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五百五十章:宝塔镇金丹!

第五百五十章:宝塔镇金丹!(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修仙从沙漠开始更新最快!

铜城郭家立族已经超过三千年,自立族起便代代都有金丹期修士坐镇,从未断绝传承。

这样传承了数十代下来,铜城郭家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拥有三名金丹期修士坐镇,占据半座铜城和五座坊市的修仙大族。

而铜城作为“流云商盟”境内二十八座仙城之一,占据了半座铜城的郭家,在“流云商盟”内的地位自然不低,至少不是和萧莹合作的那个红柳河柳家所能比的。

这样要实力有实力,要钱财有钱财的修仙大族,莫说是金丹期修士,便是一些非顶尖大门派出身的元婴期修士想动郭家,也要考虑“流云商盟”的反应,不能无罪而伐。

但是这一日,一道金色剑光却是自铜城西面而来,直奔铜城外面郭家的一座五阶灵山“烟云山”而去。

“烟云山”上,守卫警戒的郭家修士在山上远远看见那道来势汹汹的剑光后,一边连忙使人去报告山上坐镇的家族金丹期修士,一边朗声喝道:“郭家重地,来客请速通名!”

喝声落下之时,那道金色剑光已经落到了“烟云山”大阵数千丈外,显露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那男性修士长得是丰神俊朗,英武不凡,修为更是高达金丹期。

再看那女性修士,虽然修为只有紫府期,却同样长得是花容月貌,冰清玉洁,仿若月宫仙子一样美丽动人。

只是这位仙子一样的美人,现在却是俏脸含煞,眉宇间戾气横生,很是破坏美感。

“烟云山”上好些年轻的郭家子弟看见这一幕,都是心中一痛,忍不住暗自咒骂起了那个惹怒这位月宫仙子的家伙。

但也有认出了那位仙子一样美人的高阶郭家修士,面色猛然一变,慌忙给坐镇“烟云山”的郭家金丹修士传信告知来人身份。

与此同时,山外飞剑上那个英俊到让人嫉妒的中年美男子,已经是剑眉一抖,满脸杀气的对着“烟云山”怒声大喝道:“给本座让骆云深出来领死!”

吼声如雷鸣一般,声震百里。

“烟云山”上那些修为低于筑基期的郭家修士听到这吼声后,都是脑袋一痛,耳孔间瞬间溢出了两行血珠,受了不轻的内伤。

“何方狂徒,胆敢在我郭家灵山外大放厥词,欺我郭家无人乎?”

“烟云山”上,一个惊怒无比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

然后一朵蓝色水云就飘然自山顶升起,云团上一个身穿蓝色法袍,头戴银色法冠的威武中年男子,正须眉皆张的怒视着山外飞剑上的修士,眼中满是愤怒之意。

他目光愤怒的看着飞剑上的中年美男子,声音高昂的朗声怒诉道:“阁下堂堂金丹期修士,竟然对一帮练气期后辈出手,不嫌太过分么?”

“哼,蝼蚁一般的存在,杀他们都只会脏了本座的剑!”

中年美男子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傲然说道:“况且本座要是真对他们出手的话,即使有着护山大阵守护,此刻他们也都死无全尸了,又怎能还站在那里听你在这聒噪!”

郭从云听到这话,顿时肺都快气炸了!

修行水系功法的他,本不是容易动怒之人,但是现在山外这个家伙的话,却是太让人生气了。

想他郭从云堂堂金丹五层修士,又是出身铜城郭家这样的大家族,即使是那些元婴期修士,也不会如此轻慢于他,何曾受过此等侮辱!

而且此人当着大量郭家后辈修士的面如此轻慢侮辱他,若是他还忍气吞声,不做还击的话,以后还有何颜面出现在这些后辈面前?

“竖子安敢欺吾!”

他面皮涨红气得一声怒吼,怒发冲冠的张口怒喝道:“狂徒,纳命来!”

喝声未落,一个水蓝色纹龙宝瓶便从他口中一飞而出,然后瓶口水光一闪,瞬间便冲出一条蓝色水龙扑向了山外御剑的修士。

这水蓝色纹龙宝瓶乃是郭从云蕴养了三百多年的本命法器“覆海水龙瓶”,已经是五阶中品法器,因为当初炼制之时就融入了人头大一块“水魄玄精石”,使得其威力比之一般五阶上品法器也毫不逊色。

这时候郭从云连试探都不做的直接祭出这件本命法器,可见其心中是有多么愤怒。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因为对自己的本命法器有着足够信心。

