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思妻如狂 > 第44章

第44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3′·····辛阳才刚刚辄到门外,门还未完全阖上,听到苏静云的尖叫声竟又快速的折了回来:“静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担忧的回到屋子里看着她。

苏静云懵了,看看浴室的门。又看看已经跨进来的辛阳,顿时心跳加快。

辛阳见她脸色惨白,大惊:“静云,怎么了?”

“不,我没事。”苏静云摇摇头,忍不住迎上他,“就是刚才厕所里有只大老鼠,我吓了一跳!”

真是好大的一只老鼠啊……

“老鼠?”辛阳一愣,“在哪里?”

苏静云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什么不好说非要说老鼠啊,这不是让他帮忙抓吗?她用力的摆手,站在他的面前道:“没事了,你先走吧,我想应该是我看错了,我要去洗澡了。你快走吧。”她只想让他快点离开。

如果早知道冯硕在,打死她也不会让辛阳上来的。要是他们打了照面,情况会更加的糟糕。

“静云,”辛阳还想说什么,恰在这时。浴室门被打开,冯硕一身的沐浴,头上还是都是泡泡,腰间只围了一块简单的浴巾

“苏静云,你这水怎么突然冷了?”冯硕被淋的不轻,哆嗦着出来问,却不想看到他们正好拉拉扯扯的纠缠在一起。

三人皆愣住。

尤其是辛阳。瞳孔瞬间放大,闪过许多的情绪,最后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冯硕也震惊,不过他没有隐藏,短暂的怔忪之后便勾唇笑了一声,问道:“苏静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苏静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想让冯硕看到辛阳还是不想让辛阳看到冯硕,总之,她很纠结。不过她还是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抱着自己的衣服站在他们的中间,她没有对冯硕说,而是对辛阳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快点回去吧。”

辛阳早就明白了个中缘由,有些伤感,对她点点头:“那你好好休息。”

“谢谢。”

他临走的时候,又撇了冯硕一眼,堂而皇之的扔下战书:“冯总,我不会放弃的!”

冯硕一愣,抱胸勾唇:“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辛阳走了,还为他们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之后,苏静云听到一个狠厉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苏静云,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为什么我要给你解释?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里是酒店啊,”苏静云的火气也蹭蹭蹭的冒起来了,这两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把她当货物一样的争来夺去。最主要的是他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简直太可笑了。

她脸上的表情也激怒了冯硕,因为吴东的那个电话,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真的加班加点的赶完了所有的活一路驱车赶回来的,没想到遇上了这场大雨,他本来还想着洗完了澡去接她的,现在不由的怒气丛生:“苏静云,你别不知好歹,你是不是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就偷偷摸摸带别的男人上来啊。”

“你胡说什么。”苏静云冷的不行,牙齿都有些打颤,可是他的话让她更加的生气,“是他送我回来的,难道我请他喝个水都不行吗?”

“是不是喝水你心里最清楚。”冯硕怄极了,说话都是未经思考的脱口而出。

苏静云气的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恨不得将手上所有的衣服统统砸向他,好堵上他的臭嘴!

可是

“阿嚏!”两人竟然同时打了个喷嚏。

冯硕比她更惨,身上湿漉漉的,还满身的泡沫,他低咒了一声,搓着发酸的鼻子说:“苏静云,热水器坏了,快点想办法。”

“活该,冻死你最好!”话虽如此,苏静云还是将衣服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往浴室走去。冯硕真怕她二话不说甩手走人,于是不再刺激她,侧身让到一边让她得以通过。

原本的灯都不亮了,苏静云试了好几次也都没反应。放水,水也是冷的!冻得她立刻缩了回来。

“阿嚏!”冯硕又不争气的打了个喷嚏,搓着双臂抱成一团,“苏静云,好了没有啊。”

“不会好了。”苏静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了浓重的鼻音,懊恼不已,都是他害的,又十分怨毒的说,“坏了。”她直起身体拍拍手,“你自己想办法吧。”

“啊,可是刚刚还好好的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苏静云没好气的回嘴,“也许等下说不定又好了。”

“那我现在要怎么办?”总不能这样就穿衣服吧。

“自己想办法。”

