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思妻如狂 > 第61章

第61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你怎么会在这里?”暗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怀疑,似乎又隐含了淡淡的震惊与不悦。

苏静云被他的话吓着,垂着头,直起身体来,却始终不敢直面他。

冯硕步履沉稳。从容不迫的捡起掉在地上的鼠标。苏静云后退了两步,将位置让给他。冯硕不动声色的关闭了页面。苏静云咬着唇,看屏幕恢复成最初的界面。

冯硕回头,蹙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他刚硬的脸庞线条不断的下落。苏静云呆呆的看着那些水珠,似乎她的心也跟着它们不断下滑,又渐渐升起来。

“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些照片?”她先发制人。

冯硕微微扬眉擦了擦头发,声音淡漠的说:“是我先问你的。”

苏静云的执拗也被他挑了起来,然而他的目光是那么直接的落在她的身上,“我……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我叫你来的?”冯硕的眉头拧的更拢了。盯着苏静云的面容不放。

苏静云也听出了他话里的质疑:“是啊,不是你说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冯硕几乎想用眼神吃了她,恶狠狠的盯着她看。

苏静云怯懦的后退了一步,冲着他说:“不是你叫严朗接我来的吗?”

冯硕先是一愣。接着呵了一声,忍不住低咒道:“该死的严朗还学会自作主张了啊。”

如果这还听不出来她就是傻瓜了。苏静云面色一沉,原来这根本不是他的意思!开始的时候她也有过怀疑,可是还是抱着小小期待的心情,没想到现在的期待真的落空了,这根本就不是冯硕的意思。

一阵心慌不可抑制的滑过她的身体,她倔强的挺直了背脊,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对不起,打扰了。”她有些颤音,可是此时此刻也不想让他看不起。

那倨傲的神情宛若无敌的女战士一般,看的冯硕直皱眉眼。

苏静云小心的踏着步子。原来被他看的时候她的脚步也会走的不稳,高跟鞋踏在铮亮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笃笃声,笃的慌。

她有些心慌意乱的抓起一边的包,那种飘忽的感觉怎么也说不清。在期待他开口挽留她吗?多少是有点的吧。

冯硕一手捏着毛巾,一手撑着桌沿,双峰紧蹙的望着她笔直的背影:“等等!”眼见着她马上要走出办公室的大门,他忍不住出声喊住了她。

脚步有个小小的趔趄,却没有停住的迹象。

冯硕不悦,大步往前走,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强迫她转过身体来。然后脸更臭,因为她脸上不服输的倔强与委屈的谴责,似乎做错事情的人是他。她正在控诉他,可看着她的表情,他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到嘴边的指责也变成了:“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听到吗?”

她一直咬着唇,下嘴唇上清晰可见一圈深深的牙印,冯硕抬起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说:“张嘴。”

她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他,下巴被他掌握在手中,见她没反应,冯硕伸出食指,流连在她鲜艳的红唇上,苏静云吃惊,却放开了自己的牙齿。

不消说,出现的便是一圈清晰的牙印。他纠结的脸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轻柔的按压着她的红唇,苏静云有些别扭的想退开。

冯硕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合时宜,猛的咳嗽了几声,垂下手。只是抓着她的手臂并未放开。

“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送你回去。”冯硕丢下这句话便放开了她,径直往里走去。

根本没有给苏静云拒绝的机会。

门砰的一声关上,苏静云孤零零的站在门外——

冯硕打开门,却办公室内却已经空无一人。他眯着眼,扣扣子的手停在半空中,倏然放下,往外走去。

“严朗,请让一下。”苏静云提着包,无奈的对挡住她去路的严朗说道。

严朗寸步不让,毫无退让的意思:“你没有看到总监吗,怎么刚来就要走了呢?”他试探性的问道。

苏静云苦笑了一声,便说:“严朗,很感谢你想为我们做的事情,但是很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要回去,再见。”

严朗被他说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言语有些匮乏,不过还是尽力挽留道:“总监肯定是很希望你能来的。”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将她带来了?”丰硕隐含怒气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苏静云浑身一震,便想挣脱严朗的手离去。

也许是听到他们的争执,已经有不少人围拢了过来。小刘一面漠然的靠着门框站在一边。

严朗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

冯硕走到他们身边,看到他依旧抓着他的手,不悦的拢起了眉心。

严朗的手立刻像被火烫了一样,猛的缩回来。苏静云的手无力的垂在一边,冯硕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对着其他人吼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明天不用上班了啊。”

他的吼声很具威严,立刻有人笑呵呵的走了。

苏静云绷着脸,拧着眉头也欲往外走。冯硕充满火气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我不是让你在里面等我!”

