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思妻如狂 > 第62章

第62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苏静云惊讶的看着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来人竟然是瑶瑶?!

“阿姨,我找爸爸。”瑶瑶仰着白净的脸,扯着她的衣角说。

苏静云愣愣的看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阿姨。”瑶瑶又唤了一声。

是了,她叫她阿姨。心中不免刺痛。过年的时候她还叫她妈妈。不是她喜欢瑶瑶叫她妈妈。只是……这样的情形下,不容她不多想。

“爸爸……”她怯生生的叫着,眼睛里有惶恐。

苏静云问:“瑶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瑶瑶只是眨着眼说:“我来找爸爸。”

来找爸爸……苏静云感觉好讽刺。她这里就像是冯硕在外面的小家,现在人家的孩子找上门来了要爸爸,她就像冯硕外面见不得光的女人,必须承受这样那样的责难。

苏静云正打算让开身让瑶瑶进去,冯硕却已经听到动静在她身后问:“你在跟谁说话?”

“爸爸!”响亮又清脆的滑破寂静的清晨,冯硕原本有些惺忪的眼,顿时就清醒了过来,拧眉低头看着紧抱着他大腿的瑶瑶。

心中愕然。抬眸看着苏静云。她扯了扯嘴角,转身进门。

“苏静云!”冯硕伸手拉住她。苏静云挣扎了一下,瑶瑶抱着他的大腿,致使他不能有更大的动作,便让苏静云挣脱了。

她疏离而礼貌的笑了笑:“你带她去那边先坐一下吧。”

瑶瑶亲昵的张开双手让冯硕抱,他敛着眉头将她抱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苏静云端着一盘满满的水果出来,对瑶瑶说:“你吃吧。”

然后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谢谢阿姨。”瑶瑶冲着她的背影喊。

苏静云背部一僵,并没有回头。

冯硕立刻生气的说:“瑶瑶,她是你妈妈!”

瑶瑶倔强的撅着嘴巴,无比委屈的说:“可是我有妈妈了。”

苏静云听到她的回答,心中一痛,便用力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冯硕一急,颇为生气的看着瑶瑶道:“谁让你这么早到这里来的?”

她雀跃的笑意全然凝固在了小脸上。怯怯的,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冯硕。

“柔柔呢?”冯硕张开大腿坐在她的对面紧盯着她。

瑶瑶眼中的窃意更重,摇着头不说话。

苏静云端出来的水果上还洒着水,青青红红的可爱极了,瑶瑶低头盯着那红艳艳的苹果小声说:“柔柔说有事情要出去一下,我想爸爸了,所以她带我来这里了。”

“那柔柔为什么不帮你开门就走了?”冯硕双眸蹦出冷冽的目光,瑶瑶的身体小小颤抖了一下,“瑶瑶,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说谎了。你太让爸爸失望了。”

“不,不是这样的,爸爸,”瑶瑶极了,蹭的跳下沙发跑到他的面前,抓着他的手说,“爸爸。你不要讨厌瑶瑶,瑶瑶不说谎了,再也不说谎了。”她的声音明显带上了哭腔,小脸皱成了一团。

冯硕盯着她说:“那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带你到这里来的?”

被他的目光吓着了,瑶瑶怯懦的张了张嘴:“是……是妈妈。”

冯硕心中一寒,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怒气,瑶瑶害怕极了,却始终紧紧抓着他。

冯硕想拉开她的手,瑶瑶就摇头:“爸爸,你不要丢下瑶瑶,不要丢下瑶瑶……”

“既然你都有妈妈了,那还需要我干什么?”他心中充斥着全然的暴怒,瑶瑶长得越来越像她,十成十的继承了她的轮廓,冯硕看着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不过这次他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冷然道,“瑶瑶,起来,我送你回你妈妈那里去。”

