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一十章 优土早就可以翻盘,只需要……

第六百一十章 优土早就可以翻盘,只需要……(1 / 1)

求订阅!爆更活动导致订阅血崩……

楚垣夕一点都不觉得这是最严重的问题,虽然优土的老龄会员确实比另外两家多10%,相当之夸张。

只听袁苜说:“最搞笑的是优土自己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还喊了年轻化的口号,结果越来越老!这网站绝对病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楚垣夕乐了,“因为阿里大文娱一向喜欢反向操作呗。”

a站曾经跟优土对撕,撕逼程度非常惨烈,然后没想到时隔半年之后优土先是华丽丽的对a站进行了战略投资,紧接着马上被阿里收购。再然后,本来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的a站发现阿里对他见死不救。

这个操作绝对成迷,因为二次元是最容易带来年轻用户的,特别是a站和土豆的组合。a站第一个引入弹幕的国内视频平台,而土豆则是第一个引入弹幕的国内主流视频网站,结果哥俩纷纷跪了。这绝对体现了阿里防守式投资的精髓,就是宁可看着你死,也绝不允许你被别人救活,直到你完全失去价值,是死是活我都不再关心。

袁苜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作为一个职业的投资人,她养成的职业病不会因为临时接了个商务谈判的工作而改变,上来先进行一番尽调,凭借强大的人脉和调研能力,把几个谈判对手的老底都给掀开看了。

结果就发现优土绝对是个迷一样的存在,朝令夕不改都会引起赞叹那种。比如说向岛国首屈一指的ip大户少年jump采购漫画ip,第一年气吞万里如虎,一口气买了100来部。少年jump那边估计正美呢,兴奋的搓搓手,第二年刷拉一下萎了,不知道少年jump的十代目瓶子大人心里得跑过多少匹草泥马?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大转折?因为人事变动。但是优土年轻化对内容的需求呢?没人在意。

“总之我不看好优土,虽然咱们的剧做出来之后自带力流量,优土给的策略是可以大赚一笔的,但是你想要靠影视剧扩大影响力,估计只能靠卫视了。然后咚咚那边还要上山东卫视,这是彻底推向中老年的节奏啊!”

“你不看好优土呢,是没抓住他们问题的本质。”楚垣夕娴熟的涮着茶叶,说:“老龄化不是优土最重要的问题,而是最重要的问题所表现出来的现象。优土的原罪在于阿里的战略强势整合,你明白不?”

“你说的是……把优土整合到阿里业务链上,成为一个引流渠道?”袁苜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被楚垣夕一点就透。

“对,优土的独立性被极大的矮化了,本来以为可以当皇太子,结果要伺候皇上。”

“但是这为什么会导致年轻化失败?”

“这不是很显然的吗?优土老杨说的多清楚啊?必须拥抱年轻化,年轻人离我们远去就意味着我们离开了中心,对吧?但他们都怎么做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特诚实,喊年轻人快来,结果年轻人来了之后惨遭他们打包销售,界面乱的跟诈骗小广告集中营一样,年轻人谁受得了这个?这恰恰是老龄用户可以容忍的。对年轻人怠慢,漠视年轻人的习惯和心态,那不老龄化还有什么结果?”

袁苜很有疑问,“就这个原因?我感觉只是这个理由不至于把优土弄的这么惨吧?现在谁没有个120秒的广告?嗯,搜狸没有。”

“当然不止这一个点,但是核心原因差不多。优土之前让我最震撼的是他们居然不懂什么是内容什么是服务。对比一下爱奇艺好了,爱奇艺是热播剧来了vip用户领先看,普通用户延迟几天也可以看,优土是非vip只能看五分钟,用户选谁不言而喻。

优土对内容的理解就是我提供版权你给我付费,而爱奇艺是我提供版权我还提供会员服务,给你差别化的服务体验,你为了更高的体验付费,也可以白嫖,但白嫖的体验差。所以爱奇艺加码内容,而优土是变着花样进行变现。这都是反用户的操作。”

“对对对我明白了。”这个问题在袁苜心里比打小广告严重的多,“阿里说这叫全域营销,号称边卖边看,虽然效果奇烂,但阿里痴心不改,一定要打通优土与自身所有消费场景之间的路径,也不知道用户是缺了多大德,看个剧非得买你的东西?”

楚垣夕心说您是剁手的时候遇到什么不快了吗?他决定给这场吐糟小会做个结束语:“关键的关键是,阿里觉得这叫以收入为导向,是没错的。问题在于看剧的平台它就不适合卖东西,短视频和直播才适合带货,但阿里又不做,快手送上门都不买,这叫神马操作?既不理解年轻用户,也不理解内容,也不理解服务,这就是过去的优土。”

“过去……的优土?你的意思是?”

“对啊,刚都说了你没抓住问题的本质。优土不行是因为他们天天反向操作,但是如果改过自新呢?毕竟基本盘子还在,也可能从新做人。”

袁苜明显不信,“哪有那么容易啊?什么叫积重难返你知道不?”

“哎,积重难返这个词对大文娱还真不适用。人家换思路换的可勤快了。他们的问题是不知道怎么反,这么多年光试错就试了不知道多少次都没试出来。一旦让他们找到正确的方法论,以阿里高举高打的实力还是有希望的,毕竟人家有钱。另外其实吧,阿里还就是太要脸了,不然的话早就成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太要脸?我应该理解为称赞吗?”袁苜看楚垣夕憋着坏的表情,心说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污一下的事情吗?

“我的意思是,他们其实完全可以照着企鹅视频复刻一下,不但复刻app,而且复刻一下版权和运营相关的操作。你想想,人家企鹅视频几乎没试错,就从弟中弟干到了第一,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对不对?这要是刘璐在大文娱当老大,根据她的菜市场理论,保证跟着买两块五的,早就翻盘了。”

血崩的订阅是因为太水了吗?是!我参加爆更互动时按捺不住水文的冲动怎么破,在线等……。m.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