她冻得受不了,抱着衣服回了自己的房间。任凭冯硕在外面怎么叫都没用。

该死的!冯硕没辙,起身步入厨房,找出她的电热水壶。突然一块大毛巾从天而降披在他的肩上。他有些惊疑的转过头。就见苏静云一脸不甘愿的站在门口,挥手道:“行了行了,快点披上吧,我帮你烧水,赶紧进去。”

冯硕有些不自在,可到底还是将自己裹了起来。苏静云好说,换了衣服也差不了多少,关键冯硕是一身的沐浴,怎么穿都没用,非得用洗的。

苏静云一声不吭的站在厨房里等水烧开。冯硕哆嗦着在外面跳脚。好在开了空调,渐渐暖了起来,不过他已经是涕泪横流。

只有满满的一灌水,苏静云将它提到浴室,然后对冯硕说:“你用脸盆接着赶紧冲掉就算了,我再烧一灌。”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冯硕没话说,直接进去了。

苏静云继续在外面烧水。

被雨水淋过的身体到底是不舒服的,虽然换了衣服,可始终觉得像是有沙砾在身上似的咯得难受。

水壶的鸣笛声悠悠扬扬的响起来,苏静云拎起水壶去敲门:“冯硕,水我放在外面了。你自己拿吧。”

她刚下水壶想离开,谁知门却突然打开,她的胳膊被人一拽,猛地扑进了浴室里!

“啊”幸亏她眼疾手快的避开了水壶,不然非烫伤不可!乍然如雾里看花,温热的水潺潺的流出来,冲在紧密相贴的两人身上!

苏静云惊骇莫名的抵着他的胸膛道:“冯硕,这是怎么回事?”

“问你啊,你不是说也许等下就好了吗?我试了试,果真就好了!”他笑的志得意满。任由淋浴从头浇下!

苏静云一察,一口水顺着她的鼻子灌下,她猛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冯硕,你放开我!”

“不放,洗澡啊,快点洗吧,谁知道你这个破东西是不是等下就没了。”他笑的有些邪恶,“快点把衣服脱了吧!”

苏静云用力的挣扎着:“你神经病,你自己洗就好了,干嘛非要拉上我啊。”

“两个人一起洗省水啊。”

明知道他是在瞎掰,是在胡扯,可她就是没能挣开他的桎梏。他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她!嘴角微微勾起,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拉扯着她衣服的下摆说:“还需要我帮你动手吗?”

苏静云面色一红,脑袋轰隆一声,只觉恼恨不已,顺着她的喉管吞了不少水,她的喉咙堵的难受,又要面对冯硕惩罚似的骚扰,不由的气极。

她抬起头,透过细细密密温热的水幕仰望着他。

小小的浴室内温度升的极高。

两个靠的极近的身影落在落地的玻璃门上,竟像是交叠在一起一般。苏静云不经意的一瞥,如遭电击!

冯硕自顾自的说着,然后贴着她的脸道:“吴东不是说你生病了吗?怎么现在还这么伶牙俐齿的。”

“谁说我生病了?”苏静云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都说了是吴东,“东哥说我得了什么病啊,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样子吗?”她断然抬头。迎着热水与他相对。

“相思病。”冯硕老神在在的说。

“什么?”苏静云感觉眼前有一圈圈的小星星在冒着,“相思病?”她真希望自己能一头栽下去彻底死了算了。

“嗯,如果你想我的话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给我呢?”

苏静云用手撑开他的俊脸,作势欲呕:“冯硕,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

冯硕腰间的浴巾松松垮垮的,早已不堪水的重负,再加上有心人的一扯,瞬间掉落在地!

冯硕还没彻底的明白过来,便已疼的弯下了腰!只差没有在地上打滚。

苏静云面色绯红,一刻也不敢久留,逃之夭夭去也!

情势顿时大逆转!

冯硕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吼道:“苏静云,算你狠!”居然对着男人最脆弱的部分下手,“你想废了我一辈子就等着独守空房吧。”

苏静云脚下一滑,差点一个趔趄摔下去。跟冯硕呆的越久,他的本性就暴露的越彻底。苏静云想的没错,高傲冷漠只是冯硕的保护色,雷厉风行也只是他在商场上的生存手段而已。

本质上的,他只是一个男人。有七情六欲,爱恨嗔痴的男人。只是他不善于表达,总是将那丝丝缕缕的关心隐藏在他冷漠的面具之下,以至于面具戴的久了,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还有热情。

热水还在不断的流下来。冯硕等待着难捱的痛苦过去,低头一看,不由的嗤笑一声。暗骂了自己一声,真是犯贱!人家这么对你,居然还起反应!刚才要是苏静云清楚的看了,非彻底的晕过去不可!

