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六百四十六章:连斩元婴!【超大章,求月票】

第六百四十六章:连斩元婴!【超大章,求月票】(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修仙从沙漠开始更新最快!

神女宫的山门当初被【绿袍老祖】用毒污秽了灵脉和地脉,即使已经过去百年,也未能完全让灵脉恢复到百年前那场大劫前的程度。

而神女宫的宫主娄飞凤性格执拗,硬是不肯就此搬迁山门,百年来一直亲自坐镇山门,和另外一位元婴期修士沈落雁一起施法净化灵脉和地脉,祛除当中沾染的剧毒煞气。

当周阳一行赶到神女宫外的时候,远远的还能看见神女宫一些金丹期修士悬浮于半空之中,与一些请来帮忙的修士一道,施展特意修行的净化法术或者借助某些特殊法器,一点点的拔除灵脉和地脉之中残留的剧毒煞气。

但这一切都是假象!

陆彩霞还在神女宫万里之外,就给周阳示警了,说是从神女宫的方向感应到了危险。

麒麟被视作祥瑞仙兽,不但有万法不侵的神通,还有强烈的预知祸福能力。

相比于其他真圣、真灵到处遗留血脉后裔,世上拥有麒麟血脉的妖兽却是并不多,能够凝聚出【麒麟真血】的妖兽就更少了,而【五色鹿】恰好是其中之一。

陆彩霞当初正是靠着这种预知祸福的能力,预知到自己在【东莱仙岛】上面晋升六阶上品妖王后会大难临头,才一直压制住实力增长没敢晋升。

木青云实力可以说达到了六阶极限,能够让陆彩霞感应到危险并不奇怪,但是只有元婴中期修为的娄飞凤,显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她感应到危险。

按照她本人的说法,能够让她产生这种危险感应,要么那里藏着一位元婴九层“半步真仙”存在,要么是元婴后期修士像周阳一样手持完整七阶仙器。

不然就是一般的元婴后期修士,都不可能让她产生这种心头警兆。

因此周阳猜测,应该是御龙家族已经知道自己会来神女宫报复,提前出动高手赶到这里设下埋伏等待他送上门来。

对此他也并不感到意外。

当时在出【东莱仙岛】的时候,与几条六阶蛟龙一场大战,就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和所拥有实力。

以蛟龙一族和御龙家族的关系,肯定会把情况告知御龙家族,让其有所防备,甚至是直接派出强者到御龙家族的大本营中埋伏等待他上门。

而御龙家族一旦得到消息,当然不会忘记把消息告知神女宫,让神女宫也加以防备,乃至于在神女宫外同样设下埋伏等他上门。

再者说,即使蛟龙一族没有通知御龙家族,被他削了面子的九仙宫,也多半会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把他的消息告知御龙家族。

这些人传递消息的速度,肯定是要比他赶路速度快得多。

不过周阳也相信,御龙家族肯定不敢高手尽出的全都来神女宫埋伏他们。

毕竟就算有东海蛟龙一族的高手支援,那些支援的六阶蛟龙,也不可能快过雷羽妖王,他们赶到御龙家族的大本营速度,肯定没有周阳赶到神女宫的速度快。

哪怕他半路上还停留了一段时间炼制本命法器。

况且在【东莱仙岛】外的战斗中,他只是暴露了手中几件六阶法器,并未暴露【朱雀扇】的存在,更别说是他炼制的那四颗【天雷珠】了。

有这两件底牌在身,敌人没有防备之下,注定要吃个大亏。

“两位道友,此一战,事关周某复仇大事,还请两位道友能够倾力以赴,不惜代价助周某手刃仇敌!”

“只要这次大仇得报,两位道友欠下的人情,便算是与周某两清了,以后周某绝不在两位道友面前再提此事!”