“我自己可以回去了。”她的声音低低的,尤其是低着头,看起来很委屈,一副受人欺负的小媳妇的样子。

冯硕哼了一声,二话不说便拽着她的手往外走。

“你干什么啊。”她大惊,伸手抓住一边的桌角,怎么也不肯动。

“放手!”冯硕冷眼一瞪,苏静云的心一抖。却倔强的不肯轻易撒手。

她张着大大的眼,脸上闪着执拗的光芒。

冯硕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制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一掌用力拍下,苏静云的手吃痛,顿时就缩了回去。

他解气的一笑,拉着她往回走。

冯硕经过严朗身边的时候他正偷偷的笑,被冯硕的厉眼一瞪,他立即如小学生一般站直了身体。

冯硕勾起一抹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将苏静云的手掌完全的包裹在自己的掌心,嘴角微微扬起。

应该是他干得还不错的样子吧。严朗目送着他们离去,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为好,顺势抚了抚额角。

苏静云被冯硕拖着走,厚实的温度包裹着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手心里的茧子带来的硬邦邦的触感,但就是这样的感觉,令她觉得安心。

不知不觉放弃了挣扎。

坐进车里之后冯硕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苏静云闷闷的,也忍着不看他。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还是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逃离我?”冯硕的火气又窜了上来,说话的嗓音带着严重的责问。

苏静云倏然回过身,怔忪的看着他。

冯硕的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等着她的回答。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望着他低声说。

“不是这个意思还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不想看到我,那我在这里不是给你添堵吗?”苏静云紧抿的唇终于张开,说的话顿时让冯硕火冒三丈。

“我添堵不添堵那也是我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她愕然。眼睛张得老大,连呼吸都屏住了。

冯硕又从鼻息里哼了声,车内被冗长的烦闷所充斥。他随手从架子上取出一张碟放进去,舒缓的乐音便从厘米传出来。

苏静云凝神听了许久,也没有听出什么歌,想他应该没有心情告诉她,就聪明的沉默了。

一路沉默的回到小区,他们之间的交流少的可怜。苏静云原本雀跃期待的新也被打磨的点滴不剩。

冯硕停好车,并没有急着赶她下车,苏静云觉得很怪,正想开门,他却拉着她锁上了车门。

她蹙眉,不明所以的说:“你到底想干嘛啊。”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背对着我知道吗?”他紧按着她的双肩,强势而无礼的要求道。

苏静云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道:“你太霸道了!”

冯硕讶然,复又点头,霸道又如何:“你只要回答知道就可以了。”

他的眼底闪动着认真的光芒,苏静云被看的心慌,率先缴械投降别过头,挥开他的胳膊说:“你放开我。”

黑色的眸底凝聚的暴风雨越来越重,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苏静云吃痛却不肯轻易求饶,倔强的紧闭着牙关如小牛犊一般抗拒着他的蛮横无理。

脸上的神色一变在变,手上的力道一重再重。

“你的嘴巴被胶水粘住了吗?”话一出口,手上的力道便一轻,苏静云原本僵硬的背脊一瞬间软了下来,跟着呼吸。

先舍不得,是他。他气她,可是更气自己,所以一放开他便握着方向盘粗重的喘气。苏静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准备下车。

“等一下。”他一叫,她的手便顿了。

他始终目视着前方,却道:“我订了位置,明天晚上一起吃晚饭。”

她的身体一抖,强忍着回头的冲动淡淡的应了声:“可能我明天要很晚才下班。”啪嗒一声打开车门,机械的步下车。

“明天晚上9点,风尚酒店四季包厢。”他摇下车窗冲着她的背影吼道。

苏静云不稳的脚步差点绊倒自己,耳边是车子离开的喇叭声,如同他的人,强悍而霸道的呼啸在夜风中,不给人拒绝的空间——

情人节。不期而至。

早上出门的时候苏静云看到了小区门口贩卖的玫瑰花。男男女女恩爱的手挽着手走在大街上的比比皆是。她还来不及伤感,便投入了酒店紧张的工作之中。

因为情人节活动苏静云很早的时候便跟踪参与了,所以做起来倒也显得游刃有余。只是事情太多了,难免会出现很多的突发状况,这些突发状况将客服部原本就不多的人忙的焦头烂额,几乎每个人都是当着两个人来使。脚不沾地的转悠在酒店中。

徐茵与她一到心急火燎的走着,期间却抽空说:“云姐,晚上有什么活动没有?”