“那爸爸你呢?你也跟我一起去找妈妈吗?”瑶瑶小小的心眼里被一种莫名的恐慌充斥着。冯硕的表情让她本能的感到害怕。

冯硕站起身体,低头看着只到他大腿的瑶瑶,眼中被刺痛,狠心道:“我送你回去。”

“不要,爸爸,不要!”她一听,便哭了出来,抱着他的大腿呜咽的说,“爸爸,不要,不要送我回去,我要跟你在一起,我要跟你在一起……”

冯硕脸上凝结成了冰。杜云薇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想利用瑶瑶来牵制他吗?呵。既然她不懂得什么叫感激,他也没注意继续当这个好人了。

一把抱起瑶瑶想将她带出门去。

瑶瑶瞪着自己的双腿,哭喊道:“爸爸,不要送我回去,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冯硕心中五味杂陈,被苦涩浸润了。

瑶瑶的哭声惊动了房内的苏静云,她着急的打开房门,就看到瑶瑶一手抓着沙发的一角,身体在冯硕的身上用力的挣扎着,小脸上全是泪水,哭的声嘶力竭。

冯硕是铁了心。表情夹杂着痛苦与不舍,可是他必须这么做。

“够了!”苏静云站在门口大叫了一声,冯硕与瑶瑶同时抬头看她。她承受着冯硕的目光急急的跑过去,深吸一口气对他说,“冯硕,你先放她下来吧,才八点,很多人都在睡觉呢,小声点才是。”

瑶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除了抽噎声什么也说不出来。

苏静云感觉很烦很累,不过还是耐心的劝道:“有话好好说,她还这么小,你这么生气她也不明白啊。”

冯硕抱着她,又看着她。一脸的深沉。

苏静云被他看的慌,有些慌乱的转身:“我要上班去了,你好好照顾她吧。”

“我送你去!”冯硕心中燃烧着一把愤怒的火焰,冷峻的脸凝结成冰,抱着瑶瑶的力道渐大,她不舒服的皱起了小脸。

苏静云心细的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耐的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道,“你弄疼她了。”她敛着怒意换了一副温柔的表情问瑶瑶,“还疼吗?”

瑶瑶吸吸鼻子,愣愣的看着她摇头。

苏静云颔首,将她放在一边,对冯硕道:“那我先走了。”

“阿姨——”瑶瑶哽咽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稚气,却清脆的好像早晨刚刚摘下来的黄瓜带着一股清香。

苏静云的嘴角有些扭曲,背对着她。

冯硕目光一沉,对着瑶瑶道:“如果你要叫我爸爸那她就是你妈妈,如果你不想叫她妈妈就别叫我爸爸了。”

瑶瑶傻傻的看着冯硕,显然无法理解他如绕口令一样的话。

她只想要自己的爸爸妈妈……这样也不行吗?

“呵呵,没关系,叫什么都无所谓。”苏静云笑得有些牵强。抓起包就要离开。

冯硕一言不发的抱起瑶瑶,拉着她的手道:“我送你去酒店!”顺便见见她!

苏静云错愕的看着瑶瑶和他,冯硕的眼神已经传递出她的意思。

苏静云蹙紧了眉头,不知说什么才好——

车子停在天玺的空位上。冯硕抱着瑶瑶下车。

苏静云走在前头。杜云薇的车位上还是空的,显然她还没有来上班。

冯硕跟着她走进大堂。

徐茵正进来,见了他不由的大喜过望,欢喜打招呼说:“嗨,云姐夫,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你送云姐来上班吗?”

