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 > 【免费】【外传】帕拉梅德斯的七杖之歌

【免费】【外传】帕拉梅德斯的七杖之歌(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更新最快!

注:本篇带有“剧中剧”性质。

据传出自一位定居于黑色浮空城的埃里奥斯史官之手。

然而,无人晓得他为何知道这如此多的秘辛。

“帕拉梅德斯先生将他的七柄神器法杖传给他的七位学生。

黑色浮空城的无尽权柄和智慧凝聚于此。

愿荣耀归于帕拉梅德斯先生,伟大的黑之主。“

阿坎瑟斯之杖

aanthus

【“宛如长钉。”】

在当世已知的强大法杖之中,最神秘,也许是最恐怖的便是阿坎瑟斯之杖。伟大的黑之主帕拉梅德斯铸就了这柄长钉般的奇异法杖,却用一个毫不相干的名字称呼它,企图掩饰它的真正力量。

(一)

在云上时代开启之时,伴随诸多神灵的消逝,无底深渊支离破碎,盘踞于此的恶魔们也失去了自己的大部分力量。意识到自己终将堕为凡物的恶魔领主们陷入了恐慌,其中一些神通广大的恶魔领主施展了本不应在这个时代出现的伟大魔法,将自己封印于静止的时间流之中,妄图以此逃脱死亡的命运。他们成功了……几乎成功了。

(二)

两千年的时光过去,残存的无底深渊也逐渐崩坏。其中一位恶魔领主的宫殿,在混乱的空间流中和主位面重合,成为了主位面的一部分。他的所有部下早已化为乌有,只有被冻结于静止时间中的他一息尚存。他完全不清楚外界发生了什么,不清楚自己宫殿那巍峨的大门已经处于凡人的注视之下。

(三)

长久以来,许多冒险者甘冒危险进入龙眠山脉寻找宝藏。随着那里的遗迹逐渐被人挖掘一空,只剩下断壁残垣,很少有强者再涉足这块荒僻的土地。但近日来,时常有商队在山中遭遇可怕的风暴,而当风暴过去之后,他们便会被传送往大陆的其他角落。此时尚没有人知道,这正是空间流混乱的结果。最终,北方的法权国和南方的帝国派出一支联合调查队,试图查明其中的真相。

(四)

“我们在龙眠山脉里走了七天七夜,终于找到了那一处遗迹的所在。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激动,却不知道在前方等待我们的是造物者遗留的奇观,还是将我们悉数吞噬的恐怖恶魔。”

新历964年,法师学徒约翰帕拉梅德斯的手记

(五)

“在这次骇人听闻的恶魔复苏事件中,只有帕拉梅德斯一人幸存。据帕拉梅德斯的证言,他的老师,大法师詹恩牺牲了自己,给了那头远古恶魔重创,帕拉梅德斯亲手给了恶魔最后一击。现在法师议会正在评估帕拉梅德斯撒谎的可能性。一旦确认帕拉梅德斯的诚实,帕拉梅德斯就将被释放。”

新历965年,埃里奥斯关于恶魔复苏的调查报告

(六)

帕拉梅德斯讲了实话,但也没有。调查队不慎唤醒了封印的恶魔,而在老师试图杀死恶魔却功败垂成之后,帕拉梅德斯的确发挥了不可思议的潜力,杀死了奄奄一息的恶魔领主。但他告诉人们,恶魔的尸体在死后化为灰烬散去,这是纯粹的虚言。他从恶魔身上拿走了一件他认为最重要的物品:一滴心头血,然后焚毁了尸体的其他部分。他小心翼翼的珍藏着这滴恶魔之血,以期未来能够利用它。他很快明确了自己的目标:将它“铸造”成一把所有法师都梦寐以求的强大法杖。

(七)

为了铸造法杖,帕拉梅德斯寻找一种能完全承载恶魔之血力量的材料,这一找就是二十年。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一块同样来自云上时代之前的天外陨铁上。帕拉梅德斯认为,这块陨铁的性质和恶魔之血完全契合,只要将两者融为一体,完美的法杖便即刻诞生。只有一个唯一的困难横亘在帕拉梅德斯面前,那就是这块陨铁的分量实在太少,远远不足打造成一柄权杖。

(八)

最终,帕拉梅德斯决定把决定权交给命运。他融化了陨铁,将之与恶魔的心头血相互融合,并将自己所知的最强咒术魔法融入其中。相传,法杖铸就之时,一个可怕的,雷霆般的声音在埃里奥斯上空回响。只有帕拉梅德斯本人知道,那是恶魔领主的心跳声。而当一切尘埃落地,法杖最终成型之时,帕拉梅德斯几乎惊呆了:他铸造出的根本不是什么法杖,而是一柄数尺长的黑色长钉。

(九)

有一件事毋需质疑:这柄黑色长钉虽然古怪,确实是施展咒术魔法的利器。帕拉梅德斯隐藏了它的真实材料,并为它起了一个毫无关系,颇具迷惑性的名字:阿坎瑟斯之杖。帕拉梅德斯拥有很多强大的法杖,唯有阿坎瑟斯之杖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连一次试用都没有。这把恶魔之杖被藏匿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它命中注定的真正主人——

斯卡鲁,死者的呢喃之杖kull

【“杖头仿佛笼罩着蒙蒙雾气的髑髅。”】

除了伟大的帕拉梅德斯本人,没人知道这柄法杖的真实来历。有人说,它是帕拉梅德斯用一位恶魔领主的头盖骨制成的,帕拉梅德斯在少年时亲手击杀了这位恶魔领主;也有人说,这柄法杖的骷髅杖头是那位恶魔领主的财产;还有一种说法,帕拉梅德斯暗算了自己的老师,声称是恶魔领主所为,却把老师的头骨制成了这柄邪恶的法杖。这些说法也许全部是假的,只有一点毋需质疑:这柄法杖是全世界最邪恶的魔法物品之一,它的每次出现都注定掀起可怕的灾难。

(一)

相传黑色浮空城尚未建立之时,帕拉梅德斯曾邀请纯白之城的后辈们前往自己的藏宝库,在那儿展示自己的收藏。十分偶然的,一位年轻有为的法师在宝库里发现了一枚诡异的骷髅头,骷髅头上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

“帕拉梅德斯先生,”他问道,“这是什么?”

