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杨健纲的窘境(求月票)

第六百八十四章 杨健纲的窘境(求月票)(1 / 1)

结束了全员动员,楚垣夕马不停蹄立刻下楼找杨健纲。

杨健纲这家公司已经独立注册,名字叫做巅峰视效,取得非常骚气,可惜做出来的产品指向低端动画市场,货不对板,以至于这个名字被楚垣夕吐糟过好多次。

巅峰视效和小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只”有2000万的启动资金,一样的地方在于招人招的很猛,这么个孵化公司,一个月来已经超过四十人了,而且还需要进行大量的美术外包工作,美术外包虽然价格有些松动,但是仍旧比较贵。

因此杨健纲的钱不够花是个现实问题,每个月的开销逼近两百万,而楚垣夕想跟他谈的就是招聘、融资和估值,三个更现实的问题。

找杨健纲甚至不用下楼,因为他正在巴人这边拉人呢。根据巴人的dkp和孵化规则,只要拉到dkp大户加入孵化公司,就能把dkp兑现成钱注入到孵化公司里,变成对应的股份。

可惜巴人这边的dkp大户不多,即使有,也是赵杰这样的,根本不会跟他走。而散户虽然多,更加没人愿意去,因为大户去了直接就是创始人,但散户去了做什么呢?给杨健纲打工?做梦呢吧?

因此杨健纲哀怨的盯着楚垣夕,而楚垣夕呵呵一笑:“改规则是不可能改规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改,dkp是绝对不允许交易的,也不允许转借或者投资,dkp跟着人走,dkp过去人必须过去,没商量。”

“可是,你不是说要做我的o的吗?我钱不够用了啊!”杨健纲现在账上还有钱,但是即使停止支出水平的扩张,也只够支持到十月的。而且停止扩张是不可能的,他做的是平台,最大的支出还没出现呢引流费用!

这笔钱就像小康未来需要补贴用户一样,是一笔可预见的庞大的支出,躺在预算表上吓人玩。

对于巅峰视效来说,其实比很多其它有类似引流需求的公司占了很大的便宜,因为巴人可以按照合理的价格帮他们引流,而且都是真流量,既不用担心高价买流量买亏了,也不用担心被刷了僵尸粉。但是,钱还是要给的,巴人集团内部分成各个分公司之后互相都要结算,就不用说孵化公司了。

楚垣夕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心理,心说让你跟老夫抢人!“o是给你做资金梳理的,不管融资,你现在的支出多,但是都是该花的钱,无非就是招聘质量不高显得薪资支出不合理,那不是o该解决的问题。至于资本金的问题,对不起是董事长的事,打头的都是打工的,不管,不管。”

“卧槽!哥,你不能这样啊!”杨健纲都快哭了,三十好几的人了管楚垣夕叫“哥”,脸是彻底不要了。

这时候他忽然有些后悔,创业太特么着急了,步子迈的太大扯到蛋!

按照楚垣夕给巴人设计的孵化玩法,正常的孵化流程是首先在集团内进行孵化,第一个孵化期根本不把孵化公司单独劈出来,而是作为项目组存在。这时dkp兑换成资金,公司先记账,股权什么的到时候再算,用来支付项目组员工的工资,还有其它成本,水电工位费之类的。

这个钱是必须计算的,因为公司已经保姆了其它所有配套设施和人员,人资法务财务等等,都不用孵化项目出钱。然后等到孵化项目干出一个有实际意义的demo之后,有成果了,再成立独立的公司,按照成果进行估值,确定集团和团队各自的占股,以及集团的追加投资。

为什么这么设计?因为按理来说孵化团队的dkp不会太多,顶天了三四百万,没有足够的钱一步到位。不是三四百万开不起一家公司来,而是股权的分配问题。做出demo之后,这个团队可以估1000万、1500万,然后公司追加投资1000万,再预留一部分员工持股,这样股权分配对创业团队来说更合理。

而没有demo,创业团队凭啥高估值?只能是有多少dkp估多少,盘子太小,要么巴人只追加很少的一部分投资,要么创业团队变成给巴人打工的……

实际上一开始楚垣夕招杨健纲的时候给他300万特殊dkp的预算就是这么考虑的,以公司内孵化demo起步。

但是杨健纲蹭赵杰的智慧,十分鸡贼的讹走了500万dkp,趁钱了,可以支持他一步到位,于是直接成立了独立的公司。然后现在他发现杯具了!最需要保姆的地方其实不是法务之类的配套服务,而是特么怎么做起一家公司!

他相当于在认知层面还没有升级,婴儿状态就被楚垣夕礼送出来了,现在直接抓瞎!

楚垣夕看他有耍赖的迹象,赶紧一摆手:“哎哎哎,咱们好好说话。我跟你说,你三个问题要分开解决。第一个问题就是招聘。我问你,你招来的人不是心仪的,那你有心仪的人没有?”

说起招聘来杨健纲嘴皮冒火:“有啊但是人家都不来我创业公司啊!我都亲自去请了请不动哇!好不容易你那有些不错的简历我还抢不过!你好歹给我留点啊!”

“那个啥,老杨,你的死因我已经清楚了。”楚垣夕一本正经:“一定是笨死的!”

“什么意思?”

“你连挖人都不会挖?你这样怎么开创业公司?你白白在巴人干了一年,好歹学会画大饼谈理想谈情怀吧?哎我就问你,你要做的事情伟大不伟大?”

“伟大啊。”

“那现在这个伟大的事业需要他,今后做成了钞票大大的,给他期权,他来不来?”

“你说的这个我都说过了,没用的,跟好几个大牛说过,一个认账的也没有!”杨健纲心里急啊,特别是楚垣夕说他在巴人白干一年毛都没学会这个,他完全不服。

他可是目睹过楚垣夕凌空一挖把薛明从鹏飞的门口给挖过去的人,那个时候的楚垣夕除了一张嘴是毛都没有一根!为此他还特地模仿过楚垣夕的神态,练来练去觉得自己已经得到神髓了,然后一出马,果然是毛都没有一根!

看他这么急赤白脸的,楚垣夕微微一笑:“这样啊,这说明你还是笨,要不,我教你一招?”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