苏静云脚步一顿,急着摆脱冯硕没想到还是被逮了个正着,顿时尴尬不已。

谁知冯硕却泰然自若的搂住了她的腰道:“是啊,你也刚来上班啊。”

徐茵的注意力立刻被他怀里粉雕玉琢的瑶瑶吸引了,忙不迭的问道:“云姐夫,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长得好可爱。”忍不住的,还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但是下一刻又有些疑惑的说,“不过我怎么觉得她这么眼熟呢。”

苏静云心中一凛。瑶瑶立刻抱紧了冯硕的脖子躲避徐茵的魔掌,嘴中害怕的叫着:“爸爸。”

徐茵正在回想她到底长得像谁,猛的被这一声爸爸吓了个激灵,禁不住脱口而出:“你什么时候有私生女了?”苏静云不可能生,那么自然就是私生女了。在某些方面,徐茵的反应还是快的惊人。

她的惊呼声立刻引来多人的侧目,苏静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有种晕倒的冲动。

冯硕也绷着脸说不出话来,徐茵自知失言,正想补救,大门口却传来高跟鞋笃笃的声音,苏静云放下她的手,他们一起转头,就见杜云薇踩着曼妙的步子朝他们走来。

看到冯硕的时候也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了如常的神色,对着瑶瑶,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瑶瑶见了她,也是小脸一亮,杜云薇来到他们的跟前,先叫了声:“瑶瑶。”

“妈妈——”瑶瑶亲昵的叫道。

苏静云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幸亏徐茵用力的拉住了她的手。

是的,就是杜云薇!她终于知道了!看着那两张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徐茵脸拉得长长的,冷艳鄙夷的看着冯硕。谁都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徐茵的心中充满了对杜云薇的厌恶和对苏静云的同情,朝着冯硕呸了一声便拉着苏静云往里走。

冯硕着急,拉住苏静云的另一手。

徐茵道:“放手!”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冯硕有些强硬。

“那你跟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呢?”徐茵恶狠狠的瞪着他,露出讽刺的笑容,“得了吧,要是没把她们的事情解决好,你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我以前真是错看你了。”

苏静云始终垂着头不曾开口。冯硕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杜云薇抱着瑶瑶道:“硕,谢谢你照顾瑶瑶。”

徐茵哼了一声,带着苏静云离开。

自始至终,苏静云都像个局外人一样冷眼旁观着,只是看着杜云薇抱着瑶瑶自然的站在冯硕的身边,郎才女貌,俨然一家人的时候,她陡的被提了起来,呼吸有些困难,脚步便快了,也乱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后,冯硕终于收回冷沉的目光。

杜云薇对他说:“你还是来我的办公室说吧。”然后率先跨进了另一道电梯。冯硕盯着她的背影,终于抬脚跟上去。

就在电梯门要合上的那一刹那,又被按开。

徐成梁出现在电梯门口,他手上还夹着一个公文包,显然是刚刚来上班。

看到杜云薇抱着瑶瑶站在里面旁边还站着冯硕,不觉有些错愕。

杜云薇看到他,蓦地将瑶瑶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似乎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徐成梁朝他们点点头,跟着站了进来。

一路无话的来到杜云薇的办公室。

杜云薇先将瑶瑶放在椅子上,然后起身去泡咖啡。

冯硕终于不悦的开口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把话说完就可以了。”

杜云薇的脚步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转了回来,笑着看着他道:“你想说什么?”

“既然你想要回瑶瑶,好,我可以还给你,但是你想要我跟她离婚,不可能!”冯硕态度强硬的说。

杜云薇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了,但还是保持着该有的笑容应对道:“即使是她有可能根本就不能生育,你也不在乎?”

冯硕面色一白,强忍着心中的悲恸看着她:“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知道你肯定不想让这份体检报告让她看到对不对?”前不久酒店正组织了所有员工进行一次身体检查,因为留下的是酒店的电话,所以苏静云的体检报告恰巧落到了杜云薇的手上。

冯硕眼中是赤裸裸的厌恶,即使她衣着华贵,但是做的却尽是一些肮脏的龌龊事情!

“你现在在偷窥别人的隐私,我可以去告你!”

杜云薇不怒反笑道:“那你就去告吧,看看到时候受打击的到底是谁。”

冯硕铁色由青转白,如果不是瑶瑶坐在一边,他真的会冲过去掐着她的脖子好好的质问一番!

