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谢家皇后 > 九十一 入画

九十一 入画(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谢家皇后更新最快!

时新花样宫缎是赏女眷的,其他竹笔,贡砚、御制新书这些就是给舅舅他们的了。

这么多东西林夫人一个人可搬不动,宫里自然另打发人连带东西给她送回去。赏多赏少并不在这些东西值多少银钱,关键这个体面难得。

谢宁舍不得林夫人走,从来没觉得时间过的这样快,怎么还没有说几句话,日头就已经偏西了,林夫人也得出宫了。

方尚宫原以为谢美人说不准又要哭一场,可是谢宁送别林夫人的时候还是带着笑的。

方尚宫心里总不踏实,寻了一本书过来给谢美人,借这个由头开解她几句。

“以后见面机会有的是,等您要分娩的时候,也可以接林夫人进宫陪伴,这并不有违宫规。待林大人上任期满,考绩倘若是优等,也会进京述职,说不定会留任在京城,到时候见面就更方便了。”

谢宁点点头:“刚才舅母也是这样说。其实能不能时常见面并不重要,只要知道他们过得很好就够了。”

她已经不是七八岁的孩子了,十年前的她可以在舅母和表姐身边任性撒娇,可是现在不行。她已经被人强行从她熟悉的故土移栽到了宫中,无论多么怀念,她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她对方尚宫说的确实是她的心里话。只要知道亲人们都平安,好好的过日子,就算见不到面,她心里也踏实。

她觉得她就象外祖母院子里曾经栽的那棵树一样,树上开了花,结了籽,被风吹远了,落到了其他地方落地生根。

她永远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但她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谢宁让青荷把包袱拿过来,里面都是舅母给她带的东西。

表姐做的荷包,大嫂子还给她做了一双鞋,舅母给她做了一身儿衣裳,可是分别了三年,她们不知道谢宁现在的身量,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合身了,鞋子她也试了,有些紧,脚伸不进去。

即使能穿得进去,谢宁也不舍得穿。她把箱子打开,将鞋子、衣裳都仔细的折好,小心的放进去,然后把这个箱子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头。

她告诉自己应该知足,起码她见着了舅母,知道家里人的近况了。宫里还有好些人不如她。象刘才人她们,虽然家就在京城,可是却连捎封信都困难。还有青荷、青梅、甚至是方尚宫,多少年与家中不通音讯,连家人的生死下落也不知道。

日头一点一点落下去,永安宫里灯火一盏接一盏亮起。宫人们来往穿梭,衣袂翩跹搅乱了一地光影。晚膳依旧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谢宁让人把几道凉菜撤下去,舀了些热汤在碗里拌着饭吃了。还有一道炸点心摆在面前不远的地方,她以为是南瓜点心,用筷子从中一夹,黑芝麻馅儿顿时从破口中淌出来,沾的碟子上一片黑。

原来是炸过的芝麻馅糯米面团子。

她本来没什么胃口,被这个小小的意外一岔,倒是多吃了两口点心,让人把膳桌撤下去。

皇上来的晚了些,谢宁正在收拾梳洗,听见外面脚步声响,青荷取了一件长的厚云锦袄给她披在肩上,掀起帘子,谢宁走到门边,皇上已经进来了。

“你怎么出来了?晚上风凉,快进屋里去。”

皇上把斗篷的系带扯了一下,白洪齐上前一步把斗篷卸下,接着跪在榻前服侍皇上脱了靴袜换上在屋里头穿的一双软底便鞋。

谢宁的头发放下了一半,刚才梳头梳了一半出去,回了屋里她重新坐下,青荷接着替她梳头。皇上斜靠在那儿端着一碗温茶,看着她披着头发坐在镜前的模样。她的头发养的很好,即使是发尾也显得温润乌黑,没有半分毛躁。

皇上走到跟前,轻轻托起她的下巴。谢宁目光温软清澈,就象春日里柔暖明亮的湖水。

“哭过了?”

谢宁抬手轻触眼角:“能看得出来?”

“当然看得出。”眼皮都有些肿了。

皇上问她:“见了你舅母都说了什么?”

“说了好些话呢,舅母说舅舅不习惯北地气候患了咳疾,给他寻偏方吃芦根汤他又不肯吃,拖拖拉拉的病了快一个冬天才好。”

她自己把头发分做两股分别辫起来,皇上顺手将头绳递给她。听说说这些家常的琐事,这样安静的梳头挽发,都让他的心情渐渐安定下来,就象浸在温水里,无一处不舒坦。

谢宁转头微微一笑,将两把梳子放回妆盒中,再将妆奁的箱门关合起来。

“朕知道你几年没有见过家里人了,伤心也是难免。等你临产之际,也可以传林夫人进宫来陪你。有亲近长辈陪着,你也可以壮壮胆气,省得你害怕。”

“臣妾先谢过皇上的恩典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舅母还在不在京中,总不能为了这事特意再让她进京一趟。”

皇上笑而不语。

谢宁看他的神情,觉得皇上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且是与她有关的事。

可是既然皇上要卖关子,那谁也别想从他口中问出答案。

第二天没有大朝,皇上破例陪着她多躺了一会儿。谢宁在半梦半醒间就听到沙沙声响,口齿不清的问:“下雨了?”

“下了好一会儿了。”

阴雨天屋里显的更阴暗,皇上也没有出门的意思,一整天都留在永安宫里。旁人不明内情,可能会说她霸着皇上。可是天地良心,虽然同在永安宫,但谢宁真的没有和皇上整天腻在一处。午膳前皇上都在小书房里,这间新书房已经填满了大半,书籍一箱一箱的抬来,又整齐的摆在那些空置的架子上。一推开门就能闻见新书油墨的清香。墙上挂了两张皇上的画。

之前谢宁都不知道皇上还擅画,看到画上的御笔和落款才知道这是皇上画的。

“都是以前在潜邸时候闲来无事画几张,这些年都没动过笔了。”

谢宁好奇的问:“皇上做王爷的时候能有这份清闲?不用读书办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最强医生 纨绔邪皇 我的农家小生活 为圣 重生之炮灰女的逆袭 我从修仙界来 万古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