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 > 第二章 真相与鼓励(二合一)

第二章 真相与鼓励(二合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更新最快!

“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歌特一字一顿的说,“我们只能认为,是奥卡德联邦的狱卒在撤离位面监狱前,选择了杀人灭口。”

“别说笑了。稍微有点理性的人,都知道这是最不可能的答案,”莱维说,“首先,奥卡德联邦没有杀害伊丽莎白女士的必要。杀人灭口只能让维多利娅和他们结成死仇,这对奥卡德联邦没有任何好处。”

歌特沉默。他不能反驳莱维的话。事实上,这些他早就想到了。

“其次,即使他们真的想要杀死伊丽莎白,又怎么可能留一口气,半死不活的没能杀死?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被监禁在禁魔监狱里的女性法师,如果是奥卡德的狱卒下手,完全没必要辛辛苦苦的种下诅咒。直接弄死还要省事许多。弄得昏迷不醒丢在那儿,就像是故意……”

“你倒像亲眼见到一般,莱维,”歌特冷冷的说,“果然。你当时之所以会痛痛快快的听从我的提议离开奥卡德,是因为你判断你根本不需要在那儿。”

莱维笑了。

“和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真令人开心,”他说,“我的兄弟。”

“你高枕无忧。奥卡德人的施法者监狱里有奸细……你预先安排的棋子。”

“漂亮。不过,我纠正一点。我没有刻意在那种偏僻小镇安插眼线。我在奥卡德布下了许多暗桩,那位法师狱卒只是其中一个。他只是碰巧在那儿,然后派上了用场而已。”莱维说。

“我调查过了……皮尔卡法师和扎哈列维奇姐妹都战死当场。但第四位法师狱卒,万科法师的尸体三天后才被发现。他就是你的暗桩,对吗?”歌特低声问道。

“我想,给了伊丽莎白女士一刀,并且给她下了诅咒的人正是他,”莱维显出忧伤的口吻,“但……对他下命令的并不是我。”

“你什么意思?”歌特忽然警觉起来。

“字面意思啊,”莱维耸了耸肩,“的确,我和万科法师私下里有联络。他也偶尔会向我汇报奥卡德联邦的情报。但这一次,我没有对他下攻击伊丽莎白的命令。”

“撒谎。”

莱维叹了口气:“我就实话告诉你吧。的确,我最初的计划是让万科法师杀害伊丽莎白。”

“这我早就知道了。”

“伊丽莎白自身的价值不过尔尔。但她的女儿……那家伙乃是无价之宝。单单是潜力就让人垂涎,更不必说……我在想,让她留在帝国是不是太浪费了。”

“让‘光明之世’背弃帝国加入埃里奥斯,你还真敢想啊。”

“葛雷克熙亚帝国和埃里奥斯法权国都不是她的祖国。对她来说,这两个都没有区别。只要她和其中一个关系破裂,就会顺水推舟的加入另一个。”

“因此你安排了计划,”歌特咬牙,“在迪米殿下攻入监狱的时候,以狱卒身份留守施法者监狱的万科法师会让其他人出去抵敌,自己杀死伊丽莎白。然后,将一切责任都丢在鲁莽行动的迪米殿下头上,离间维多利娅和帝国之间的关系。对吗?”

“可我没有想到,维多利娅自己也跑来帮迪米殿下营救母亲了,”莱维似乎有些无奈,“这意味着我不能知道最后攻入监狱的是她还是迪米。一想到之前的计划可能不起作用,我就通知万科法师终止行动。我发誓。”

“但他还是下手了。”

“万科在我的众多棋子中是极为边缘化的一个。在我听说他背弃命令袭击了伊丽莎白之后,我立即就在思考各种可能性。其中最大的一种……”

“他并没有忠于你,而是一个双重……多重间谍,”歌特替莱维把话说了出来,“他真正的主子,并不是你。”

“说的对,我的朋友,”莱维轻声道,“在那天的奥卡德,暗中活动的并不是只有我的意志。还有其他黑手……是他对万科法师下了命令,袭击伊丽莎白并对她中下诅咒。我们都被那家伙算计了。”