苏静云狼狈的躲回自己的房间。刚换的衣服不得不重新再换一套。随着衣服脱下,地板也被弄得的,她恨恨的从柜子里取出干净的衣服换上。

越换,脸就越红。其实,刚才她不是没有看到的。而是,看的非常的清楚!尽管雾气很重,尽管她有些微微的近视,可是真的

“啊”她奋力的一扑,将自己高高的跑,企图将那羞人的画面从自己的脑子里驱逐出去。不要想,不要想了……苏静云,你不要再想了!

她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呜呜的吸气着,坚决不让自己的羞愤泄露出来。

“苏静云,开门!”门板被拍的砰砰直响,冯硕的叫声如雷贯耳。吓得苏静云一溜烟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衣服还没穿呢。

“等一下啊,我穿个衣服。”她暗骂了自己好几声,立刻手忙脚乱的穿起衣服来。

她选了一件中袖的深色针织衫,袖子有些大,又加了个紧身牛仔裤,生生的将自己的两条腿衬得修长无比。

冯硕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苏静云一边收拾以便床铺朝外喊道:“等一下啊,别催了。”她穿着拖鞋,稳了一下自己的心神之后,又理了理自己散乱的头发,拍了拍还可见红晕的脸蛋,这才去开门!当然,她知道他一定快气炸了!

骤然打开的房门吹散了冯硕的怒去,他抱胸不耐的依在门延上,突见她,竟感觉清新拂面,忘了反应。

“干什么?”苏静云没发现他的异样,只是先发制人的说,“刚才是你逼我的,可不能怪我!”说到这里,冯硕游离的神智终于回魂了。

狠狠的瞪着她老话重提:“你就这么狠心?”当真下的去手。

苏静云嘴一瞥,用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打量着他,从头往下!目光蓦地在某处定住!

冯硕很狼狈的用手一挡,气急败坏的吼道:“你看什么?”

苏静云忍着笑,哼了两声:“看看有没有坏呗。”说完,她再也不敢多看的转过了头。

冯硕气恼不已,他的失态全部被她看见了!他……他……他……

他也步步紧逼的跟着她走进房里。

苏静云正俯身去捡换在地上的衣服。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冯硕的脸蓦地僵住了。苏静云也感觉到了后面的眼神,手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回头问他:“好看吗?”

她的内衣,内裤……

冯硕再也受不了的扭身出去。苏静云原本冷硬的脸惊愕了几秒之后,有微微的笑意浮现。她是怎么丢人都丢过了,在冯硕的面前,彻底的没了面子。不过他可不一样,苏静云一把抓起自己的内衣裤,抱起其他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当着他的面走出去。

她居然穿黑色的……上次明明是穿白色的!冯硕瞪着眼,望着外面的阳台。

蓦地,他眼光一闪。

苏静云若无其事的洗着自己的衣服,其实心里早就在打鼓了。因为冯硕换下来的衣服就堆在一边。尤其是当她洗着自己换下的内裤时,心中更是窘迫不已。脸皮不可抑止的发烫。

本来就挺干净的衣服,她居然欲盖弥彰的拿了肥皂搓揉一把。

恰在这时,冯硕如幽灵一般的出现在门口说:“苏静云,你也帮我把衣服洗了吧。”

手上的肥皂一滑,咣当的从她的手中脱落,挨着洗手台一跳,又如三级跳似的往地上蹦去。苏静云怔怔的看着它一系列的自由落体运动,眼神也跟着它乱窜。直到它磕破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在她的脚前停住的时候,她才恍然发觉,自己没有听错!

冯硕也被盯着这肥皂一波三折的命运,不由莞尔。再看苏静云面露酱紫的样子,顿时浑身舒畅,拍拍手说:“就这样,帮我一起把衣服洗了吧。”

前几次,都是个人洗个人的,冯硕也不知怎么的就鬼使神差的将这话说了出来,看着他们一起飘扬在外面阳台上的衣服,本来各执一端的,现在因为风的关系挨得那么近,顿时满足。

苏静云的脸色一变再变,冯硕总是出其不意的给她一个意外,就像现在!可手上全是滑腻的肥皂水,她竟然脸握拳都不行。

“冯硕!”她怒的就想冲出去找他算账,可,她忘了,面前还有一块肥皂!