神女宫山门千里之外,周阳收回目光,一脸肃然的对着身旁两位妖王拱手一礼,表达了自身诉求。

当初和两位妖王约定,他救他们一命,带他们离开【东莱仙岛】,两位妖王则是欠下他三个大人请,倾力而为帮他做三件事。

此前在岛上为了夺得木青云陨落后留下的青紫色木人,以及玄甲妖王的尸体,他已经消耗了一次人情。

而出岛后的大战,以及威逼九仙宫之事,尽管两位妖王都没有说什么,这份人情他却记在心里。

现在,前方两大敌人合伙准备埋伏他,他想要大仇得报的话,两位妖王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了。

所以他宁愿用剩下的所有人情,换取两位妖王不计代价的全力出手相助,助自己彻底了结这段恩怨。

一个是倾力而为,一个是不计代价的全力出手,这其中当然是有差别的。

倾力而为,只是两位妖王不磨洋工不放水,能否成事却还全看他自己。

不计代价的全力出手,则是包括但不限于燃烧真灵血脉,施展出真灵变身神通,获得远超自身境界修为的强大力量。

以两位妖王的根脚来历和本身修为,一旦施展出真灵变身神通,实力绝对非常可观。

这点看朱紫真当初在【穹天仙境】内施展出真灵变身神通后,竟然能够与夺舍“金阳真人”的【裂天真魔】交手,就能知道其中厉害了。

“周道友既然有此决心,雷某自当鼎力相助!”

雷羽妖王眼中异色一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能够一次性还清周阳的人情债,哪怕损耗一些本命元气也值得,他这种向往自由的灵禽,可是最受不得拘束。

“有雷羽哥哥在,总不至于会出现性命之忧,妾身也答应周道友了!”

陆彩霞略一沉吟,目光忽然落到雷羽妖王身上,盈盈一笑,也答应了周阳的请求。

她说的很真实,有速度无双的雷羽妖王在,哪怕战事不利,他们要走也应该不难。

毕竟这世上像【东莱仙岛】那样存在着七阶仙阵的地方,可是找不出几处。

没有大阵围困,元婴期修士想留下雷羽妖王这样一位六阶上品妖王,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好,有二位道友这番话,周某就彻底放心了!”

周阳脸上终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然后他眼中寒光一闪,看向远处的神女宫山门,沉声说道:“走,让我们过去看看,这神女宫内究竟藏着多少御龙家族之人!”

为了保密,有敌来袭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对神女宫内那些弟子们提起。

所以当翼展上百丈的巨大鹏鸟和五色灵鹿出现在神女宫外之时,那些神女宫的女弟子们,以及被请来帮忙净化灵脉、地脉残余毒煞之气的修士,都是直接被吓傻了。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气息恐怖的妖兽!

有那认出【银翼雷鹏】和【五色鹿】根脚来历的修士,更是吓得六神无主,哆哆嗦嗦的直接被两位妖王身上气势吓趴在了地上。

周阳和姜凤仙这两个跟在妖王后面的人类元婴期修士,此时反倒是被忽视了,没有几个神女宫的弟子还能镇定心神认出这两个宗门头号通缉犯。

“娄飞凤,还有御龙家族的泥鳅们,既然知道周某来报仇了,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神女宫外,周阳神色冷厉的昂首怒喝,直接点名藏在山门内的神女宫宫主娄飞凤和一干御龙家族修士,心中涌起万丈豪情。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光明正大的杀上神女宫,在所有神女宫弟子面前斩杀娄飞凤这个神女宫宫主,这是他当初得知姜凤仙和女儿姜玉凤被迫害后就有的想法。

今日这个想法,终于即将变成事实,他如何能不为此感到激动。

而在山门内,娄飞凤等人听到周阳的喝声,也是一惊,没想到他竟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前知道自己等人设下埋伏守株待兔,并且明知道有埋伏,还敢继续前来“送死”。

“会不会有诈?他或许只是随口一说,想要诈我们出去!”