苏静云的脚步稍微乱了一拍,瞪了徐茵一眼道:“都这么忙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个。”

“那是,不想这个生活多无趣啊。”她嘿嘿一笑,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晚上是不是早点走?”

她的脸一沉,微微摇头道:“杜经理早上不是说了吗,所有人都要留下来加班。”

“那个老妖婆!”徐茵毫不客气的批判道,“她自己没男人不去约会就算了,凭什么不让我们去啊。”

苏静云呵了一声,连连叹气:“好了,别抱怨了,快走吧。”

徐茵哼哼,窃喜了一下,有些得意的说:“你看着吧,她也不会好过的。”

苏静云随意嗯道,并未放在心上。

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苏静云刚站定想喝口水喘口气的时候,丁海霞却阴测测的站在她的身后说:“苏静云,杜经理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拿着水杯的手高居不下,她不解的想继续喝水,等喝完了才施施然的往她的办公室走——

“坐吧。”杜云薇拿笔点点对面的椅子,精致的妆容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苏静云点点头,不甚在意的坐下,不管她做了什么,杜云薇要挑刺总是很容易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呵。

本来还以为她又会说一大堆冗长的开场白,没想到她却十分干脆,开门见山就说:“苏静云,你对我的工作安排有什么不满吗?”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被杜云薇这么一问,还还真是有些张口结舌,绷脸说:“杜经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她虽然对她安排的值班表真的感到不满,可还没来得及表达呢。

杜云薇犀利的目光长久的停留在她的脸上审度,虽然唇角含笑,可眼神里却丝毫看不出笑意,冷冷的讽刺意味不甚明显。

“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还没有胆量承认吗?”她修理的完美无瑕的一双玉手拿着一只银灰色的钢笔搁在实木的桌面上,饱满圆润的如同备课一样炫亮的指甲轻轻敲击着桌面,雪白纤细的手腕上搭配着一条紫水晶的白金手链跟着微微晃动,被吊顶上的灯光一照便闪烁着莹润的光芒,苏静云的目光似乎聚焦在某处,脸上有种漠然。

“杜经理有话就直说吧,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的。”原本的神色多了些不以为然。

杜云薇显然是捕捉到了,不禁压低了嗓音,语气中隐含不悦:“那我就直接问你了,你不满今天晚上的工作安排可以直接找我谈,为什么越过我写投诉信投诉我?”

苏静云开始拧着的眉头渐渐被惊愕所取代,她无法置信的看着杜云薇道:“杜经理,你胡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写过投诉信了?”真是莫名其妙。

杜云薇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说:“刚才我被总经理叫了上去,难道还能有假吗?”

“证据呢。”苏静云气愤又坦然的看着她,“杜经理,请问那投诉信上有我的名字吗?请问你是哪个眼睛看到是我投诉上去的呢?”

杜云薇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她的手边是一杯清茶,青花瓷的杯子,乳白色的茶身,上面印着淡淡的图案,茶杯里面还飘着袅袅的热气,在她们之间流转着氤氲。

“没有证据啊,杜经理,那就不要血口喷人信口雌黄!有人投诉你,难道你就只会找别人的错误而不会从自身反省吗?”

杜云薇脸上的阴沉之色更甚。苏静云站起来,抱歉的说:“对不起,杜经理,我说话可能太直接了一点,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没事的话我先出去忙了。”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叮叮作响,截住了杜云薇一腔的话语,她站起来随意的扫了扫桌上并不良乱的文件,眉心间攥着一股紧张。

苏静云淡淡的哂笑了一声,开门离去——

接近七点的时候苏静云就开始频频看表,徐茵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好几次劝说她早点走算了,可是苏静云都是笑而不答。

杜云薇突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指着苏静云和徐茵道:“你们两个,现在马上去餐饮部帮忙。”

徐茵一听却睁大了眼睛反驳道:“为什么是我们两个去?”

杜云薇厉眼一扫,颐指气使的说:“餐饮部经理刚打电话过来,吃饭的人太多了,要求客服部派几个人去帮忙,现在除了你们还有谁空着?”

