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曹翔的故事(三更求月票)

第六百九十三章 曹翔的故事(三更求月票)(1 / 1)

“坦……坦白?”楚垣夕心说您是不是在米国时间太久了连汉语都不会说了?这用词太不检点了吧?

没想到曹翔说:“对,坦白,我想了很久了,还是坦白吧。”

楚垣夕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联想到他之前宁可落魄到跑到小康来求一个大数据的职,也不去做区块链,而且还编造简历,难道说……

只听曹翔说:“可能你以为我在硅谷很风光,其实我回国是因为在米国边已经混不下去了。”

“那国内区块链这么火,你不会也混不下去吧?把你名头一亮,肯定一群人蜂拥而至吧?我记得你那篇引起轰动的碳纳米管模型的论文是和你一个同学联名发的,他现在在国内可是一直大基金的董事,区块链和ai两个领域都做过不少投资的,你去找他分分钟拿到一笔创业基金吧?难道你们关系不好了?”

曹翔摇摇头:“那倒没有,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么?我有罪啊!我没脸见人!我造了大孽,生怕别人知道我回国了!”

回国这俩字让楚垣夕瞬间想到了“下周回国”……咦?贾布斯是躲在米国下周回国,曹翔是从米国迫不及待跑回国,恨不能连裤子都不穿的跑回来,狼狈的状态肉眼可见,难道说……“你在米国,被通缉了?”

“那倒也没有。”曹翔苦笑,“但是也差不多了吧,算是被区块链这个圈子通缉了,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楚垣夕瞬间做好了一番心理建设,然后静静的听曹翔“慢慢说”,然后发现自己对曹翔需要重新认识,然后逐渐变得斯巴达起来……

曹翔,不但是一头区块链大牛,还是一只学术型研究者,这当然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但因为适合他的环境是象牙塔内或者研究机构,一旦进入陌生领域,也能干得出来楚垣夕用前列腺思考都不会做的事,比如说在刀光剑影暗藏杀机的创业领域。

在米国创业和在天朝最大的不同是法律方面的,米国的法律更细,监管力度更大,因此创业者首先得为法律服务付费,不但为公司,还要为自己。如果开始不付费的话,大概率要在今后付出大笔的费用,例如扎克伯格清除萨维林,虽然清掉了,但是最后付出了几十亿。

这是合法的情况。

而曹翔,就把合法的情况看作所谓普适价值,这种对世界的认知程度需要骗子来帮他升级,充分诠释了这世上骗子不够用的道理。

特别是,他还是区块链领域的大牛,这个领域,被巴菲特形容为老鼠药,宣称要与之划清界限,因为很多欺诈行为与之有关。可见即使在米国,区块链领域内也一样是腥风血雨的,曹翔这个心态这个咖位,简直就像一块血淋淋的肥肉一样招苍蝇。

对他下手的是他国内读大学时候的一个师弟,英文名叫“鲁宾”,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向他描述了一下他这个咖位的大牛一旦创业会引起多么轰轰烈烈的风潮,甚至改变米国人对区块链的偏见,改变巴菲特。

关键是对方对人心的把握非常之准,看准了他的心态,于是放豪言,要推标准推公有链,做一条颠覆性的船新的公有链取代从中本聪时代起就不健壮的链,不发币只发技术,用技术改变世界。这成为了曹翔创业的源动力。

“改变世界”这个词自从被乔教主创出来之后,在硅谷是有魔力的。这番激情澎湃的演说打动了曹翔,然后成为一家初创公司的董事长eo,埋头做技术,做出一个非常牛逼的技术特征,而鲁宾做总裁o负责融资。

要知道区块链项目最重要的一个基点是白皮书,白皮书中最重要的就是技术特征。在币圈创业,一份牛逼的白皮书是会自己说话的,比创业者做路演管用。

凭借这个技术特征,以及改变世界的雄心,鲁宾在硅谷融到了一亿多,使得公司财务看起来符合预期,其中也给他导师布克教授的重度思考机器人公司释放了一部分的投资份额。

但是,做区块链不发币是不可能不发币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曹翔埋头技术推进准备建设第一个超级节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技术特征还是被用来发币了,而且是背着他偷偷摸摸的炒币?

他醉心于研究,发现这件事之后反应迟缓,结果等到反应过来是鲁宾在搞鬼的时候,不但鲁宾已经把这个贴着曹翔名片的币值炒高了卖给韭菜套现离场,而且公司账上的一个多亿也被鲁宾拿到以太坊换成了数字化货币eth。

要知道数字化货币是没有国界的,在哪都能取用,特别是以太坊的eth更是硬通货。而在币圈里,将主权货币换成eth不但不会引起任何质疑,反而是有信心的表现,因为币圈中的很多资金往来用的就是eth,eth就是硬通货,就是钱。

比如投资一个项目,普通投资者投几百几千万¥或者,而币圈则投资几百个eth,甚至于有的币圈项目直接拿自己发的空气币给员工发工资,这是整个行业的通行规则。

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业惯例呢?楚垣夕觉得是为了跑路方便。反正也是要跑路的,不如建立一套适合跑路的惯例?于是全世界币圈玩家迅速达成共识。这比区块链技术上的共识容易多了。

后面的事不用多说,超级节点是没法推的,钱都跑了怎么推?但曹翔这个董事长eo可跑不了,差一丢丢被起诉诈骗,不但被割了韭菜的要起诉,连投资人也要起诉。

但是最后发现他也是受害者,即没参与也没拿钱,起诉他不解决任何问题,因此万幸的没有进去吃牢饭。

虽然如此,曹翔在硅谷已经彻底完了,他导师布克教授的重度思考倒闭是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投资给他的钱血本无归是最容易比人提及的。换言之,他不但没有扭转米国人对区块链的偏见反而还加重了,区块链领域内人人喊打,因为别人再想哄钱更加不好哄了……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