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谢家皇后 > 二十 偶遇

二十 偶遇(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谢家皇后更新最快!

朝阳照耀在花格窗棂上,阳光被窗格切格成细碎的光斑投进窗内。

谢宁就是这么活生生被照醒的。

有那么一块光斑端端正正的照在她的眼睛上。

她抬起手遮住眼,整个人往被子里缩。

缩了一半,她就彻底清醒过来了。

这里不是萦香阁,她现在躺的也不是自己的床。萦香阁的那张床并不靠窗子,所以是不可能在床上被太阳照到醒来的。

谢宁终于睁开眼了。

昨天晚上她侍寝之后,又留在了皇上的寝殿里一觉睡到了天亮。

有了第一次逾矩之后,第二、第三次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宫人见她醒了,这才过来殷勤周到服侍她起身。

因为昨天穿来的衣裳弄湿了了也弄皱了,今天不能再穿,宫人取来的衣裳是另一套。

这不是她的衣裳,但是穿上却恰恰合身,再增减一分的余地都没有。这是谁的衣裳?如果是旁人的,怎么长宁殿会有宫嫔的衣裳预备着,她穿着又怎么会这样合身呢?

一旁的宫人轻声解释:“早起白公公打发人去针工局取来的,原是皇上吩咐了给才人制的新衣,除了这一套,另外还有三套,已经送到萦香阁去了。”

皇上还懂得女子的衣裳?

这套衣裳乍看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甚至感觉太素淡了。有些烟灰色的裙衫,但仔细看,裙摆在阳光下隐隐有银光闪烁,就象抹上了一层星辰的碎屑。

外面罩着的是一件孔雀翎毛所织的小坎肩。那种说不上来的颜色,绚烂得耀目。在暗处看仿佛墨绿,在明处看又象是靓蓝。走在阳光之下时,织料反射着一种灿然的的金芒,孔雀翎眼看起来成了一种诱魅的亮紫色。

这样一件织锦,只怕是价低万金,仍然是无处求索。

谢宁觉得这块织锦简直象是有生命的活物一样,美的妖异。

普天之下说不定只有这么一块而已。

身旁的宫人替她理好了裙脚,退后两步,由衷的赞了一句:“才人真美。”

谢宁回过神来。

真正美丽的是这件衣裳。

白公公差了人用软轿送她回萦香阁。

从长宁殿到萦香阁距离不算远,只是要看走哪一条路。出长宁殿后向西经延福门、月华门、长安门,然后就能到后苑了。这条路近,但是人也多。另一条路要多绕一点,出素怀门之后沿静道一直向北,经迎安门也可以回去。这条路要长一些,但是人少。

谢宁有些心虚,在长宁殿睡到日上三午,又穿着这样一件扎眼的衣裳,她巴不得遇着人越少越好。

所以她吩咐走素怀门那条路回去。

静道是后来的名称,这条宫道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谢宁记得听尚宫讲过一次,这里的原名应该是叫做平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就被叫差了。

其实静道也很贴切,这里人少,确实很安静。两旁高高的宫墙挡住了阳光,墙角地砖缝隙里长满了青苔,大白天的却让人感到一股阴沉萧瑟。

在这样空旷的一条路上,一点声音也可被放大许多,传的很远。

谢宁坐在轿中,在太监和宫人规律的脚步声中,她听到了一些别的声音。

象是沉闷的呜咽声,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拖曳而行,地砖被摩擦发出的沙沙的声音。

在宫里头,有很多事情看到也要当做没有看见,听到也要当做没有听见。

正在行进中的轿子忽然停下来,前头太监压低声音喝斥:“你们这是怎么办的差?惊扰了贵人谁担待的起?”

谢宁掀起一角轿帘往外看,几个孔武有力的太监正抓着一个女人往后拖。她挣扎的很厉害,鞋子都踢掉了。要不是嘴已经堵上,她一定会去发疯一样撕咬叫骂。

这个人,谢宁认识。

虽然她衣着与上次相见的时候全然不同,可是谢宁仍然一眼把她认了出来。

上一次在安溪桥亭,皇上曾经传召了两个乐师来奏曲,弹琵琶的女子让谢宁印象深刻。

那个女子也看见了坐在软轿中只露出小半边脸庞的谢宁。

她象是凭空陡然生出力气,一把甩开拧住她臂膀的太监,扯下塞口的破布,大声嚷着:“谢才人!求谢才人救命!”

谢宁眉头皱了一下。

轿前头的太监更是心里叫苦。

轿子里坐的这位才人,论品阶实在不算什么,但是论圣宠,长宁殿上上下下现在没有一个敢怠慢她。

这个半路上突然杀出来的麻烦居然叫出了谢才人之名,他显然不能当着才人就这么独断专行让人赶紧把麻烦处置掉。

果然谢宁出声了。

她问:“怎么回事?”

那几个办事不力的太监赶紧加了把力气,又把琵琶女的嘴堵上,其中一个领头的跪着向前膝行两步答话:“回才人的话,这女子是教坊司的乐人,私闯素怀门被拿下,正要依律处置。”

“她闯门做什么?”

那个太监不敢隐瞒:“她说想求见主子,找御医瞧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最强医生 纨绔邪皇 我的农家小生活 为圣 重生之炮灰女的逆袭 我从修仙界来 万古仙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