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谢家皇后 > 八十四 进宫

八十四 进宫(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谢家皇后更新最快!

谢夫人从进宫门到现在,一直还没有回过神来。

身上的一袭新衣是到京城以后刚做的。来时她也带了好几身儿衣裳,到了京城见了世面之后,发现在老家做的好衣裳,到了京城那简直什么都不是,连她守寡的表姐穿的都比她们母女要体面。

这样进宫怎么能行?

母女三人放开了手脚买衣料做衣裳打首饰。谢夫人从新做的两套衣裳里头挑了这一身儿穿上。新衣裳是比那些旧的好看,就是有点儿紧,勒的脖子难受。

从进了宫门到现在,谢夫人的心怦怦直跳。

这就进宫了?

这就是皇宫啊!

她这一辈子,哪里会想得到自己还有进得皇宫的一天?青石铺就瓣宫道,高的把太阳光全遮挡住的宫墙,往来的人可都不是一般的人。

谢夫人气都喘不上来了,两手紧紧攥成拳头,只觉得这个身子好象都不是自己的了,只会一步一步的随着引路的宫女往前走。

她越走越觉得衣裳太紧鞋子也太不跟脚,越走越觉得皇宫的威势压得她直不起腰抬不起头来。

越走越是后悔。

当年说是采选美女进宫,可是听人说是挑了去做宫女的,一去就回不来了,一辈子见不着家人面儿,可能没个三年五载的就死在宫里,她这才想把老大家的那个丫头给送来的,为这个她还花了些钱打点。

除了她那个早死的爹定的那门亲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大房的那一份儿家业。虽然说大房没有男丁,就谢宁这么一个丫头片子,可她总得要出嫁吧?那嫁妆再少也得分走一份儿。送进宫最好,一了百了,白省下了那一副嫁妆钱,还给自家女儿腾出了位置。

要是早知道进宫是来享福的,能伺候皇上做妃子娘娘,她哪会把那丫头送来?这种好事肯定得留着给自家女儿啊。

原来筹划的好亲事也没能成,以为短命早死的那个丫头片子却成了娘娘了。听到这消息,谢夫人是一百个不信。可反复打听,这话不但不是谎,反而越来越真了。

一家人的心顿时都热了!

往上数一数,老谢家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贵人哪!听说现在皇上只有一个病歪歪的儿子,要是老谢家真出了个皇子,说不定将来还能……那可是贵不可言啊!

谢家人可再也坐不住了。

这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这些可都是正经的亲人啊!谢家的姑娘在宫里出息了,其他人怎么不得捞个现成的大官儿做做?

谢夫人心里就象老鼠爪子在不停的抓挠。一时热,一时凉。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真该把自己亲闺女送进宫来的,现在却让大房的丫头片子得了便宜。她可不是个什么好胚子,爹娘都短命,而且打从她出世,好象谢家就没怎么遇着过好事。

谢夫人进京前没想到要进宫一趟那么不容易,塞钱打点了还得折腾这么些天学什么宫规。尤其是跪拜大礼,跪的谢夫人头晕眼花,膝盖肿的都差点走不了路。

她忍不住问教规矩的尚宫:“难不成见我自家侄女儿还得三跪九叩的行大礼?”

跪她?那丫头片子也不怕折了寿!没时运克死爹娘的东西。

教规矩的尚宫板着一张棺材脸:“见谢美人是不用行三跪九叩大礼,可你也得学会了,万一路上遇见皇上呢?你要学不会,到时候乱了规矩礼数,那可是要砍头的。”

见到皇上?

谢夫人一下子就被震住了,老老实实接着练磕头。

她事先想了一肚子的话,见了谢宁要怎么说。一定得先声夺人,不能让她摆什么妃子娘娘的架子,先给她个下马威,自己可是她的亲婶子,长辈焉能不敬?

得提点她可别忘本,没有娘家倚靠她的荣华富贵也不会长久。世上哪有一枝独秀的道理?宫外头也得有人帮衬着才行啊。趁着她现在有身孕,赶紧着给皇上吹吹枕头风,讨点真金白银的好处才对。

自家男人没有那死鬼老大的本事,大半辈子都窝在衙门里做个小吏,谢家早就风光不在了,一天一天的在走下坡路。可现在有个侄女儿出息了,提携一下自家叔叔,谋个有油水有权势的官儿当当才对啊。

可这些念头这些想法,进了宫门谢夫人就都想不起来了,脑子里一团乱轰轰的,耳边也是嗡嗡的好象有什么声音一直在响。

进了永安宫的宫门,绕过正殿,到了谢宁现在起居安寝的后殿。谢宁坐在正中的位置,隔着一道帘子,谢夫人连她的身形都看不清楚。领路的宫女在她肩膀上微微一按,谢夫人身不由己扑通跪下,按着尚宫教的行了叩拜大礼,嘴里木木的,已经背熟的套话就说了出来。

“民妇谢刘氏请贵人安。”

和谢刘氏不一样,虽然隔着一道帘子,可是从帘子这一边看,却能把帘子外的人看的很清楚。谢宁听到她的声音时还有些愣神。

虽然舅舅家与谢家不是一个镇子,可是毕竟是同个州府,乡音相近。谢氏官话讲的不熟,乡音很重。谢宁有好久好久没有听到熟悉的乡音了,虽然现在帘子外头跪的人是那个狗都不爱搭理的婶子,她还是因为听到的声音而出神了。

这声音让她想到了舅舅家老家的旧宅子,大清早天快亮的时候家中的下人就早早起身,挑水、劈柴、洗衣烧饭,隔着院墙还能听到巷子里邻家妇人们的声音,响亮泼辣,说话声音又快,就好象放鞭炮一样。

连舅母说起话来,也会带着相近的口音。

旁人都说严父慈母,在林家就倒个儿了。舅舅倒是老好人,挺好说话的。舅母就比较厉害,全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她管着。

谢宁回过神,轻声说:“免礼。”

外头谢刘氏这才被宫女拉扯着扶起来。

她有些晕头转向的,刚直起身想左右打量一二,正撞上宫女冷冰冰的目光,连忙又把头低下去。

“婶子这么老远来京城,一路劳顿辛苦了,家里好吗?”

谢刘氏结结巴巴地说:“不辛苦,不辛苦,家里都平安。贵人在宫里,一切都好吧?”

一旁宫女和一个有年纪的尚宫听了这话,都皱了起眉头,谢刘氏顿时又惶恐起来。

“我在宫里一切都好。”

这些话都是官样套话,下面谢刘氏还有一大篇话想说,可是就象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一样,就是说不出来。

她连帘子后面的人都看不见,一句“大侄女儿”到了嘴边都喊不出来。更别说喋喋不休诉苦索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最强医生 纨绔邪皇 我的农家小生活 为圣 重生之炮灰女的逆袭 我从修仙界来 万古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