“她为了辛阳闹成这个样子,她是爱惨了辛阳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杜云薇靠近她,抬着精致的面容对着他,猛的抓住他的双手喊道,“硕,你是瑶瑶的爸爸……”

冯硕眼中积满了怒气,胸膛上下起伏,陡然将她一把推在地上,喘着粗气瞪着她!

“硕……”杜云薇顿时泪眼婆娑。

“妈妈——”瑶瑶一下子跳下椅子跑到她的身边道,“妈妈,你痛不痛?”

杜云薇强忍着哭腔,摸着她的头发摇头道:“妈妈不疼!”

“爸爸,你怎么可以推妈妈呢?”瑶瑶的稚嫩的声音却带着责备。

冯硕将视线从杜云薇转到她的身上,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不是你的爸爸!”

“硕!”杜云薇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吼道。

冯硕的身形顿了顿,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瑶瑶,闭紧了嘴巴。

“爸爸……”

冯硕神情激荡,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杜云薇的出现就像滚烫的油锅中毫无预兆的低入了一滴水,一刹那沸腾了起来!

冯硕一把夺过杜云薇桌上的体检报告撕成了粉碎,仿佛这样就能改变不堪的事实,一切就都能不存在似地!明知道不可能,他却找不出更好的法子保护她不受伤害。

杜云薇冷静的瞧着他,等他差不多发泄完了冷静下来之后才说:“撕吧,如果撕了就能改变结果的话你就撕吧。”

冯硕终于被激怒了,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在桌沿上,杜云薇一时不察,只觉得喉咙一紧,整个人呼吸困难,双脸立刻涨的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瑶瑶被这一幕吓坏了,也忘了哭泣,愣愣的看着他们,在杜云薇先开口求饶之前,冯硕已经放开了他,他一脸的阴云密布,原本俊朗的脸也在顷刻间风云变色。

强势的将她一推,杜云薇的腰狠狠的撞在桌子上,疼的她皱紧了眉头。冯硕却视而不见,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气:“杜云薇,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与忍耐力,也不要再伤害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硕,你还是恨我对不对?”杜云薇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叫住他。

冯硕没有回头,语气不屑的冷哼了两声。

瑶瑶喊:“爸爸,你要去哪里?”

“不要喊我爸爸,你应该记得我早上跟你说的话,你想喊我爸爸那你的妈妈是谁?”冯硕只对杜云薇道,“你想要回瑶瑶,可以,还给你。我不稀罕!”

杜云薇咬着唇,脸上布满了冷汗,却依旧站直了身体没有让他瞧出端倪。因为她也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冯硕不再逗留,踩着疾步离去——

苏静云换好衣服出来,一头就撞在了前面的人身上。不由的吃痛。

冯硕寒着脸站在更衣室的门口,苏静云咝了一声,有些结巴的你了半天也没你不下面的内容来。更衣室不断有女员工来换衣服,他们站在门口差不多就堵住了出口,虽然不少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暧昧的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但是还是有人抱怨道:“你们别在这里挡路啊。”

苏静云掀了掀眼皮,举步向往前走。

冯硕却带着她往一边安静的方向走。

“……痛!”他的心就像被层层的山压住了,藏得太深了,她看不到。力气出奇的大,苏静云浅浅的抽气。

冯硕的动作稍顿。痛?他知道她痛,只是他比她更痛。

可是她怎么会懂!

苏静云再也不肯轻易说话,被他眼中的痛楚吓着。

原本以为他会暴怒的朝她吼得,可是她错了。冯硕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似乎下一秒她就要消失,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她的视线所及只有他的一张脸和肩膀后面几盏晕黄的灯光。

他捏起她的下巴,毫无预兆的吻了下来,她大力的挣扎,他却不让她得逞。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冰凉带来的湿润感。

她的唇却很软,还有淡淡的清香。冯硕吻着心就更痛,他痛苦的沉湎着,将嘴巴附在她的耳畔道:“苏静云,你记住,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不打算放你走了!”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仿佛呵护着一件珍宝,苏静云读懂了他眼中的心疼。