她说的合情合理,徐茵一时语塞。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她们被驱使的朝楼下的餐饮部走去——

冯硕坐在冬季的包厢里,面前摆放着一本菜谱。

服务生已经来催了好几回,冯硕只是淡淡的说:“我太太还没来,麻烦再等一会儿吧。”因为他有vip卡,所以服务生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在这样的夜晚,能在这样的地方包下一个场子的,绝对不是普通人。冯硕买下了这个包厢9点到12点的时间断。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已经十点多了。包厢的门却安静的没有一点打开的迹象。

给她打电话,拨了号码又放下。

“冯先生,已经十点半了,您需要上菜了吗?”

冯硕沉吟着没回答,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嘟嘟的震动起来,他的心神一震,拿起来一看,脸上却被浓浓的失望所笼罩。

接了电话,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买单!”他掏出钱包里的卡,冷凝的说道。

服务生不敢怠慢,立刻拿着卡去刷了。回来的时候他还想跟冯硕解释一下价钱问题,谁知冯硕看也没看却签了字,推开椅子站起来往外走。

苏静云跳下计程车便急匆匆的往里跑,与正好出来的服务生撞在了一起,她的衣服还来不及换,赫然是一身酒店的制服。

用餐的人实在太多了,一旦投入工作时间便过得飞快,等她能脱身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

“对不起,请问四季包厢怎么走?”她抚着胸口剧烈的喘气,服务生看了她一眼道,“请问你找哪个包厢的客人?”

他没有说哪个包厢啊。苏静云愕然:“我找一个叫冯硕的客人。”

“啊,你找冯先生啊。”这个服务生正是刚刚在冯硕包厢做接待的,此刻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

“对,他人呢?麻烦带我去。”她急切的恳求道。

“可是冯先生已经走了啊。”那服务生一脸的为难。

“什么?”

“冯先生刚走不久,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试试吧。”服务生礼貌的朝她点点头。

苏静云剧烈的喘气似乎也变得平静了下来,肺部缺少氧气涨的难受,最后她受不了的剧烈咳嗽起来,胃部跟着一阵痉挛,她痛苦的弯下了腰,咬牙往外走去——

凌晨三点的时候,寒意逼人。一个小小的身影抱膝窝在沙发上,看着指针亘古不变的一圈又一圈的走下去。

苏静云双眼浮肿,身体已经进入沉睡状态,可是她的思想却依旧活跃着,仿佛被人遗弃的孩子蹲在墙角哭泣。

忙碌了一天的酸意从四肢百骸延伸开来,她终于熬不住的微微闭上了眼,那一刹那,屋外却有咚咚的敲门声,她如惊弓之鸟一般从沙发上蹦跳了起来,确定不是自己的幻听之后立刻赤脚跑去开门。低呆司血。

“苏静云,苏静云……”门一开,她的眼前便落下一个重重的物体。

冯硕犹如一滩烂泥似地瘫倒在她的身上。

一边的管理员显然松了一口气,对苏静云道:“苏小姐,那我先下去了。”

“好,谢谢你,陈伯。”苏静云忙不迭的朝他感谢。

他挥挥手:“快进去吧。”

冯硕的脚步虚软无力,每走一步身上的重量就往苏静云的身上压一分。

苏静云咬着牙,用力撑着他的肩头吃力的说:“冯硕,你怎么喝的这么醉?”

他沉沉的笑了两声,手随意在空中挥舞,吃吃的说道:“醉?谁说我醉了,我清醒的很……”

她累得说不出话来,直接扶着他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带倒在地,猛的将他往床上一推,自己也被他的脚勾住,跟着他沉沉的往柔软的席梦思上倒去。他们双双倒在床上,席梦思顿时陷入了一个暧昧的深度。

苏静云被撞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分清了方向爬起来,冯硕呈大字躺在床上,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胡话。她听得不甚明白。

小心翼翼的替他脱去鞋子,动手解开他衣服的扣子袖子,帮他将衣服一件件脱下来,直到只剩最后一件贴身衣服的时候才停下,大半的冷夜,她的脸上却全是汗珠。好不容易解除了他全身的束缚,苏静云刚想站起来进去洗把脸,

身后却有一双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肢,将她拖回了床上。她惊叫了出来,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呼吸困难了起来。

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头的怒气和怨怼熊熊燃烧起来在,再也无法在体内盛积,他必须找个出口发泄!