当初护卫御龙金煌前来神女宫迎亲的御龙家族长老御龙星河,面色微微一变,语气惊疑不定的说出了自身推断。

“不排除这个可能,娄宫主,你们先露面试探他一下,看看他是真已经知道了内情,还是只在诈我们!”

御龙星河旁边,一个面貌与死去的御龙金煌有三四分相似的金衣中年男子,面色微微一沉,沉声对神女宫宫主娄飞凤下达了命令。

是的,命令!

很显然,能够给娄飞凤这位神女宫宫主下达命令,面貌又和死去的御龙金煌相似,这金衣中年男子的身份,已经不问可知了。

他,便是御龙家族当代族长,元婴八层修士御龙星羽。

果然,面对着御龙星羽的命令,娄飞凤根本不敢不遵从,当即便应声道:“妾身明白了,这就出去试那该死的小子一试!”

说完她便与师妹沈落雁一起从山门内飞出,飞到护山大阵外面,遥遥与周阳相对。

只见她凤目含怒的怒视着周阳,怒声大喝道:“周阳,姜凤仙,你们竟然敢勾结妖族对付我神女宫,莫非是要当人奸不成?”

周阳听到她这颠倒黑白的话,顿时如同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不禁破口大骂道:“呸,只许你这虚伪恶毒的老妖婆找姘头帮忙,就不许周某请人助拳了么?你神女宫什么时候能够代表得了整个人族了?”

而在他身旁,姜凤仙也是脸上煞气一闪,玉手一抬,满脸煞气的手持【青鸾剑】指向娄飞凤大喝道:“老妖妇,当初你算计我们母女之时,可曾想过今日?今日我便要以手中之剑,替自己和凤儿讨还一个公道!”

当着众多神女宫弟子的面,他们二人左一个“老妖婆”,右一个“老妖妇”,这般称呼娄飞凤这位神女宫宫主,也是把娄飞凤气得差点没有暴走。

元婴期修士哪个不要脸面,更别说她这一宗之主了。

今日能够把周阳夫妇打杀了也就罢了,若是没能把这二人打杀,事情传扬出去,刚从百年前那次大劫之中恢复一些元气的神女宫,怕是又要成为整个东华洲修仙界的笑柄,她娄飞凤这位宫主更是要威信尽失,被无数修士视为笑话。

要不是仅存的理智告诉她,不能主动暴露御龙家族一干人的存在,她恨不得马上出声唤出御龙星羽等人主动进攻。

只是她刚在心中极力告诫自己要忍住这口恶气,雷羽妖王那炸雷般洪亮的声音便让她和山门内那些御龙家族修士面色一阵大变。

“周道友何必与这婆娘多说废话,既然那些藏头露尾之辈不肯出来,那就逼他们出来好了!”

轰隆!

雷羽妖王的话音刚落,神女宫山门上空便突然形成一团十几亩大小的银色雷云,降下大量银色闪电劈打向了山门守护大阵。

百年前发生在山门内的那场大战,让神女宫经营了数千年的山门守护大阵毁灭大半,现在这个阵法虽然同样是请一位六阶阵法宗师布置而成,却只是一座六阶下品阵法,并且因为山门灵脉还未完全恢复的原因,阵法威力都无法发挥到最大。

此时被雷羽妖王这位六阶上品妖王施展神通一通狂轰滥炸,那山门守护大阵顿时就一阵激烈晃动不止,竟然有破碎的征兆。

看见这一幕,娄飞凤脸色一白,目露惊惧之色的看了一眼雷羽妖王,然后又面露哀求之色的看向了山门内御龙星羽等人所在处。

“看来那小子是真的发现我们了!”

御龙星羽脸色一沉,然后轻吐一口气道:“也罢,既然埋伏不成,那就正面一战吧,今日便是付出些代价,也一定要将敢于冒犯我御龙家族的贼子斩杀在此!”