如誓言一把霸道的宣誓。与那一晚唯一的不同便是,他不爱她,换成了她不爱他。

还没彻底的清醒过来,冯硕已经放开她:“我去上班了,晚上再说。”

苏静云被靠着墙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感觉腿部酸软——

苏静云急匆匆的赶到下面大堂的时候,周向林正跟徐茵吵得如火如荼,确切的说是徐茵一个人吵得如火如荼,而周向林只是抱着膀子洗耳恭听,一手还抵着下巴不置可否的拂来拂去,一脸的戏谑,更加加剧了徐茵的怒意。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静云还未走进,就已经急切的问开了。

地上散落着好几个杯盘碟子,无数的玻璃碎片咣当当的砸在地上,地上杯盘狼藉,精致的菜肴全部成了脚下的牺牲品,徐茵的衣服也沾了一身,还有不少汤汤水水顺着她的衣服流下来,难怪她要生气了。

“徐茵,到底怎么回事?”苏静云急忙拉开她,担忧的问道。

周向林赫然转头看她,脸上立即换了一副神情,朝她微笑道:“静云,你来了啊。”低丰呆划。

苏静云朝她点点头,目光在他与徐茵之间来回的转悠,以眼神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向林耸耸肩,解释道:“这位小姐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手上的东西就洒了,所以……”他的手指在他们中间比了比,意思不言而喻。

徐茵气红了眼,恶狠狠的瞪回去:“才不是这样。”她抓着苏静云的手说,“云姐,你认识他吗?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明明就是他看到我手上拿着那么多东西还要撞上来,你看我洒了一身,他却一点也没有沾到,这还不够清楚明白吗?”

苏静云听得有些头大,不过还是将问题听清楚了。周向林多半是无奈的,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徐云不服气的又瞪了他一眼。她就是看他不爽!

“好了,周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你别跟徐茵计较,她个性很好,就是有点冲动。”这半褒半贬的话顿时让徐茵睁大了眼睛。

周向林朝苏静云笑笑。

苏静云叫来了几个清洁人员收拾这一地的狼藉,又对徐茵说:“徐茵,他是陈经理的外甥,也是我的朋友,周向林。”

徐茵的眼睛微微眯起,站在苏静云的身边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他就是陈经理的外甥,那个一开始让人误会陈经理交的新男朋友……

眉眼闪着精光打量他。

周向林带着清浅而戏谑的笑意,看的徐茵一阵窝火,不觉的转开了头。

苏静云扯扯她,无奈的摇头笑道:“好了,徐茵,一场误会而已,我相信你们只是不小心撞了一下而已,谁都没有错,就不要再吵了,ok?”

“恩咳,我先申明一点啊,我可没有跟她吵。”周向林颇为淡然的说。原本他是打算道歉的,只是这女孩嘴巴太厉害,他领教不了,只好作罢。

徐茵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瞧他说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顿时勃然大怒:“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吵啊,要不是你撞了我,我会弄得这么狼狈吗?”看着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套裙就有气。

“呵。”周向林呵了一声,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无力的望了一眼天板,举手投降道,“ok,徐小姐,这件事情就算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可以吗?”

“什么叫做算你错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错了。”徐茵一手叉腰吼了回去。

或许别人做来会有些过分计较显得小家子气,可是徐茵看起来不像是生气,倒像是一脸的娇嗔,并不让人讨厌。

苏静云被他们说的头疼,安抚的拍了拍徐茵的胳膊便站在他们中间说:“徐茵,这东西你是要送给客人的吗?那还不快让餐饮部再去准备一份?周大哥,你来这里是为了……”苏静云看着他说。

徐茵哀嚎了一声,对苏静云道:“云姐,你看我这样子,还能去送吗?”她指着已经毁了的套裙说。

苏静云看了看,尴尬的笑了笑:“那我叫人帮你去送,哪个房间的?你先去换衣服吧。”

