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七十一章 风口来临前的野心

第六百七十一章 风口来临前的野心(1 / 1)

大厂新业务的红利非常诱人,只有当这项新业务不再新的时候,红利才会消失,比如说抖音的限流就意味着红利迎来拐点。

限流就是不但没有红利,还要自媒体人给平台发红利,要用自己的社交链给平台拉人头。这种做法怎么样?属于经营策略的一种,也没有问题,只是不适合自媒体人蹭红利的不良心理。

可以说抖音在去年下半年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只要处于增长中,什么都不是问题”,本来限流导致大量的pg也就是专业内容生产者准备离场,结果抖音快速增长,使得平台拥有了更多的流量。

限流造成的一切矛盾都源于流量到底偏向谁,既患寡也患不均,结果流量的蛋糕被做大了,使得很多问题烟消云散。

就连巴人自己的视频也是这样,虽然没有产生什么新的大爆款,但老视频的数据增长却很明显,点赞数有翻倍的趋势,抖音大号的粉丝数也在不断增加,已经破了6000万,让楚垣夕想给张铭写感谢信。

不过这种运营方式只是便宜了头部大号们,并没有挽救内容生产者,因为这种流量属于大水漫灌式的,而过去的红利是严重倾向于爆款内容生产者的。

因此在去年同一时间,抖音上的爆款更迭速度像走马灯一样快,每周都有新的大热音乐涌现,替代刚刚引领过风骚的热歌,ug们杀红了眼一样寻找可能爆发的bg,进行最快节奏的尝试。

而现在,半年前的热门歌曲还在顽强的活着,因为找到热歌也没什么用处,没红利根本传不开,使得整个内容生态显得极度乏味,只有古风圈在不断推陈出新的感觉。

楚垣夕对谷歌直播的期待,就是去年春节前后的抖音,能够蹭到油土鳖大量的红利,为此他不惜让周敏溪把精力投入到即将来临的海外游戏直播上,来薅这根粗大的羊毛。

也是在谷歌宣告大动作这个时间,还有三件事情牵动人心,一件是迷蒙突然注销了她的公众号,宣布解散公司。这件事突如其来,陆羽和楚垣夕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在女权主义这个领域里,高站长的番位提升了是不争的事实,算是莫名其妙的惊喜。

另一件是渣浪微博改了规则,最高显示100万转发,让徐蔡鲲等等流量动辄1亿的转发量不再那么辣眼睛。

最后一件不是公众性质的,普通人完全没感觉,但在业内激起千层浪,卡办的创始人团队开始一次新的创业,着手打造区块链游戏平台。

要知道卡办的行业地位可不是巴人游戏能比拟的,只不过做海外比较多,使得国内玩家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他们不止做游戏本身,做平台的经验也极为丰富,而“区块链”、“游戏”和“平台”这三个热词本身各自都代表着巨大的潜能,组合在一起,在投资圈几乎掀起一场风暴。

楚垣夕坐在办公室里都能感觉到风呼呼的迎面吹在脸上,风将起天下大乱!这让他心里更加迫切,必须快人一步钻进风口才行。

而且他和卡办选择的道路不一样。卡办走的是投融资圈子里正常的套路,先高调宣传,以便高调融资,但他要做的事情,秘而不宣。

对卡办来说,区块链人才之类的事情当然也很重要,但是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他们的精髓在于模式上的创新和组合,而不是技术本身,靠的是我要做什么来融资,而不是我能做什么。因此人才上面只要能够拥有行业平均水准,能做这条赛道中普通的工作就可以,提供的是“应用”级的服务,价值主要来源于创始人的商业行为和资历人脉等等软的能力。

实际上原世界中的小康,对自身的区块链业务提出的要求就是这样的,能做到行业平均水准就足够支撑业务需求了,主要靠商业模式上牛逼。

在这个世界中,其实楚垣夕也可以这么做,走普通的创业模式,高调宣传,高调做事,高调融资,可以舒舒服服的把钱赚了。但现在他的追求明显不一样了,原世界中的天花板无法让他满足,楚垣夕感到自己膨胀了,几千亿的市值已经填不平自己的野心!

区块链不是简单的估值多两千亿少两千亿的问题,往大里说,涉及到标准之争,而且是未来一条最粗犷的赛道上的标准之争,往小里说,涉及到小康有没有可能完成原世界中未完成的两个夙愿,其一是游联网的建立,其二是移动支付的推广。

原世界中小康的一切行为最终都指向了跑步实现小区社交,估值超千亿,但游联网根本没有接入线上内容,只停留在开发计划中。而移动支付的推广在巨头布下铁幕的情况下,严重依赖线上内容,因此也没到启动的时机。

楚垣夕虽然可以强行推广,但难免落入补贴用户的陷阱,被人当成人傻钱多,等到补贴力度下降,薅羊毛的也会消失不见,用户还是使用支付宝微信,这是成功率非常之低的方案。

这让他在原世界中就意识到商业拼到最后拼刺刀的时候还是要拼技术,所以目前小康在技术上的追求仅限于刘璐和袁苜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不向外透露。

真正踏实搞技术的,反而没人高调宣布,都是做成了之后才站出来敲黑板看到这面专利墙没有?此路不通,你们都是弟弟。

这种项目在完成最后一步之前都不适合被别人知道,最适合的就是用一个正常的项目来掩盖,一旦被人知道了,鬼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毕竟拼钱国内可是有两位爹站在那呢。

实际上曹翔的入职,连周鸣钧都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怎么公司里又多出一个首席科学家来,首席技术官和首席科学家天生就是仇人,这是用来跟我打擂台的吗?然而实际上并不是。

但是楚垣夕面对风口中呼呼直吹的风是完全急不起来,主要是缺一个重要的人才,急也没用。

拜托各位读者老爷个事情,多给本章说点赞。现在给本章说点赞对作者君有实际价值了……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