踏出去的脚根本来不及缩回!

“啊”苏静云一脚踩在那块滑溜的肥皂上,双手不受控制的在空中乱挥,企图抓住点什么。

可身体还是由于惯性的作用,快速的滑了几步,然后倾倒!

门本来就离洗手台比较近,冯硕听到她的叫声惊恐的回头,见她如此紧急,顾不得其他快速回转一步想抓住她的手!

“啊”苏静云只觉得冯硕的脸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这表明他们正在极度的靠近之中。

冯硕眼中的同情早就被惊恐所取代。他抓住了她的手,可是又被她滑溜的挣脱,根本抓不住!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来越近,然后“砰”

他被一个重物重重的压倒在地。巨大的冲击力顶撞在他的腹部,他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头上方便黑下来,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啵”的一声

两张嘴有如有吸力一般的,紧紧撞在一起!

这是吻?不,这根本不是吻,就是撞,冯硕被撞得差点背过气去。

疼的脸色都青了。试想一下,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的冲力,再加上苏静云这一百斤的冯硕的肠子都要悔青了。脸皮一翻,真的想就这么晕过去!

他们的舌头毫无例外的勾缠在了一起,然而,她的牙齿,也毫不客气的狠狠闭合了起来,刚好咬住他的,舌头。

冯硕疼的连叫的力气都没有,说难听一点,就跟条搁浅的鱼似的,只剩了一口气,快死了。

苏静云一直闭着眼,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尘埃落定之后并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反而,还要到了一个湿湿滑滑的东西。

她飞快的睁开眼,入目的,便是一双翻着白眼的眼珠子。

“啊”她受了不小的惊吓,猛地抬起头,顿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快速的翻滚到了一边,坐在地板上。

冯硕受了严重的创伤。舌头发麻,连说话的力气的都没有。情况比上一次要严重的多。

苏静云错愕不已的抹了抹自己的嘴,立刻俯下身拍着他的脸说:“喂,冯硕,你没事吧?”

“你试试看被我这么压一次有没有事情。”一开口,便由淡淡的血色的唾沫星子顺着他的嘴巴留下来。而且他说话,竟是含糊不清,像个大舌头。

这够惨的……

天啊,苏静云惊慌的捂着嘴站起来:“快点,我扶你到一边休息一下。”

冯硕顺了顺气,动了动手脚,除了刚才手臂狠狠的撞到地上有些疼痛之外,其他倒也没什么,就是嘴巴遭殃,最惨。

于是他顺着苏静云的搀扶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又含混不清的说道:“苏静云,我这身体迟早要被你拆了。”

“啊,你说什么?”苏静云听不明白,冯硕风气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到一边坐下,苏静云立刻鞍前马后的忙活开了。

对着他说:“你等一下啊,我去帮你倒杯水。”

直到他漱了几次口,血星子淡了之后,苏静云才面色稍霁。

冯硕合着自己的嘴巴,自己说话的声音连他自己都不听不下去,索性闭嘴,一把靠在沙发上。这次又当了冤大头了。瞧瞧人家,完好无损的,就他,伤痕累累。为什么是受伤的总是他?

苏静云被他看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这都不知道是他第几次救她了,总之,冯硕,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当然这句话,她是藏在自己的心里说的。要真说出来,还不被他笑掉大牙了。

“你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我把衣服洗了。”冯硕一字一句的,尽量把字咬清楚。

所有的愧疚顿时在一瞬间消失无踪,苏静云愤愤的腹诽道,说不定这只是他的计谋而已。就算他真的是救了他,也是有目的的!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立刻转进浴室去。

冯硕盯着她的背影,勾唇轻笑,最后又疼的龀牙咧嘴的跨下嘴角:“苏静云,你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啊。”

苏静云恨恨的搓着他的衬衫,又捂住自己的脸,然后食指和中指张开,微露出一条缝,望着他的……

“冯硕,我帮你洗了外套,那个你自己洗吧。”她咬着牙,瓮声瓮气的里面讲。

“哪个?”冯硕正拿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舌头,听到苏静云的喊话便说,“全部归你洗!”

