留这个巨型绿洲和山门根基,作为依附于我周家的宗门继续传承下去!”

半空中,周阳神色漠然的俯视着下方马保山和黄沙门一众修士,口中的话语,令得所有黄沙门修士全都惊骇欲绝。

尽管心中恨周家夺走了属于黄沙门的荣耀和辉煌,尽管心中恨周阳阻碍了他们黄沙门重振声威,再造辉煌。

可是现在这些黄沙门的修士,却没有几个人想过周阳会对他们动手。

他们所有人,都几乎下意识忽略了那个约定只有五百年的事实,都想当然的觉得周阳会一直遵守约定,不会亲自出手对付他们黄沙门。

五百年的时间,对于金丹期以下修士来说,就是生命的全部时间!

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周阳和周家一直都保持着对于他们黄沙门的尊重和庇佑,以至于才会让他们这些在这五百年内出生的黄沙门修士都产生一种错觉,觉得周家不会对黄沙门动手。

可是现在,周阳用无情的话语,赤果果的现实,狠狠给他们上了一课,告诉他们,交情归交情,利益归利益。

显然在周阳的眼中,自己和黄沙门的那一些交情,还远远达不到让自己能够继续任由黄沙门和周家划地而治的程度。

他不灭绝黄沙门的道统传承,继续保留黄沙门的山门,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前辈!周前辈开恩啊!我黄沙门若是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前辈,前辈您尽管说出来,哪怕是您要晚辈的命来偿还,晚辈也不敢有丝毫怨言!”

“可是,可是祖师传下来的基业,若是在晚辈手中败落的话,晚辈便是死了,也无颜去见列位祖师啊!”

马保山回过神来,“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祥云之上,满脸惊慌之色的对着周阳连连叩首,哀求不已。

那悲呛的语调,慌乱绝望的眼神,纵是铁石心肠之人见了,也难免为之动容。

只可惜周阳此刻心比金坚,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件事情推行下去,自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话语而改变决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大佬 妖孽奶爸在都市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十万亿重炼体的神魔 传奇1997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我有无数技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