“你不应该知道,”帕拉梅德斯回答道,“请不要碰它。它和你没有关系。”

帕拉梅德斯轻率的回答反而激起了这位学徒的好奇心。而这正是斯卡鲁之杖所引发的第一个悲剧。

(二)

“潜入藏宝库的窃贼,已被证实年轻的学徒鲁道夫。关于他的死因,我们认为,是他接触了宝库内某种极度危险的魔法物品,却又没有做好防护措施的缘故。至于在宝库内藏匿致命违禁品的原因,我们会进一步问询宝库的主人。鲁道夫剩下的尸体他的白骨将就近在纯白之城的墓园里下葬。”

新历977年,埃里奥斯关于某起死亡事件的调查报告

(三)

为了防止悲剧重演,帕拉梅德斯决定抑制骷髅头的力量。他给骷髅头加了重重封印,然后将它嵌在了木制的杖柄上,他以为这样那些粗心大意的人就不会碰到它。

帕拉梅德斯错了。他命令一位忠诚的仆人把新生的法杖放回藏宝库中。这位仆人从帕拉梅德斯手中接过法杖,身体瞬间化为森森白骨,如同几年前的鲁道夫一样。

只有得到法杖认可的人才能碰触这把灾厄的法杖,帕拉梅德斯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

(四)

长期以来,整个黑色浮空城只有两人能够活着碰触这柄法杖:伟大的黑之主帕拉梅德斯本人,和他同样狂放不羁的学徒彼得克利夫。

然而,克利夫已经有了一柄称心如意的法杖。于是,他决心为斯卡鲁之杖也寻找一位合适的主人。克利夫相信,斯卡鲁之杖的主人会和自己一样,成为老师的左膀右臂。

(五)

有超过二十名自视甚高的法师学徒参与了克利夫的选拔。在一座偏僻小国的庄园里,克利夫把他们聚集起来,告诉他们,他正在为老师创造的新法杖寻找一个主人。参与者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参与一个可怕的死亡游戏。

参与者们在大厅里静静等待着。当克利夫念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便走进一侧的小房间,克利夫和斯卡鲁之杖在那儿候着他们。克利夫请他们拿起法杖,然后便望着他们在巨大的痛苦中化为骷髅。克利夫隔绝了声音,外面等候的人听不见受害者的惨叫。然后,克利夫就若无其事的请下一个人走进房间,直到最后,再没有候选者存活。

(六)

“我看着克利夫大人从屋子里走出来,手里拿着那柄法杖。我忽然意识到,我如果想让安德烈成为法师,这就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于是,我带着安德烈向克利夫大人跑了过去,请求他准许安德烈跟随他学习法术。克利夫大人说,如果安德烈能够挥舞他手中的法杖,他就答应我。安德烈照做了。安德烈从克利夫大人里接过那法杖我觉得它没有我想象中的重挥了一下。克利夫大人露出震惊的表情,然后告诉我说,他合格了。”

卡尔瓦多斯先生晚年对来访者的讲述

(七)

就这样,安德烈卡尔瓦多斯,一个目不识丁的佃户的儿子,成为了斯卡鲁之杖的主人,伟大的黑之主帕拉梅德斯的学生。没有人质疑帕拉梅德斯和克利夫的选择,能举起斯卡鲁之杖,这本身就是无可置疑的力量。

在所有魔法中,安德烈唯独醉心于死灵魔法。他也很快证明了自己是死灵魔法的天才。

(八)

“第三十七日:他来了……我又一次听到了那声音。活下的人越来越少了。下一个会是我吗?我们现在相信那是死神的歌声,而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万能的造物主啊……请您宽恕我们的罪孽……让我们的灵魂在死后得到安息……”

一位无名的士兵的日记,掉落在战场上。猜测其主人已经被转化为亡灵生物。据说,安德烈卡尔瓦多斯在这场战斗中手持斯卡鲁之杖,一人毁灭了一支军队。

(九)

巨大的成就很快让安德烈变得傲慢,他当时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并没有掌握斯卡鲁之杖全部的力量。最后就连黑之主帕拉梅德斯本人也对安德烈感到失望。

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何斯卡鲁之杖最终抛弃了安德烈。究竟是这柄有灵智的法杖主动放弃了主人另觅新主,还是帕拉梅德斯主动收回了安德烈对法杖的控制权,一切都不得而知。就结果来说,安德烈侥幸活了下来,斯卡鲁之杖却失踪了。

全世界的法师们对这个结局感到惊讶。连安德烈这种天生的死灵师都失败了,难道这柄法杖注定不会有真正的主人吗?直到斯卡鲁之杖的命中真主出现为止,这一度成为了定论。可惜,在法师的世界,从来就没有任何“定论”……——

永夜权杖太阳权杖

helio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难道我是神 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小木不是小暮) 天生就会跑 直播在地下城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抓鬼小农民 遍地都是技能树 大完美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