她立刻眉开眼笑,对她说:“太好了,云姐,是2203的客人,我先去换衣服了啊。”

“恩,好。”

徐茵一转身,就看到电梯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徐成梁和杜云薇。

似乎所有人皆是一震。徐茵的笑意顿时被嘲讽遮盖,讽刺的看了他们一眼就往更衣室走去。

周向林对她说:“我六点约了朋友在这里吃饭,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静云讪笑了一声,立即说:“你位置订在哪里,我带你过去。”

周向林点点头道:“在雅阁。”

苏静云的笑意一拧,杜云薇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她鞠躬道:“总经理,杜经理。”

杜云薇并没有穿酒店的制服,合身的套装将她的双肩高高耸起,黑色的长裤顺畅到底,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性感醒目让人移不开眼睛。

“苏静云,这是你朋友吗?”杜云薇缓缓抱胸,目光蹲在周向林的身上。

“嗯。我先带他去包厢,失陪了。”她面无表情,冷硬的将这几句话说完。

徐成梁自始至终只是微微点头,并未说一句话,苏静云带着周向林离去,他状似无意的瞥了徐成梁和杜云薇一眼,颔首离去。

“走吧。”徐成梁紧抿着的唇终于微微张开,吐出这两个字。

杜云薇收回观察他们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看出他脸上的不悦,也跟着扬了扬眉,两人一道离去。

苏静云见他们走后,仍不忘回头多看了两眼,不知道杜云薇跟徐成梁单独出去又是为了哪般。

周向林的朋友还没有来,苏静云也过了下班时间了,所以就无所谓的与他多聊了几句。他看出她眼底的深究,所以微笑着问:“怎么,你不喜欢她?”

苏静云微微抬头看他,轻微的摇了摇头,而后才解释道:“她是冯硕的初恋情人,也是他女儿的亲生母亲。”

周向林的表情有些吃惊,举着的手有些放下,苏静云笑了笑,回道:“很吃惊吗?”

周向林失笑,赞赏的说:“静云,你让我刮目相看。”

“哦?”

“能在丈夫的前女友下干活的人恐怕不多啊。”他调侃的说。

苏静云愣了一下,旋即跟着笑出来:“是啊,我可真是够大胆的,不过有何不可呢?在哪里不是工作啊。”

周向林问:“那冯硕知道吗?”

“知道。”她扯了扯嘴皮子,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跟着蹙眉,此时包厢门被打开了,响动让他们一起回头。

苏静云看到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站在门口,高大的身躯几乎将包厢的门撑满。

周向林脸上立刻扬起了微笑,站起身来,苏静云知道这必定是他的朋友,遂起身想离开。没想周向林却对他的朋友介绍说:“这是我认的妹子苏静云,他是我在美国时的同学,简飞。”

简飞。很简单的名字,简单到让她想起简洁。

简姓本不多见,可是这个世界真的会这么小吗?苏静云为自己的臆测感到好笑。

简飞长得浓眉大眼,就是身上有一股子冷漠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不太容易亲近的人。

他顺着周向林的介绍看过来,伸出手说:“你好,我是简飞。”

他的手掌很大,苏静云跟他握手的时候就感觉回到了孩提时代,看着别人的爸爸拉着自己的孩子蹦蹦跳跳走在街上的模样,她有些尴尬的说:“你好,我是苏静云,你的名字很配你,你不会还有个妹妹叫简洁吧。”

最后一句纯粹是为了活跃气氛的,谁知简飞却眉眼一挑,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啊——”苏静云完全被震惊的话来,她只是随口胡诌的……

“你认识我妹妹?”简飞盯着她的脸说。

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我是认识一个叫简洁的人……她在南边的路口新开了一家店……”

“嗯,她就是我妹妹,看来你真认识了。”简飞张了张嘴,双目深沉道。

“……”

周向林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不由的惊诧道:“你们认识?”