“冯硕,我警告你啊,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她用力搓着手上的衣服,咯噔,扣子掉了……清晰的沉入水底!

扫把星啊扫把星!苏静云也彻底的没力了,随便他,反正打死她她也不洗!

才安静了一会儿,冯硕又开始不安分了:“苏静云,我肚子饿了,做饭!”

苏静云虎着脸,怒不可遏的喊道:“你不会做啊。”她从浴室里冲出来,才发现冯硕正拿着碘酒清理胳膊肘上的伤口。

一愣。

冯硕适时的将自己的胳膊落到她的面前:“看吧,我为你受伤了,我几次三番的救你,你倒好,非但连句感谢都没有,脾气比我还大。”

“你不是舌头痛吗?”苏静云瞪他,“怎么还能说这么多话。”

冯硕哇哇咧咧的又叫了几声,可惜,苏静云根本没理他。转而接过他手上的碘酒,帮他消毒。沾着酒精的棉花棒一碰到破皮的伤口,冯硕的脸都扭曲了。苏静云的心不知怎么的突然一揪,忙不迭的问道:“怎么样,很疼吗?”

他们靠的很近,近的连她睫毛的根数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当然,她额头上的一个痘痘也尽入他的眼底。她的脸,真的很柔和。如果嘴巴说出来的话,能更加温柔一点……莫名的,他点了点头。

苏静云执起他的胳膊,放下手中的棉签,轻轻的吹了吹,那感觉,就像是杨柳岸清风拂面。

忍不住的,他在她的脸色吻了一下!

温热的唇畔触到她微凉的脸蛋,像是星星之火燎原一般。蹿红了她的面皮。她的视线与他撞在一起,心头像是有小鹿乱撞似的,感到了坐立不安。

本来以为她会发怒的,谁知,她却是快速的直起身体,说:“我去做饭!”

冯硕惊愕不已,并非他有受虐待倾向,只是,她的反应太不寻常了。

考虑到冯硕的舌头受伤,苏静云本来想做的青椒牛柳,辣子鸡块的,统统被枪毙了。其实她也可以更狠毒一点,做吧,自己吃,让他看着她吃。

可,毕竟是为了她他才受伤的,做人不能这么落井下石啊。

尤其是……

她左手按着洋葱,右手握着菜刀,脑子里陡得闪过刚才他很温柔的一个眼神,手下一滑,只感觉钻心的疼痛,一低头,便发现妖娆的血花快速盛开在她的指尖。

她愣愣的,直到菜刀被甩开的清脆声吸引了冯硕的到来,她的手才被人按在水龙头低下冲水。水骤然而至的冲击力不但冲淡了她的血,也冲的她的伤口皮开,她有些难过的扭开头,从来,她就怕这些。这些伤口,会让她酸楚,觉得自己非常可怜,也觉得他人很可怜。

冯硕看着那把凶器,要不是嘴巴不利索,他早就开骂了,他故意重重在她的伤口上一压,疼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冯硕,你干什么啊,”简直就是夹怨报复。

他没说话,抓着她的手回到客厅,让她坐在那里不要动。一下换了角色,苏静云挺不习惯的。看他硬憋着的样子,苏静云觉得他快要内伤了。可,她稍稍松口气,还是别说的好。

他帮她上了药,好在伤口不深,用个ok绷就可以了。

苏静云不好意思的说:“我去做饭。”

“算了,算了。”冯硕自己站起来,“你要做什么,我来做好了。”

苏静云垂着头跟他到厨房,指着那边的食谱说:“你就按照书上写的做吧。”

“嗯?”冯硕惊呆了一下,目光一转,上次的被他弄得面目全非的食谱赫然躺在流理台边上。他都要忘了这件事情了,微微勾了勾唇角,他点点头。动手切菜。

换成了苏静云站在门口,对着他的背影发呆。

冯硕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两道微热的目光盯着自己,很不习惯。扭头,“别站在那里,挡住光了。”

苏静云扁扁嘴,离开了厨房。

冯硕在厨房忙忙碌碌。苏静云百无聊赖的窝在沙发上看书。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就有香味飘了过来,苏静云耸动了几下鼻子,肚子没有骨气的咕咕叫了起来。又过了十五分钟。