他不吭半声,粗砺的大手抚掌着她柔腻纤细的颈项,扳过她纤巧的下巴,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唇,另一只手掌深入纠缠她如黑云般泄落的长发。他的吻霸道蛮横,吮去了她残余的呼声。

嘴里的酒气毫不犹豫地通过这样直接的方式悉数落入她的嘴中,苏静云心慌意乱,“不,不要。”苏静云试图用手推柜他不断落下的吻,可是却无济于事,喝醉了的他力气出奇的大,双手被他高举过头顶,双腿被他用力压住,她如待宰的羔羊被按到在他的身上。

“不要,冯硕,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巨大的羞辱感从她的心底升起,她的身体又不受控制的剧烈挣扎起来,手臂青红一片,冯硕脸上的红潮渐甚,她的反抗只是更加加剧了他掠夺的力量。

“冯……硕,住手!”她断断续续的抽气,止不住的摇头。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

冯硕眼神暴怒而邪肆地紧凝着她的泪颜,他啃咬着她光洁细嫩的肌肤,粗硬的胡渣挂在她皮肤上,引来阵阵刺痛。她发了狠,握拳捶打他,可是依然推不开他,她的身体犹如面团,被他用力的挤压着。

皱紧眉头,下意识地想要推开这个罪魁祸首。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她强烈的颤抖着,冯硕却丝毫不为所动,如此强烈的灼痛,让她忍不住将泪给逼了出来,无奈她却早已没有力气可以和他相抗衡,只能剧烈的喘息着。

苏静云被迫承受着他的掠夺,却不再抵抗,而是任由他无情的撕扯着她的身,她的心,眼泪已干,心,成空。

冯硕如困兽一般的咆哮声传来,耳畔尽是他低沉粗噶的吼声:“苏静云,就算我不爱你,我也要把你绑在身边,你是我的!”

如誓言一般喧嚣的声音爆裂在她的头顶。苏静云感觉整个世界都暗了。

身子如风中的柳絮一般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依旧停留在她的体内没有离开。他的话犹言在耳,她不知道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喝得烂醉如泥,然后上演了如此疯狂的一出掠夺戏码,可是不管真相是什么。她的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累了,沉默的闭上眼睛。

身上布满青紫的吻痕,冯硕终于离开,她顿觉一空,是身体的轻松还是心中的失落。

夜深了,冯硕的酒意也醒了大半,他开了床头灯,望着一床的凌乱和满身伤痕的她,才惊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微弱的灯光下,他看到苏静云躲在床的那一角,离他远远的,蜷缩成一团,脸上有半干的泪痕。

心里泛起的是疯狂之后冷静下来的懊悔。他只是被愤怒与嫉妒冲昏了头脑,他凑近她,细细的审阅她,即使是在睡梦中,她的脸上依然是倔强而倨傲的。此时,她的双眉紧蹙,时而抖动一下,双手抵在下巴下面,似乎是在保护自己,又像是在无声的抽泣。

他缓缓的伸手过去,小心而轻柔的替她把泪水擦去,忽然将脸埋在他腰腹之间,用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苏静云,对不起……”——

苏静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冯硕没有了暴怒,只剩下无尽的温柔,他怜惜的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唇,轻柔的抚摸她一身的伤痕,还有低声的安慰……她的不安与害怕渐渐被抚平,但依旧无法原谅他做下的种种事情。

“啊——”苏静云大叫着醒过来,脸上惊魂未定,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昨夜留下的些许暧昧的气氛。她胡乱的一抹脸上的汗水,身上的酸意差点让她的身体散架了,发出噢的呻吟声。

身边的床铺冰凉一片,显示躺在上面的人已经离去许久。

低头盯着身上的淤青,昨夜散落的记忆纷至沓来,心中一凛,脸上闪过绝望的悲哀。

整座屋内一片清冷,苏静云换了衣服赤脚站在客厅里,昨夜心急火燎的拖鞋还掉落在这里。心中涌起无限的凉意,冰冰的连成一片……

她自然是睡过头了,一直闹到6点多才睡去,现在已经快接近12点了。

电话快被打爆了,全是徐茵的夺命连环call。杜云薇一定找借口刁难她了,她想了一下便给徐茵回了条短信,大意是下午回去上班。

日子还在继续,地球也不会因为少了谁而继续转动。她忍着酸意将自己整理干净,换了鞋子往外走。脚刚跨出去,就差点跟站在门口要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她身体一酸,笨拙的朝旁边摔去,冯硕及时伸手揽住她,看着她趔趄的模样,皱了皱眉:“干什么跑这么急?”