“没,我只是刚巧认识她妹妹罢了。”苏静云礼貌的朝他点点头,“你们坐吧,我先出去了。”

周向林没有再挽留她,让简飞坐下来。苏静云替他们拉上了包厢的门。简飞宽阔的身影对着她,最后还看到了他探究的目光。

下班的时候想起冯硕说的话,她仿佛还活在梦中一般。他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有怜悯,有同情,还有怜惜。太复杂了。

身边有同事经过。

其中一人说:“哎,你的体检报告怎么样?身体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血压高,人老了,这毛病就来了。”

“可不是,医生说我的独立有结石,想让我去住院检查我都没有时间。”

“那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快点去找个大医院检查一下吧,这样才安心。”

他们的体检报告都拿到了?苏静云自然是记得这个的,只是很奇怪,,往前都整体法的,为什么今年有的有有的人没有。

徐茵正端着一个托盘出来,见她想冥想,不解的问道:“云姐,你在想什么啊。”

“徐茵,你拿到体检报告了吗?”苏静云道。

“拿到了啊。”徐茵说,“不是一起发的吗?难道你没有吗?”

苏静云摇摇头:“没有。”

“这就奇怪了。别急啊,可能还没有发全吧。”

苏静云点点头,看着她一手的食物说:“你这个要端去哪里啊?”

徐茵顿时嘴巴一闭,再张开的时候就充满了愤怒:“端去雅阁!”

“啊——”那不是周博士和他朋友吃饭的地方吗?苏静云的心中顿时浮现一丝笑意,看着徐茵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徐茵一脸气愤填膺的样子,苏静云实在不敢保证让她端去的饭菜最后会不会加菜了。

“好,”徐茵自然是乐得有人陪她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很快来到雅阁的包厢。她先上前开车,低头将饭菜端进去放好,先看到一只手,然后看到一只熟悉的表,惊诧越来越多,她几乎不敢抬头。

充满戏谑的奚落声在她的头顶响起:“你打算在这里坐下吃饭吗?”

熟悉的声音。

徐茵再也无法控制的受到了惊吓,一屁股坐在这上。

“这,这……”苏静云跟在她的后头,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立刻上前扶住她的胳臂说,“徐茵,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惊骇的犹如见了鬼,简飞也先是惊讶然后是一脸的看着她。

徐茵被他的表情激怒了,生气的从地上爬起来说:“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那是什么表情?”

简飞从容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淡定的说:“我来这里消费,我的表情有什么问题吗?”一张千年不变的寒冰脸,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穿梭,勾唇道,“倒是你,让我刮目相看啊,客服?”

他最后的两个字说的何其轻蔑,徐茵差点跳起来跟他干一架。

幸亏苏静云拉着及时,周向林也打圆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徐茵,为什么你跟他看起来有血海深仇的样子?”

徐茵嗤笑了一声:“血海深仇没有,倒是有一堆相看两相厌的鬼事情!他就是我家人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外国著名大学的酒店管理博士。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就瞧不上对方。徐茵嫌他是冰山脸是书呆子。他则嫌弃徐茵没有学识上不了大雅之堂。

总之是不欢而散。今日见面,难免分外眼红。

苏静云被这一团乱弄得乱七八糟,最讨厌的就是那个让徐茵过来送餐的人了,换个人来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啊。

徐茵气喘吁吁,没法子扑上去,不过却用眼神在凌迟他。

苏静云也喘着气,显然是累坏了。不过她刚想带着徐茵离开,包厢的门又再次被打开,冯硕健壮的身体站在外头。

苏静云受了太多的惊吓,已经有些麻木了。乍见冯硕的惊讶当即被愤怒的徐茵冲淡了。周向林打趣说:“你安静一点可不可以?像个聒噪的麻雀似地。”

徐茵吃了一嘴巴子的空气,完全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他是冯硕。”简飞简单说。

徐茵哼了一声,知道周向林说的是玩笑,终于没在深究,不过却微笑的叫:“云姐夫,你来接云姐下班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