不等冯硕叫唤,苏静云的双脚已经像是有了意识似的屁颠屁颠的走过去。

冯硕让她等一下,转身熄火。

两人挤在狭小的厨房里,突然外面有铃声。

苏静云探头看了看,发现是冯硕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在响。对他说:“你电话。”

“嗯。”冯硕蹙眉,放下手中的手套,“我去接个电话。”

然后走出了厨房。

他到外面的阳台上去接电话。苏静云将里面的菜一个个端出来,很清淡的菜色,不过颜色很好。苏静云站在一边,等着他一起来吃饭,谁知他进来后脸色微差,竟是走进房里拿了外套出来,然后对她说:“苏静云,对不起,我有点事情要走了,你……自己吃吧。”他忍着痛,把话说的非常明白。

苏静云有些怏怏不乐的,手撑着桌面也变得拘谨,她笑了两声,点头说:“那你自己小心点吧。”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苏静云的突然降了下来,蒙上一层淡淡的阴影。

冯硕欲言又止,最后抓着车钥匙离开。

“等一下,”苏静云叫住他,噔噔噔的跑进去拿了一把雨伞出来,不由分说的塞进他的手里,“拿着。”

冯硕愣了一下,见她又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道了声:“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静云面前的食物依旧散发着香气,可她,突然没了吃的。她端坐着,捧着碗,默默的吃饭。

一个人的饭局,她吃了那么久了,什么时候,竟然开始不习惯了?因为有人陪着,所以变得娇气了?

三菜一汤。很丰富。可是,她吃的很落寞。

冯硕撑开伞,一头扎进雨幕。坐在车里望了望出来的门口。有些遗憾。毕竟,那是他做的他们两个人一起要吃的晚餐。

他总是这么来去匆匆,仿佛这里,只是他的一个驿站,常年奔波于各地,他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才算是他的家。可是没来由的,他眷恋苏静云这个小小的地方。因为每次来,都是啼笑皆非,比起工地上的沉闷而冗繁的生活,要有趣得多。

吵吵闹闹的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真的,很不习惯。苏静云把电视打开,抱着抱枕,蜷缩的缩在沙发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手机,有短信进来。

不想看,但是又忍不住看了。心,战栗了一下。

吃完了饭,早点休息。

幽蓝的屏幕上,闪烁着他的名字,冯硕。

你也是。

终于,跑过去关了电视。

破天荒的,睡觉了。

一觉无梦。

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神清气爽。

大雨过后的清晨,阳光格外的抢眼,照的阳台上的几盆剑兰上的露水晶莹剔透。苏静云心情大好,站在阳台上伸了伸懒腰,抖了抖身体,忍不住拿起水壶,又象征性的给他们浇了浇水。

然后才跑去洗脸刷牙。

迪奥的化妆品,还整齐的摊在洗手台上。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抄出其中一只。

涂涂抹抹,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细致的观察与保养自己的这张脸。就是上一次,也不曾。

冯硕说的对,价钱有时候真是品质的保证。不得不承认。

心情好,自然看什么都是好的,就连走路,都会轻盈起来。

苏静云微笑着跟路过的每一个人打招呼。一进办公室,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

她的笑脸,戛然而止。

“这是怎么回事?”她看着自己的位置上那一束火的能烧伤人的大红色玫瑰,不由得后头发紧。那红的发紫的颜色,几乎令人口干舌燥。

办公室里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同事,每一个人除了羡慕的神情外,最后都茫然的摇了摇头。

就连徐茵都说:“云姐,这花我们来的时候就在了,肯定是你的爱慕者送的啊,有没有卡片,你看看啊。”

苏静云找了一圈,却没找到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有些气恼。

丁海霞像是羡慕又像是嫉妒的闲闲的道:“摆明了就是辛阳送的嘛。”

苏静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那束花,大的占据了她整张办公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容人的地方。她正不知道怎么办,包里的手机就叮叮咚咚的响起来。

一看,便蹙眉。她维持着脸上淡漠的表情。还是接了电话。

“喂,您好,我是苏静云。”

那头回应她的,却是无声无息的沉默。唯有不规则的呼吸声一点一滴的压迫过来。

苏静云扯了扯嘴角,立刻就要挂断,辛阳平和而磁性的嗓音终于响了:“静云,是我。”

她知道是他。

看着桌上的那束红的妖娆的玫瑰,眸子似乎也被染红了:“请问辛先生有何吩咐?”她摆出温柔的笑意,“有什么问题打客服吧。这是私人电话。”

辛阳仿佛笑了笑:“静云,我在楼下的咖啡厅,我想见你。”

苏静云的脸顿时就沉了,握着手机顿了三秒,才继续说:“好的,辛先生,我叫同事下去为你服务。还有,希望你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说完,径直把电话挂断。

“徐茵,”她对着换好了衣服的徐茵喊了声。

“怎么了,云姐?”