说完他当即便带着御龙星河和另外一个御龙家族元婴期修士一道飞出了神女宫山门。

半空中,周阳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个御龙家族元婴期修士,面色微微一沉,然后满脸冷笑的出声嘲讽道:“终于舍得出来了么?周某还以为你们会一直当缩头乌龟藏下去呢!”

听到他这话,御龙星羽眼中寒光一闪,眼神冰冷的看着他沉声说道:“小子,你以为自己侥幸结婴成功了,便能和我们御龙家族为敌了么?今日便让你为本座那死去的金煌孩儿偿命!”

“是吗?那周某就看你到底怎么让周某偿命!”

周阳一声大笑,然后对雷羽妖王传音道:“雷道友,此人就是御龙家族当代族长了,他身上可能有七阶仙器,你千万小心一些,别着了他的道了!”

“周道友放心,此人就交给雷某好了,保管他无法在此战中对道友造成一丝伤害!”

雷羽妖王一边回应着周阳的叮嘱,一边一声戾啸,直接燃烧起了真灵血脉,召唤出真灵【雷鹏】的虚影附身,合身化作一团耀眼无比的雷电扑向了御龙星羽。

然后陆彩霞不用周阳招呼,也是一声嘶鸣的燃烧真圣血脉,召唤出一头五彩麒麟虚影落入体内,瞬间让自己的修为迈入了六阶上品妖王行列,然后又祭出周阳暂时交给她控制的六阶傀儡,以一敌二同时向着御龙星河、御龙玄雍两个御龙家族元婴期修士发起了攻击。

他们燃烧真灵血脉获得的力量都不能持久,留给周阳的时间,只有两刻钟。

周阳必须要在两刻钟内斩了娄飞凤,否则便只能撤退了。

时间紧迫,周阳和姜凤仙都没有再废话什么,各自祭出法器直接杀向了对手。

“老妖婆,纳命来!”

周阳一声大喝,本命法器【乾阳金塔】便当空向着娄飞凤镇压而去。

姜凤仙则是一言不发的御使着【青鸾剑】化作漫天青色剑光罩向了沈落雁。

这时候,【镇天苍龙鼎】的存在对于娄飞凤等敌人而言,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娄飞凤与周阳战斗的时候,根本不让他靠近自己周围百里。

即使周阳偶尔能够爆发速度突进到这段距离,娄飞凤也会马上施展一种秘术强行挣脱禁空之力束缚飞速后退。

她毕竟是元婴六层的修士,【镇天苍龙鼎】这件六阶中品法器对她的禁锢之力,并不如对付那些元婴初期修士好用。

而一旦没有【镇天苍龙鼎】限制她的行动能力,周阳就只有一件【紫金乾坤尺】能够依仗神出鬼没的攻击方式让她忌惮了,其余如【乾阳金塔】和【厚土封天印】两件法器,都轻易被她依仗手中的六阶法器拦截了下来。

神女宫毕竟也是传承了快万年的大门派,宗门内作为传承法器的六阶法器数量也有几件,娄飞凤的身家,不是【火须妖王】那种妖王能比的。

不暴露【朱雀扇】这件七阶仙器的话,他即使法器比娄飞凤精良许多,修为差上对方一个小境界的情况下,在战斗中也稍稍落了一些下风,好几次都是靠着身上【辟邪宝衣】的强大防御能力才挡下对方攻击。

“本宫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来神女宫撒野,没想到就只是这点微末伎俩,看来本宫还是高估你了!”

娄飞凤试探出周阳的实力后,顿时脸色微微一松,不由满脸冷笑的看着他嘲讽了起来。

要知道从御龙家族口中听闻周阳在【东莱仙岛】外的战绩之时,她心中也是极为震惊和害怕的,可以说每日都是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

直到御龙星羽带着御龙家族的高手赶来支援埋伏后,她才稍稍放下心来,没有彻底失了方寸。

但是御龙家族的高手毕竟不可能常驻神女宫,而周阳和姜凤仙一日不除,其对她们神女宫的威胁就一日不消。

所以娄飞凤在得了御龙家族高手支援后,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周阳二人赶紧上门来送死,早早扼杀掉这两个祸害。

不然以周阳和姜凤仙的成长速度,如果继续隐忍下去,至多不超过千年,她们神女宫就恐怕真的要亡于此二人之手了。

他日亡我神女宫者,必此二人!

