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爱上书屋 > 巫当道 > 第三百七十七章:石化之身

第三百七十七章:石化之身(1 / 2)

     天才一秒记住「爱上书屋」地址:www.23sw.com  巫当道更新最快!

这山峰虽陡峭,但是我们行来依然迅捷异常,很快就已经到达了半山腰的位置,我回头看时,只见下面雪尘翻滚、地动山摇,斗的依然舍生忘死,与此同时,我看见有几十处璀璨的光华另一侧山坡处转来,径直往战场而去,

这光华玄奥变幻,忽?忽?,其形如大盾,旋转不已,上面有七色的光链朝着两个祖巫所在缠绕而去,在它们后面却隐隐有人在催动,我微微一呆,这是哪里的援兵,

从他们施展的法术来看,不像是巫门中人,也不像是道士,我想不起玄门中哪里还有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在他们到来之时,我突然看到又是一道通天的光柱?灭,一团流星一样的火焰落入了玄门之中,所到之处,火焰腾腾,

又一个祖巫返世了,

本来我心系战场那边的情况,可一旦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之后,便不再那么惊慌,心中只是更感觉沉重,回头和轻烟一样的钱麻子并排而行,

快要奔到山顶之时,钱麻子突然停住,低沉着声音道,“是这里了,”

我抬头看见这里只是一块山石横亘而出,另由一处大的凹陷,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谁知道钱麻子却慢慢将头低下,双手合十道,“愿先祖保佑,这次九?一族诅咒消尽,永得安宁,”

我不明白钱麻子这话何意,问道,“你在说什么,”

他三叩九拜之后这才慢慢起身,浑浊的老眼望着我道,“没什么,这里是我先祖建下的一处地方,我只是在祷告先祖,当然这里也能得偿你所愿,借助蚩尤的力量去平复这一切,”

接着他转头环顾了一下这苍茫的雪山,口中长叹道,“玄门中的很多人,都知道这天山是最接近天的地方,就连那三神教的三神,也知道在这里施法容易召来十二祖巫被封的灵魂,但是却无人知道,这里是魔神蚩尤的肉身湮灭之处,而我们世世代代的任务,就是让他飘荡于人世的意识完全醒来,”

看到我脸色微变,钱麻子对着我道,“你虽决心将躯体供他驱使,可据我所知,他的意识已经在你身上出现了好几次,而你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你们两个的意识能共存也说不定,”

虽然下面喊杀声震天,这句话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入了我的耳朵中,他不待我有下文,直接从自己身上拔出一把短刀来,划破了自己右手的中指,用血在那突兀的山石上书写起古怪的文字来,

那血淋漓而下,像极了蚯蚓游动,随着他书写,那古怪的山石竟然微微发颤,然后开始慢慢朝山壁中收缩,当这山石完全缩入山壁之中,我的脚下猛然一晃动,一个立足不稳,感觉自己突然向着那巨大的凹陷之处倒去,

那凹陷之处看似实物,在我接触之后却一阵虚晃,如同海市蜃楼,我脚下一个踉跄,和钱麻子一起朝下面坠落而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落入了一个九曲十八弯的山洞之中,眼中所见,尽是?暗,耳中所听,尽是风声,好像落不到底一样,

感觉自己的心都甩出了胸膛,那旋转才终于停了下来,原以为自己要遍体鳞伤,可身上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眼前也传出了微微的光亮,

至于外面的喊杀声,则完全的听不到了,

我慢慢的站立起来,发现传出光亮的,是山壁一盏盏状如海螺的油灯,不用说,这里面装的又是千年不灭的人鱼油,而钱麻子,在定了神之后,摇摇晃晃地打量了一圈,却冲着洞中走去,

那洞狭长而幽深,他走不多久,又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

他依然将手中之血绘于石门上,片刻之后,那石门扎扎开启,露出的却是一座巨大的空间,

在这空间正中,是一个三层的石阶,上面却供着一个?暗又巨大的雕塑,

钱麻子缓步走道这雕像之前,打量了一会,然后慢慢地跪拜,

这一具塑像怒目圆睁,威武之极,我皱眉细看了一下,却极像是三神教让我参拜的塑像,

蚩尤,

自己带着震惊的心情再去看时,发现这竟然不是一具完全的塑像,他全身灰?,不像是一般的石头,也绝不是泥胎,有点像是历经了岁月的肉身,

极度震惊之下,我朝后退了几步,蚩尤不是先古时期的战神么,这几千年过去,肉身怎么可能还存在,

看到我后退,钱麻子转头对着我道,“看来你知道他是谁了,”

我伸手指着他道,“蚩……”

我还没有说完,钱麻子点了点头道,“你不用怕,他永不会醒来了,这只是一具不朽不灭的躯体而已,”

我张大了嘴,没想到天山主峰之下,竟然隐藏着蚩尤的肉身,这么长的岁月没有腐朽,除了他肉身强横,肯定跟他吸收天山的灵气有关,我看到有很多亮点一闪一灭,朝着这具像是雕塑的肉身汇聚而来,他的肉身虽然还没有泯灭,但是无魂无魄无意识,已经在慢慢的石化了,

在周围的山壁上,尽是古老的图案,仓茫有力,看来应该是最古老的巫法图腾之类,

在看到蚩尤几化成山石的蚩尤的肉身,我惊的魂魄都要出窍了,本来无所畏惧之心,此时又有些莫名的恐惧,我朝着钱麻子问道,“你,你和蚩尤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的声音都有点发颤,

钱麻子吐了一口气,望向了蚩尤的肉身,“我的先祖,本来是他麾下的一名大巫师,名字唤作阿普,”

阿普法师,我脑海中极力的思索,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他是蚩尤手下的第一巫师,曾经帮助蚩尤做过五里雾大阵,也曾辅助蚩尤做行尸大法,让千百在外地战死的兵士起立行走,死尸归乡,

我心跳如狂,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对我体内的意识自称老奴,”

钱麻子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古怪之极的神色,像是期盼,又像是憎恨,这两个本来不可能同时出现的神色汇聚在他的脸上,他满是皱纹的脸显得更加的诡异,

他喃喃道,“这是我第二次进入这里了,第一次却已经是二十年前了,只不过那一次,我功败垂成,从此活的更加的痛苦,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我不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什么,

他唉了一声道,“这里的大门,只有我身上的血才能开启,作为阿普法师的后人,阿普法师曾立下诅咒,蚩尤战神的残魂不归来,我们子孙用不得安宁,所以,我们世世代代的任务就是寻到蚩尤战神的残魂,让这残魂醒来,我们身上的诅咒就会消除,否则的话,这诅咒无穷无尽,将世世代代在我们身上延续,”

诅咒,他身上的诅咒,

直到此时,我才依稀明白钱麻子的所作所为,他费尽心力的寻找蚩尤的残魂,原来和他身上被种下的诅咒有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 逍遥渔夫 纵横三国的铁血骑兵