“咖啡吧有个客人需要人服务,你去一趟吧。”她看着她说。

徐茵见她不悦,立刻应了:“我现在就去。”不用问,也知道是谁了。

苏静云回头,看着自己的座位。

揉了揉发疼的眼睛,终于伸手抱起那一束沉得吓人的花去了洗手间。

只有那里,才有那么大的垃圾桶能够容得下他们。

看着这一束妖娆的玫瑰被扫了进去,她一点不感觉可惜。

她精心化得妆容,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一来是化妆机巧不高,一来就是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

苏静云的举动,无疑让他们对那个神秘的送花人猜测纷纷。她皆嗤之以鼻。

可,半上午的时候,她接到了冯硕的电话。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不过她还是接了。

“冯硕。”这次倒是没有用敬语,“什么事情快说,我上班呢。”

冯硕心情不错,听到她的话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问:“收到我的花了吧。昨晚的事情,对不起。”

“等等,”苏静云的脑袋轰隆一下就懵了,“你说早上那束……花是你送的?”她的舌头都有些结巴了。

“是啊,怎么了?不喜欢?”冯硕的声音有些微扬。

苏静云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你没事干嘛送花给我啊。”她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也没说……连个只言片语都没有……

冯硕当即就不高兴了:“送个花还要提前告诉你吗?”要不是听了吴东的建议,什么女人都是要哄得,要出其不意的给个惊喜……

瞧瞧,人家这什么态度啊。

“不,不是。”苏静云气弱了,软了下来,“没有,我很喜欢,谢谢你了,下次就别送了,这太破费了。”

“苏静云,你就不能浪漫一点?”冯硕恼怒的声音毫不留情的穿透了她的耳膜。

“浪漫?”她嘴角眉眼,都抽搐了起来。真是太浪漫了……

“好了,不说了,即然这样你就好好管着那束花吧,我晚上去接你下班。”说完,不等她反应,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静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晚上来接她?花……她没听错吧……

坏了!她不顾形象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花呢?她站在巨大的垃圾桶面前,看着空空如也的桶子,只感觉风呼呼的吹。

打扫的清洁工见她,问道“苏小姐,你在干什么?”

“阿姨,这里的花呢?”她满脸祈求的看着她。

“你说那好大的一束花啊,也不知道是谁仍在这里的,我看挺漂亮的,丢了实在太可惜了,就把花瓣弄下来了,回家晒晒干还挺香的。”

苏静云只差两眼一翻,浑身无力的垂直了身体。

“苏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苏静云在心底叫苦连天,怪谁呢,怪自己,没弄清状况。怪冯硕,没有吱声?

总之,还是想想晚上怎么跟冯硕交代吧。

她的好心情顿时没了。

徐茵灰溜溜的回来了,一看到苏静云差点没哭鼻子。

苏静云急了,忙问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还不是你的初恋情人。”丁海霞依旧不痛不痒的说着闲话。

苏静云瞪了她一眼,问徐茵:“怎么回事?”

“云姐,对不起,我没做好,还是你去看看吧,他喝醉了,不管我怎么劝。他都无动于衷,一直叫着你的名字,最后还让我滚了。”徐茵絮絮叨叨的说着。

苏静云一听,眉心就拧了。

为了怕他在下面闹事,她只好匆匆的去了。

他喝醉了?那么清酌的一个人,也会喝醉吗?

辛阳斜靠在沙发上。面前摆放的却不是咖啡。而是高浓度的酒水。看到她走进视线的时候,身体的线条蓦地绷紧了。视线牢牢的胶着在她的身上。

她化妆了,虽然很淡,可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她从来不化妆,即使是他要求的,也不肯。

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小女孩,初见时的生硬,再见时的温柔与单纯,都已经被成熟和淡定而取代。她再也不会对着他笑的那么纯真,那么,纯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