这是她当时内心惊惶之下,忍不住和师妹沈落雁说过的话。

然而现在,亲自和周阳交手一番后,娄飞凤心中终于放下了心来。

在她看来,周阳现在的实力虽然远超那些刚结婴修士,却都是仰仗法器之利,并没有能够威胁得到自己的地方。

而她或许短时间内无法杀得了周阳,但是御龙家族那边只要能够拖到两位六阶妖王的真灵变身神通时间过去,今日这一战他们就赢定了。

“老妖婆,周某这点微末伎俩杀你也足够了,你可要睁大狗眼看好了!”

周阳一声大喝,心念一动,一盏金色莲花宝灯便浮现在了头顶。

然后他指间轻弹出一点金光落到宝灯的灯芯上面,瞬间便点燃起了一簇金色的火苗。

紧接着,周阳把手一挥,先前交战中捕捉到的一缕娄飞凤法力气息便被他挥手扔到了宝灯内。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缕娄飞凤的法力气息落到宝灯内后,宝灯内的金色火苗忽然暴涨而起,灯火瞬间变幻成了娄飞凤的模样。

“这是什么神通!”

远远望见这一幕的娄飞凤,面色一变,本能就感觉到了不妙。

在修仙界,灯、镜、画等奇门法器,往往都具备着诡异难防的神通,很容易让人莫名其妙的就着了道。

现在周阳手中法器宝灯上面出现自己的人影,娄飞凤如何能不变色。

“这种神通叫做【金灯照影】,作用嘛,老妖婆你很快就能知道了!”

周阳脸上冷冷一笑,然后他张口一喷,一道红光便从他体内一飞而出,化作一把朱红色羽扇被他握在了手中。

“着!”

他手握着羽扇,口中一声低喝,【乾阳金灯】上面那簇人形灯火便瞬间投射出一团金色火光加持在了羽扇上面。

然后他体内法力疯狂倾泄而出,除了保留两成法力随机应变外,其余法力全部注入了手中的【朱雀扇】内。

顿时间,一声充满畅快之意的凤鸣声猛然从羽扇内响起。

七阶仙器【朱雀扇】,在汲取了周阳七八成的法力之后,终于发挥出了它身为七阶仙器的恐怖威能!

只见天空中忽然浮现出一团无比耀眼的朱红色火光,火光将周阳笼罩在其中,已经完全看不清他的人影了。

旁人只看见无数玄奥神秘的符文从那火光之中涌现而出,然后周围数十里范围内的火属性天地元气突然沸腾了起来,飞蛾扑火般全都向着那团朱红色火光狂涌而去。

这般动静,莫说是和周阳对战的娄飞凤看傻眼了,就是远在千里之外和雷羽妖王激战的御龙星羽,都是勃然色变的忍不住把目光看向了这边。

“竟然是完整的七阶仙器!没想到那小子竟然真的得到了【东莱真人】传承!”

御龙星羽目光看向千里之外那耀眼夺目的异象,眼中闪过一抹火热贪婪之色。

一位渡劫期真仙的传承啊!

哪怕是他这样修为高绝又身居高位的人,也无法做到不对此心动。

只是心动归心动,他很清楚一件事,如果不能解决掉雷羽妖王这个威胁的话,他想要夺得周阳手中那件七阶仙器根本不可能。

甚至如果周阳借助七阶仙器击杀娄飞凤的话,形势对他们一方反而会极其不利。

所以他也不再藏着掖着了,终于也亮出了自己真正的底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大佬 妖孽奶爸在都市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十万亿重炼体的神魔 传奇1997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我有无数技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