比如现在那条受到他控制的水龙,光威势就不比一般的五阶上品法术逊色多少,而他通过“覆海水龙瓶”施展出这等攻击,消耗的法力却只有施展一个五阶上品法术的三成不到。

然而他这满满的信心,很快就被对面的敌人用一种暴力方式给击碎了。

只见那飞剑上的男人脸上冷笑之色一闪,然后抬拳,出拳。

顿时间,一个洪亮的龙啸声响彻苍穹,然后青金色的龙影一闪,那条来势汹汹的蓝色水龙就当空爆碎成了漫天水花。

紧接着,飞剑上的男人拳头散开,抬手一挥,一道金光便从其身上飞出,化作一座七层金塔向着郭从云镇压而去。

郭从云见此,连忙压下对于男人刚才那一拳的惊骇,口中一声低喝,本命法器“覆海水龙瓶”内就再度钻出一条蓝色水龙扑向了那座金塔。

同时他手一挥,又马上祭出了一根黑色铁棒法器打向了那座七层金塔。

这根黑色铁棒别看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却是使用珍贵无比的五阶灵金“深海玄铁”炼制而成,小小一根铁棒,便重达数千斤,打在一座山上的话,轻易便可将一座数百丈高山轰塌!

但那金色宝塔却似乎更为坚硬。

在轻易碾碎扑来的蓝色水龙后,宝塔与铁棒在空中相撞,一片火花四溅后,铁棒顿时就被磕飞了出去,棒身上更是隐隐出现了一些裂纹。

这显然大出郭从云的意料。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看起来只是五阶下品法器的金塔,竟然会有如此威能。

仓促间,他已来不及施展其他手段,只能控制本命法器“覆海水龙瓶”喷吐出一股黑色毒水打向那座横空压来的金塔。

黑色毒水是他从一个擅长使毒的金丹期修士手中交换所得,经过他试验过后已经确定,可以对五阶法器造成难以修复的腐蚀创伤。

此物他没有制造方法,用一点便少一点,向来被他当做底牌深藏于本命法器“覆海水龙瓶”内,轻易不会动用。

今日也是被对手先前的那番话气得不轻,加上敌人法器又强横超出预料,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他也顾不得心疼这些毒水了。

可让郭从云感到恐惧的是,他百试不爽的黑色毒水落到那座金塔上面后,竟然也没有对金塔造成丝毫损伤,更没有起到阻止金塔的作用。

眼见着金塔已经来到头顶,郭从云一咬牙,便准备动用身上另外一件底牌。

但他还未来得及动手,对面的金塔主人眼中忽然升起两朵金色火焰,然后两道金色火光便瞬间落到了他身上。

顿时间,郭从云感觉自己金丹内的元神像是被扔进了火山熔炉中一样,剧烈的灼痛,令得他忍不住“啊”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在“烟云山”上的众多郭家修士眼中,就看见那座金塔下方两扇塔门洞开,然后他们眼中敬若神明的家族老祖,就这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吸摄进入了金塔之中。

而那金塔将郭从云收入其中镇压住后,很快就在御使金塔的修士控制下,重重砸落到了地上。

金塔落地,塔身剧烈晃动不休,那是被镇压在里面的郭从云不甘被困,正在疯狂攻击金塔试图脱困。

“混账东西,快放老夫出去!”

“老夫乃是流云商盟的正式长老,你敢伤老夫一根毫毛,老夫保管你走不出流云商盟!”

叫嚣声、喝骂声,不断从金塔内被困的郭从云口中传出。

但不管其话语有多么的嚣张,那股恐惧害怕之意,却是连“烟云山”上那些弱小的练气期修士都能感觉得出来。

“聒噪!”

金塔主人似乎极其厌烦这种弱者的叫嚣,脸色一沉,大手一挥,那金塔上面便是金光一闪,彻底屏蔽了里面的声音,甚至连金塔的晃动也一下变弱了许多。

远远看见这一幕,“烟云山”上的郭家修士彻底慌了。

家族的金丹老祖在自己等人眼前被镇压,到时候追究起责任来,他们谁也跑不了。

万一郭从云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恐怕他们下半辈子都要彻底玩完。

“前辈息怒,我郭家愿意奉上厚礼向前辈赔罪,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烟云山”上,一个紫府期修为的老者硬着头皮从护山大阵内飞出,满脸惊惧的当空对着那金塔主人弯腰鞠躬深施一礼,为被镇压的家族老祖求情了起来。

“哼,你们是没听清楚本座的话,还是故意如此?本座不想再说第三遍,马上叫骆云深出来领死!”

飞剑上的金塔主人一声冷哼,一股有如实质的强大神识顿时狠狠压在了那个郭家老者身上。艳艳电子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大佬 妖孽奶爸在都市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十万亿重炼体的神魔 传奇1997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我有无数技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