“万科法师已被灭口,”歌特摇头,“剩下的只有靠猜测了。”

“就让我们猜测一下吧,我的朋友,也许情况还没有这么悲观,”莱维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简单想一想就知道。在这起事件中得利,又有条件对万科法师下命令的人是谁。”

一步步的,两人逐渐接近真相。事实上两人早就把事情分析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不过是在相互“对答案”而已。

然后,歌特说出了莱维想听的答案。

“是帝国……确切的说,是弗雷德里希宰相。”

歌特的声音显得有些苦涩。仔细想一想就知道。在整起事件中,获利最大的是帝国。站在某些帝国高层的立场上,则事件中的难解之谜都迎刃而解。

莱维笑了。

“说得没错。”

万科法师是帝国针对法权国和联邦的双重间谍。

他一直观察着局势,在迪米冲进施法者监狱的时候袭击了伊丽莎白。除了诅咒,他特意选用了锐器切割的伤害,因为他知道迪米可以施展冻结术暂时处理这样的伤口。

然后万科法师传送离开。而赶到的迪米果然上当,认为是奥卡德人想要杀人灭口。一切的剧本都在帝国高层的掌控之中。

“这次‘失败’的营救没有动摇维多利娅的忠诚。帝国‘竭力’营救伊丽莎白想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维多利娅和迪米殿下的私人关系也得到了巩固。”

“无论是帝国和法权国,都不需要一个活着的,清醒的,具有施法能力的伊丽莎白,”歌特叹口气,“伊丽莎白在奥卡德联邦生活了很多年,对奥卡德的感情根深蒂固。和她有仇的,就只有尼古拉斯议长本人而已。”

“如果我是尼古拉斯议长,”莱维说,“只要对伊丽莎白动之以情动之以情,她的立场就有可能动摇。她还有很多家族成员在奥卡德。如果奥卡德联邦未来换了个和她关系好的新主子……那结果想都不用想。”

“可是,帝国绝不会放任伊丽莎白这个人质留在奥卡德联邦手中,”歌特轻声道,“迪特弗德三世皇帝和弗雷德里希宰相,绝不允许日后维多利娅因此被要挟……”

大度的迪特弗德三世还好,弗雷德里希宰相这位帝国裱糊匠,绝不允许如此大的隐患。在宰相眼里,日后的维多利娅很有可能成为帝国的太子妃乃至于皇后,怎么可能在这种事上被人抓到把柄?

就算异界生物有朝一日会和小薇分离,谁知道她对这具身体的母亲怎么想?

莱维稍稍顿了顿:“将伊丽莎白掌控在自己手中,同时又让她‘永远无法开口’是最安定的选择。既保证了维多利娅和帝国的关系,又维持了她对奥卡德的仇恨……万一暴露的时候……

“还可以把锅丢给法权国的刺杀者,丢给你。”歌特讽刺的说。

一秒的沉默。

“和弗雷德里希宰相那样的老狐狸做对手,”莱维悠悠的说,“这次,是我输了。输得彻底。和那位传奇法师相比,我的算计还是差了一筹。”

“缚魔之主弗雷德里希,一直呆在某个地方窥伺施法者监狱的情况,一觉察事态有变,便立即现身。这就是为什么议长出现之后,他也出现得这么快。”歌特苦笑。

宰相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永恒之血”会使出那惊天动地的一击,更没料到尼古拉斯议长会因此而突然降临。

尼古拉斯议长意料之外的现身让宰相被迫暴露了自己,因为宰相不能让林娜的灵魂和迪米暴露在危险之中。

“但这算不上决定性的证据。”歌特说。

“所以你还是不甘心,”莱维接着开口,“想采集伊丽莎白身上诅咒的术式样本。”

“我不觉得堂堂缚魔之主会在这种明显的地方出错。但只要有一线希望……”

“那种东西已经收集到了。”莱维说。

“哈?”

“我的暗桩,可不止局限于奥卡德啊。这座皇宫里也有。买通仆人,从换洗的被褥上区区弄到点头发,还是做得到的。”莱维眨巴下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难道我是神 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小木不是小暮) 天生就会跑 直播在地下城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抓鬼小农民 遍地都是技能树 大完美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