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谢家皇后 > 一百二十 邀请

一百二十 邀请(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谢家皇后更新最快!

青梅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宫女了,浆洗衣裳褥单这种活计本不是她干的,原来金风园清璧堂多的是人想巴结上她。方尚宫一来就病倒,这些人没有一个腹诽抱怨的。不怕没事做,就怕没机会露脸呢。青梅这边抱着衣裳出来,那边就有两个人上前去接过活计,还连声保证明儿一早这些衣裳准保洗好熨干了,绝不会耽误事儿。

青梅落落大方的道了声谢,她知道这些人想的都是什么,在宫里的时候这样的巴结讨好她也遇着许多,不过是为了求她提携一二。

胡荣又提了一个食盒过来,青梅正洗完手在擦拭,转头问他:“这是什么?”

“让膳房给方尚宫熬了点粥,米都熬化了,喝起来准保又香又稠。”胡荣问她:“你怎么没在屋里?”

“刚拿了换下的衣裳出来交人去洗了。”青梅说着要接过食盒:“那我就提进去,方尚宫这一天也没吃什么。”

胡荣提着食盒的手倒是向后缩了一缩:“你的意思是,这会儿屋里就方尚宫和李署令?”

青梅点头:“是啊。”

明摆着的事还用问吗?

胡荣想了想:“过一盏茶时分再进去吧。”

说实在他还想着能不能扒个窗缝听个壁角。胡荣总觉得李署令二话不说就随他来清璧堂,不光光是卖主子的面子,他是听说病的人是方尚宫才来的。

这两人八成是旧识。

但既然是旧识,为什么之前李署令在永安宫进进出出的时候也不见和方尚宫多说几句话?

这么看又不象是有旧交。

难不成这两位曾是旧情人?

胡荣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不是说那两人不相配,认真想想站一起还是十分相配的。方尚宫现在看着也不难看,年轻的时候想必也是个美人。李署令呢,现在看来依旧清矍儒雅,风度翩翩,一点儿也不象是位太医,说是大学士也有人信。

胡荣想偷听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方尚宫可比他精明老练,别偷听不成反惹祸。在这宫里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他只要能笃定这二人对自家主子没有什么坏心就行了,至于他们过去是有恩、有仇还是有旧情,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青梅看看胡荣,又转头看看窗子。自然了,她从这儿什么也看不清楚。

胡荣就知道她不明白。虽然年纪差不多,可青梅跟青荷比,简直象个小孩子似的。

看着青荷胡荣觉得自己就象看见了三十年后的方尚宫。他当然敬佩青荷和方尚宫这样的人,可是他不愿意总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跟青梅在一块儿就不一样了,青梅想什么都写在脸上,特别省心。

胡荣从袖子里摸出个厚实的纸包给她。

青梅诧异的问:“这是什么?”

“从膳房拿的。”

青梅打开来,借着窗纱透出来的光看不太清楚,但是能闻见甜甜的香气。

“吃吧。”胡荣催着她:“我去的时候他们才做好,这会儿最酥最香。”

青梅拿了一个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给胡荣也塞了一个。

“好吃吧?”胡荣有些含糊不清的问:“这边小膳房做点心手艺真不错。”

青梅小声说:“他们这是想卖你的好呢,肯定把全部本事都使出来了。你可别胡乱答应他们什么。”

“我心里有数,这么点好处我就能被哄了?”

胡荣把点心咽了,抹了两下嘴,确定没有留下点心渣儿:“你也去歇一会儿吧,我把粥送进去。点心你留着,明早还能就粥吃。”

他进屋的时候人,李署令坐在床前靠屏风的椅子上,离床足有四五尺远。方尚宫靠坐在床头,胡荣隔着屏风先说了句:“奴才提了粥来。”

然后才绕过屏风走到跟前,把粥取出来双手端给方尚宫,还取出来两碟子小菜。膳房巴结的过了头,还想把熏鱼、鹅脯都给装上,胡荣都要让他们逗笑了。才发烧刚醒的人哪里吃得下这些东西?他指挥着膳房的人把麻油拌咸菜和腌青菜头各夹了一小碟子带来,果然方尚宫吃了几口。

谢宁这一晚睡的也不踏实,多半是因为换了新地方,二皇子闹腾两次,玉瑶公主也折腾一回,她早上起得晚了,一边洗着脸,头句话就问:“方尚宫怎么样了?”

青荷给她递上面巾:“烧退了,李署令说最好是多歇两天。”

“让她多歇几天吧,其实这趟不应该让她来,毕竟路远天又热。”

青荷一面替她梳头,一面笑着说:“那可不成,咱们方尚宫可喜欢大皇子和玉瑶公主呢,对咱们全不放心,好象她不跟来两位小主子就要饿肚子一样。您说怪不怪?明明二皇子才是她看着出生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最强医生 纨绔邪皇 我的农家小生活 为圣 重生之炮灰女的逆袭 我从修仙界来 万古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