他手上提着一个袋子,全是去超市买回来的日用品。

被他掌心的温度躺着了,苏静云飞快的抽回手,如受惊的小兔一般警惕的看着他。

冯硕挑了挑眉,一言不发的提着袋子关上了门。将苏静云堵在了鞋柜在门之间。

他仔细的审视着她脸上的表情,苏静云阖上眼睑,没有丝毫的心思可供他探究。他们之间仿佛筑起了一道看不见的藩篱,身体靠近了,可是心灵却走远了。

他自嘲的勾唇一笑,转身打开桌子上的袋子:“我买了东西,你先吃一点吧。”他心中不是不害怕的,害怕看到她指责的目光,害怕看到她的泪水,害怕她从此走出他的视线……

统统的害怕加起来令他不敢多耽搁便飞快的赶了回来,幸好,她还没有走。

少了他的压迫,苏静云才得以稍稍平复的呼吸,她紧拽着自己的包,贴着鞋柜缓缓移动了几步道:“不,不用了,我要去上班。”她咽着口水,惊惶的话语不言而喻。

她想开门离开,冯硕一个箭步冲上去伸臂将她包拢在自己的怀中,她的身体颤巍巍的,如惊弓之鸟差点跳起来。

他的唇轻柔的落在她乌黑的秀发上,有淡淡的清香飘入鼻息,深吸一口,还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他紧箍着他的腰,埋首在她的发间,轻语呢喃道:“昨晚……对不起……”——

苏静云紧抓着身边的包疾步快走,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着她。

心理上的害怕与抗拒超越了身体上的酸胀与疼痛,强忍着不适,飞快的迈动着自己的脚步。

直到跳上一辆出租车之后这样的厌恶才稍稍好点。

报上了天玺的名字之后她便靠着窗子冥思。

是的,厌恶。还有稍稍的憎恨。

厌恶冯硕强迫的要了她的身体,憎恨他不懂得她的心,如此野蛮的伤了她。

尽管他道歉了,可是她的心理上的创伤与身体要来的剧烈。望着两边不断后退的风景,她感觉无边的空虚,整个人仿佛飘荡在了空中,完全看不到着陆的安定。

本来是要去酒店的,可是才开了一半,就接到了娉婷打来的电话。她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怕让她担心,谁知电话一接通便是娉婷大叫的哭声。

苏静云吓了一跳,立刻抓着电话紧张的叫道:“娉婷,你怎么了?娉婷?”

“静云,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吴娉婷只是喊了这几句话,接着便是砰的一声传来,好像是电话摔在地上的声音,苏静云心神一凛,又用力的喊道,“娉婷,娉婷……”

她挂了电话便急速的要求道:“师傅,我不去天玺酒店了,麻烦你送我去市一院,麻烦快点,快点!”她的神色强烈而焦灼,紧握着双拳开始打电话,可是娉婷的电话却关机了。一定是刚才摔坏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懊恼的咒了一声便改拨吴东的电话,手机一直想就是没人接。

“怎么会这样?”苏静云猛的吸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她不停的催促着司机加速,可是司机却说:“小姐,我这是出租车,又不是后面的高级车,而且再快就超速了。”

苏静云被说得无言以对,焦虑的脸上讷讷的张着嘴,透过后视镜去看他所说的所谓的后门的高级车,不看不要紧,一看她便拧紧了眉头,倏然往后一转,便见冯硕的奥迪a8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始终保持着几米的距离。

心下大为不悦,只余下讽刺说:“高级车也要跟在你的后头。”

司机奇怪的看了一眼她有些狠厉的神色,微微咂舌。

苏静云看到了司机的表情,想是自己的表情太吓人了,可是没有看到娉婷,她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正想给周向林打电话,没想到他的电话却率先进来了。

苏静云如抓到一块溺水的浮木似地开口便说:“周博士,你知道娉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静云,你现在马上去医院,吴东抓了李教授……”

苏静云咝了一声,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静云,静云?”周向林似乎也是在开车,那边的喇叭声很是嘈杂,苏静云还没从他刚才的话语里反应过来,吴东抓了李骏去医院,要给娉婷一个交代……

虽然吴东没有提及为什么要带走李骏,可是学校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也有蜚短流长开始蔓延出来。

苏静云不是同情李骏,只是担心娉婷,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可怕的——

医院的天台上,大风猎猎作响,吹得站在上面的人有些摇摇欲坠。

吴东一脸心痛和担忧的看着站在栏杆边缘的吴娉婷,她一手护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扶着栏杆,头发被大风吹得全乱了,不少迷糊了她的眼睛。她用力的甩着头,将凌乱的发丝甩到脑后。她穿着白色的大衣,身体却依旧显得单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